第265章 同样的吻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出差回来,妻子没有了,秦越当时该是多么的绝望啊?

    是不是她这些时日所看到的那样?

    他独自带着小然然抱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日日夜夜都在祈盼着他的妻子能够回到他们父女的身边?

    秦越『揉』『揉』她的头,说:“饿了先去坐着,饭菜马上上桌。”

    现在摆在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简然想不起过去,而是如何才能让简然开口把心中藏着的事情说给他听。

    秦越也明白,要让她开口把心中藏着的事情说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没有过去的记忆,刚刚又得知最亲近最信赖的父亲欺骗了她,她会下意识把心门紧紧关着,不会让人轻易靠近。

    饭菜很快上了桌,秦越脱掉围裙走到简然的身边坐下:“今天吃些口味淡的。改天再给你换换口味。”

    “秦先生,以前是你做饭给秦太太吃,还是秦太太做饭给你吃呢?”

    简然很好奇,像秦越这样身份地位的男人,不都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么,怎么也会做饭,而且厨艺还不错。

    “刚刚结婚那会儿,都是秦太太在做饭,我负责洗碗。”说起这些事情,秦越也挺尴尬的,第一次洗碗就摔破了一个盘子,他还记得当时简然的表情。

    “你负责洗碗?”简然重复着这句话,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些画面,笨手笨脚的男人在厨房里洗碗。

    砰——

    耳边似乎传来盘子打碎的声音,将简然从回忆的漩涡里拉了出来,吓得她轻轻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秦越看出简然的滞楞,将一只手搭上简然的肩,试图借用这样的方式给温暖和力量。

    简然看着他,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摔坏过盘子?”

    “是。”秦越点点头,兴奋道,“简然,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简然『揉』了『揉』太阳『穴』,想要想起更多,但是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连刚刚看到的画画都消失了。

    “别着急,没有关系的,先喝汤吃饭。”秦越总是轻易地就看穿简然的心思,她着急,但是他不能着急。

    帮她找回记忆,只能慢慢来,他不能给她太大的压力,更加不能让她反感。

    萧擎河观察过简然,除去头部受到重创这个可能,大致也能排除简然是受到精神刺激失去的记忆。

    而除了这两种可能『性』,萧擎河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简然失去记忆。

    可能会有『药』物,但是什么『药』物这么厉害,他们目前也不知道,还在研究,希望早日找到原因。

    秦越给简然盛了一碗汤,简然端起喝了一口,嫌弃道:“秦先生,有点咸呢。”

    “咸了?”秦越赶紧自己舀了一口,尝了尝。

    “噗——”

    看到秦越紧张兮兮的样子,简然噗的一声笑出了声:“秦先生,我在逗你玩呢。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曾几何时,简然也是用这样调皮的语气逗他开心,一时之间,秦越看得有些痴了,愣是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简然举手在他眼前挥了挥:“秦先生,我脸上有东西么?”

    她在笑,这笑容并不像平时故意装出来的,有点俏皮有点可爱,这个样子的简然,就是他们结婚最初时的简然。

    她脸上并没有东西,但是秦越觉得她的脸上有东西,有着他最熟悉的记忆,最熟悉的那张容易害羞的脸。

    忍不住,秦越伸手扣住她的脑袋,将她推向自己,低头温柔地吻住她。

    他吻得极尽温柔,像是要把世间的一切美好都给予简然。

    而简然也没有躲避。

    两个人额头碰着额头,鼻尖靠鼻尖,唇齿交抵,能够最近距离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对方的温度。

    简然心儿砰砰地跳跃着,一张脸蛋儿红得发烫,想躲开他,却又不想躲开他。

    真是矛盾复杂的心理啊。

    ……

    两个人的晚餐,足足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吃完。

    秦越负责洗碗,简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是注意力并不在电视上,而是在外面哗哗下的大雨上。

    爸爸和妈妈都不在身边,这天气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小然然一个人在家里,会不会害怕呢?

    她会不会觉得妈妈不在身边,爸爸也不要他了呢?

    三岁多的小孩子,心里最是敏感了,她可不能让小然然有这样的想法,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虽然小然然的身边有很多人陪着,但是都不是她最爱的爸爸,她肯定不会习惯的吧。

    怎么办呢?

    好想回到小然然的身边去照顾她。

    想到这里,简然看向厨房,正见从厨房走出来,他问:“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简然说:“我在想小然然,想她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想你。”

    秦越走到她的身边坐下,将她拥在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别担心,有小宝在家照顾小然然。小宝最懂得逗小然然开心,小然然不会无聊的。”

    “可是——”

    “没有可是。今天我们回到我们刚结婚的时间,那个时间还没有小然然,所以别想了。”

    “我还是担心。”

    怎么都说不听,秦越也不说了,抱住简然的头便狠狠吻上。

    有些时候,说话不管用,用行动阻止比什么都有效。

    说好今天是他们两个人的时间,是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不管是小然然,还是谁,他都不希望有人来打扰。

    简然推了推秦越,但是这个男人健壮得很,平时穿着衣服看起来很瘦,但是身上的肉很结实,就像常年都在锻炼的。

    可能他有锻炼的吧,诺园里有健身房,只是她没有看到他锻炼。

    后来,秦越越吻越深,吻得简然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了,脑袋『迷』『迷』糊糊的,恍惚间仿佛看到另外一个秦越在吻另外一个简然。

    也是同样的霸道,霸道得不容人抗拒,霸道得像是要把她的灵魂吸走一般。

    不知不觉间,简然伸出手,轻轻地拥住了秦越精瘦的腰,试着回应他的吻。

    越吻,她越觉得这种感觉越来越熟悉,仿佛曾经他就是这样吻她的。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