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迟到的对不起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05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简然埋头在秦越的怀里,温热的泪水湿透了他薄薄的白『色』衬衫。

    “我们家的小然然都知道哭会变丑,大然然难道不知道么?”

    秦越温柔打趣的声音在简然的头顶响起,她伸手就想要掐他一把,但是手都掐到他的腰了,她却怎么都下不了手。

    他还病着呢,她哪里舍得掐他。

    简然在秦越的怀里用力蹭了蹭,把眼泪擦干才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伸手替他拭了拭额头的细汗:“什么都别说了,先去医院。”

    “不去。”秦越在她的脸上偷亲了一下,任『性』道,“医院『药』水味太重,不喜欢。”

    简然脸蛋儿一红,『摸』了『摸』被他亲的地方,道:“你以为你才三岁么?哪有生病不去医院的?”

    简然害羞的模样,秦越看了心情大好,似乎身体都没有那么难受了:“我是秦三岁,可以么?”

    “秦三岁?”简然伸手捏捏他的脸,温柔说道,“秦乐然小朋友的越哥哥,生病了就要看医生,要乖乖的,要听话。”

    “不去。”

    “要去的。”

    “你抱抱我,我很快就好了。”可能是身体虚弱,秦越任『性』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简然有些无奈,但是更多的还是心疼,她站在他的身边搂住他:“秦越,不可以再吓我了,知道么?”

    他突然倒下,毫无预兆地……

    当时她觉得自己头顶的那片天都塌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她找不到走出这片黑暗的方向。

    而最终支撑着她走出来,勇敢和秦家老头子周旋,还是因为他,因为她也想要保护他。

    “是我不好。”秦越说。

    是他太大意,才没有发现一直跟在他身边的许惠仪其实是老爷子的心腹。

    早在几个月前,许惠仪就开始在他的茶水里下毒,而他竟然毫无察觉。

    那天忽然晕倒,他以为是喝了老爷子那杯茶水,后来才得知,并不是,那天不过是凑巧了。

    好在,他身边的医生也不是那么没有用,能够用『药』解毒,让他提前苏醒过来。

    不过,身体内的毒『性』想要全部解除,估计还要花一些时间。

    简然吸吸鼻子,说:“你很好,没有不好。”

    秦越一把将她拽到他的腿上坐着,轻笑道:“大然然,好想吃掉你,怎么办?”

    “你……”这个男人,身体还这么虚弱,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嗯,再让我抱抱。”秦越把她抱在怀里,埋头在她的耳根处,呼吸属于她的馨香气息。

    “秦总……”刘庸没有敲门就闯进会议室,看到他们抱在一起,转头又想跑。

    “跑什么?”秦越放开简然,抬头沉声说道,“这次事件的收尾工作,做得漂亮一些。那些背地里给我使绊子的人,一个都不能让他们留在董事会。”

    刚刚还任『性』得像个孩子的男人,转眼之间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杀伐果断的冷血男人。

    “是。”刘庸恭敬地点了点头,又说,“我已经按你的吩咐,先让他们吃好喝好,接下来会想办法收回他们手中的股份。”

    “很好!”秦越点头,对刘庸的办事能力表示欣赏。

    “秦越,你说转给我的股份,是故意气老爷子的吧。”听到刘庸说股份的事情,简然才想起刚刚的事情。

    “我的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我们难道还要分彼此么?”秦越给了简然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秦越这个男人竟然在外人面前说出如此肉麻的话,简然不自觉地又红了脸,悄悄瞪了他一眼,警告他收敛一些。

    “还有事?”秦越问刘庸。这人也太不懂事了,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刘庸说:“程旭阳还在外面等着,说有话想跟太太说。”

    秦越眉头一蹙,不满道:“他能有什么话?不见。”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没话跟我说。”简然瞅了秦越一眼,又说,“我这就去。”

    秦越:“……”

    他就是拿这个小女人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去约会别的男人。

    ……

    盛天某间小型会议室,程旭阳看着白衬衫黑短裙一身干练打扮的简然。

    多年不见,简然的模样看起来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只是举手投足之间多了几分优雅成熟。

    许久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说:“简然,对不起!”

    这声没有任何意义的“对不起”,迟到了三年多的时间,但是程旭阳还是要对简然说。

    当年若不是他自私,简然可能就不会经历那一切,不会被人剖腹把孩子取出来,不会和刚刚出生的孩子分开这么几年时间。

    “程旭阳,别说傻话了。其实该说这句‘对不起’的人是我。”三年前那件事情,简然可以怪许多人,但是凌飞语和程旭阳是她绝对不能责怪的人。

    要怪的话,也是他们怪她才对。

    如果不是她,凌飞语又怎么会经历被火烧伤,身体上的伤痕至今无法消除。

    在恢复记忆后,简然多次想要去找凌飞语,可是每每想到她为自己受的那些苦,她就退缩了,她好害怕如今的自己再让她受到伤害。

    “简然……”当年被人威胁让简然去医院这件事情,一直是程旭阳心中的痛,连凌飞语都没有说。

    依凌飞语的脾气,要是知道他被人威胁才告诉简然她被烧伤在医院,可能这一辈子凌飞语都不会原谅他。

    如果那时候凌飞语不是昏『迷』不醒,她肯定宁愿自己去死,也绝对不会把简然引来医院。

    简然拍拍程旭阳的肩,微微一笑,道:“程旭阳,把这件事情忘记吧。真的不怪你。还有也不要告诉飞语,和她一起好好过日子,好好照顾她。”

    “简然……”

    “程旭阳,咱们是同学。别跟我这么客气好不好?你要让飞语幸福快乐,我也就高兴了。”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罗嗦,要是是她家的秦越这么罗嗦的话,她会动手打人的。

    以前他们上学时,程旭阳做事挺果断的啊,是不是书越读越多,人就会越变越呆?

    难怪凌飞语一天总是说她家的程旭阳是个笨蛋。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