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小时候也是熊孩子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32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前不久,秦妈妈收到消息,听说已经“死去”好几年的简然的突然回来了。路有你wWw.GeILwx.Com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秦妈妈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一度以为是他的儿子对简然不死心,找了一个跟简然相似的替身。

    就在刚才,秦妈妈第一眼看到简然时,她就能够确定,这个人就是她几年前“去世”的儿媳『妇』。

    一个人的容貌、姓名、出生等等都可以作假,但是那种由内至外的气质品『性』却是做不了假。

    都说沈文渊假扮老爷子,假扮得非常『逼』真,但是生活中还是会有一些小不同。

    当年她和秦越的父亲都有察觉到老爷子一些不同,但是因为沈文渊有同一张脸,他们都以为是他年纪大了,『性』情变了一些,谁都没有往身份会被替代那那方面去想,所以他们才被蒙骗了那么多年。

    秦妈妈拍拍简然的手,又说:“简然,你对慕之小时候的事情你感兴趣么?”

    简然用力点了点头:“我很想知道他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他都不告诉我。”

    简然对秦越小时候的事情可感兴趣了,想要知道他小的时候是不是也是那么高冷?

    她私底下问过秦越几次他小时候的事情,他都高冷地别开头,一个字都不愿意对她说。

    秦妈妈握着简然的手,看向病**的躺着的秦越,缓缓说道:“慕之很小的时候,其实也是一个熊孩子。比别人家的熊孩子还要淘气,什么调皮捣蛋的事情都做过。”

    “秦越也会么?”简然也向秦越望过去,真的想象不出他那样一个一本正经的男人调皮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秦妈妈点点头,笑了笑,又说:“打架啊,斗殴啊,他都做过,每次都把其它人家的孩子打得连妈妈都不认识了。”

    这倒是像秦越做的事情,他这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得最好。工作上是,生活上是,打架也不能落后了。

    说着说着,秦妈妈脸上笑意散了去,心疼地说道:“可是慕之的童年比其它孩子的童年都短,他比别人懂事早。他知道我的身体不好,他的父亲要花更多的时间来照顾我,他便早早担下了不该属于他那个年龄应该承担的责任。”

    秦妈妈继续说道:“他小小年纪时,除了每天上学外,还要跟着家长学习经商。别的孩子还在妈妈的怀里打滚萌时,他已经学会了照顾妈妈和妹妹。”

    安静地听着秦妈妈说秦越小时候的事情,简然温柔似水的目光定定地落在秦越的身上,心一阵一阵地抽痛着。

    就是因为母亲的身体不好,他没有享受别的孩子那样的童年,被『逼』着提前长大,承担起不属于他那个年龄的责任。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照顾妈妈和妹妹,所以后来她嫁给他的时候,他对她提出的要求,他总是不会拒绝,他一定是把照顾妻子也当成了他的责任。

    他把她看成了是他的“妹妹”,像妹妹一样疼着她。

    后来秦妈妈还说了些什么,简然已经听不到了……她能听到的声音只有墙壁上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

    秦越清醒的最佳时间越来越少,时钟的滴答声,恍惚之间变成魔鬼的嘲笑声。

    魔鬼对他们虎视眈眈,笑得张狂又骇人:“他的命是我的,我要带他离开,你们谁也无法阻止。”

    渐渐地,魔鬼的脸变成了沈文渊的脸,他笑着说:“你们别浪费时间和金钱了。我告诉过你们,他的毒已经深入骨髓,只有死路一条。”

    简然忽然跳了起来,抓着桌上的水杯就像墙头砸去,怒吼道:“沈文渊,你再胡说八道,我非扒了你的皮。”

    秦妈妈急急拉住简然:“简然,怎么了?”

    秦妈妈的声音,像一盆冷水浇在简然的头顶,让她瞬间从自己编织的恶咒中醒过来。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

    从小然然被人抱走到此时此刻,时间已经过去几十个小时了,简然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悬在崩溃的边缘。

    要不是她不停地告诉自己,秦越倒下了,这个家需要她来支撑着,或许她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这边秦越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那边秦爸爸和战念北刚刚赶到江北军区,还没有见到沈文渊。

    战念北领路走在前,说:“沈文渊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可走,只有死路一条了,自己要死了,总想拖一个垫背的,想要从他的嘴里问出什么,我看很难。”

    秦爸爸轻哼了一声,扬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还没问他,结论不要下得太早。”

    战念北笑道:“你退出商界多年,这些年算是过着半隐居的生活吧。我还以为你真的只在乎我姐的身体,其它事情都不关心呢。”

    “慕之是你姐姐和我唯一的孩子。”秦越是他们爱情唯一的结晶,唯一的一个,他那么爱自己的妻子,又怎么会不关心自己的儿子。

    他从小对秦越的要求严格,那是因为他们夫妻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他们夫妻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他,那个时候没有兄弟姐妹陪在秦越的身边,他必须独自去处理面临的任何问题。

    谈话间,他们二人已经到了关押沈文渊的牢房。

    沈文渊是几十年前出了名的国贼,是国家发通缉令通缉了几十年的通缉犯,关押他的地方是江北军区牢不可破牢房。

    沈文渊坐在牢房的角落里,听到脚步声,他缓缓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是战念北和秦灏,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秦灏,你来啦。”沈文渊笑了笑,笑得一脸褶子,却也掩饰不了他脸上的得意。

    “是啊。我来了。”秦爸爸的语气非常平静,平静到好像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他的杀父仇人。

    **之间,沈文渊那头白发似乎更白了,看起来老了许多,可是他仍然不知悔改。

    他笑着说:“秦灏啊秦灏,你做了我二十几年的儿子,难道你还不清楚我的『性』格?”

    秦爸爸没有理会沈文渊挑衅的言语,逞口舌之争,也就只能打打嘴炮了,还能做其它什么?

    秦爸爸四处看了看,慢天天地说道:“战念北,你这个地方太小了,关不住人。沈老先生年纪也大了,不如放他出去,让他安度晚年。”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