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6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战念北带着一队人员赶来时,刘庸手下的人已经和沈渊手下的人斗得两败俱伤。

    战念北的到来,自然是他站在哪一方,哪一方就会成为赢家。

    战念北大手一挥,对手下的人吩咐:“把那些躺着的、站着的,通通给我带走,好好查查他们的身份,看看是不是非法入境?把人单独关一个地方,等我回去好好处置。”

    吩咐完手下,他又看向刘庸,说:“把这里交给我,你带你的兄弟们回去处理伤势。”

    战念北是秦越的亲舅舅,而且他的信誉一直摆在那里,他和秦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不错,他们之前也有过合作,刘庸还是信得过他的,他的手下受了伤,是应该带回去好好处理。

    刘庸领着手下走了之后,战念北扯掉塞在沈渊嘴上的袜子,笑了笑,说:“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赶快说吧。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战念北,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得到喘息的机会,沈渊迫不及待地吼道。

    看到战念北,他似乎也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只要战念北对小宝有情,那么他就做不到秦越那么狠。

    战念北勾唇一笑,说:“请问你是用什么身份跟我讲话?是我战家的亲家老爷;还是盗取了军事机密给别国,被国家通缉了几十年的通缉犯呢?”

    不给沈渊狡辩的机会,战念北继续说道:“沈渊啊沈渊,我父亲找了你多年,我也找了你多年,却万万没有想到,你就在我的身边。”

    沈渊急急说道:“战念北,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如今记得沈渊这个名字的人估计已经没有了,你又何苦苦相『逼』。”

    一听沈渊这话,战念北不爽了,眉头一挑,说:“沈渊,谁他妈『逼』你了,是你自己做多了可恶事,报应你的时间到了。”

    “战念北,我可是小宝的亲爷爷你们已经杀死了他们的父母,难道连她最后一个亲人也不放过??”沈渊知道战念北在乎秦小宝,关键时候拿小宝说事,应该会有用。

    但是战念北这个人向来铁面无私,做事都是公事公办,你越是跟他套交情,估计会被他整得更惨。

    战念北扬声说道:“在我战念北这里,从来都没有私情可讲。我管你是小宝的爷爷,还是小宝的什么人,只要你栽到我战念北的手里,你就休想再好好走出去。”

    战念北这个男人,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沈渊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方法能够说动他。

    就在沈渊绞尽脑汁想办法时,眼角的余光看到魂不守舍的秦小宝一步一停地从院子里往他们这方走来。

    一个主意,立即在沈渊的脑海里生成。

    小宝是他的亲孙女儿,是捧在手心里疼了多年的宝贝,是他们沈家仅存的唯一血脉。

    他断然不能让自己的孙女儿嫁给杀死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战家,但是小宝是死心眼儿。

    她认定了战念北,十头牛都拉不回她。

    就算她知道战念北的父母当年秘密处死了她的父母,她未必会对战念北死心。

    沈渊轻咳了一声,又道:“战念北,我是小宝唯一的亲人,你又是她一直想要嫁的人。你要对付我,难道你不担心她会伤心难过?”

    “沈老头,别他妈跟我瞎扯。秦小宝是秦小宝,不管她是秦家的养女,还是你的孙女儿,跟我战念北毫无关系。”他又怎么会不担心,只是他将这份担心藏在了心底。

    他的父亲,当年处死了小宝的亲生父母,要是秦小宝知道了真相,她肯定会怪他。

    当年,沈渊以秦老头的身份把小宝的真正身世告诉他,所以这些年他才避着她、躲着她、藏着她,一次次将她推离他的身边。

    他以为他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甚至还能笑着对她说声恭喜,祝她和老公百年好合。

    可是那些都是他的自以为,上次看到那个姓裴的吻他,他的理智瞬间崩塌,冲动地跑到她的家里,差点将她占为己有。

    战念北的回答,是沈渊愿意听到的,他又说道:“难道你不喜欢小宝?”

    “喜欢她?”战念北身体忽然一僵,绷得紧紧的,明明内心五味杂陈,他却是用无所谓的语气开口说道,“我从来都没有,你别想太多。”

    沈渊步步进『逼』:“那你是不是承认,当年是你的父亲没有查清楚事实的真相,便处死了小宝的双亲?”

    “沈渊,你他妈到底想跟我扯什么?”战念北耐心已经用完,不想再跟这个通缉犯多费唇舌,他又道,“当年他们是间谍一事,证据确凿。我父亲处死一个军事间谍,难道还有什么错?”

    “证据?所谓的证据是萧远峰伪造的。你的父亲,掌管着江北军区,仅凭萧远峰的一面之词便定了他们的罪,将他们暗中处置。”沈渊越说越激动,“战念北,好歹你们战家也是有名望的大家,难道敢做还不敢当么?”

    战念北怒道:“小陈,把这个老东西绑回去,他这么能说,你就饿他两天,看他还能不能说。”

    沈渊大声说道:“战念北,你心虚了吧。你不敢替你父亲做的事情买单,你就做一只缩头乌龟。我们家的小宝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

    “小陈”战念北厉吼一声,“把他的嘴给我堵起来,绑回去。”

    “可、可以让我跟他说两句话么?”冷不丁地,秦小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她的声音传到战念北的耳里,听得他瞬间全身僵硬,一时竟然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沈渊着急地说道:“小宝,他刚刚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该对这个男人死心了吧。”

    “爷爷……”秦小宝握紧双拳,用力咬了咬嘴唇,力气大得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爷爷,以后我再也不会了。”

    秦小宝不止一次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个人就是她慈祥可亲的爷爷,根本不是什么杀人凶手。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