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为什么这么没用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9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回家的路上,简然一直在想马克杯上密密麻麻的英字母,可是想来想去,想不出丝毫头绪。

    最后她还决定让秦越帮她解一解,秦越那颗脑袋,堪比智能电脑,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她让他帮她解解码,不告诉他这是许惠仪给她的解毒方子,万一解出来没有什么,他也不会失望。

    将萧擎河送回家之后,简然才开车回诺园,还没有到家秦越的电话打来了。

    简然很少开车,驾驶不是很熟练,开车的时候不能分神,眼看又快到家里,便没有接秦越的电话。

    一次打的没有接,秦越又接着打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打来的时候,简然的车子已经到家门口了。

    她将车子交给保安,刚要接电话,便看到秦越高大挺拔的身影就站在她的前方不远处。

    秦越的脸『色』很不好看,定定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看起来好像是在生她的气。

    “我回来了。”因为背着秦越悄悄去找许惠仪了,简然有些心虚,扬眉对他笑得特别灿烂。

    秦越没有应声,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o

    简然走过去抱住他,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秦先生,我……”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的嘴便被秦越狠狠吻住,他将她想要说的话,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唔……”

    听到简然发出一声嘤咛声,秦越按住她的纤腰,让她紧紧贴在他的身上,加深了这个吻。

    久久之后,他才放开她,捧着她的脸用力捏了捏:“以后再做让我担心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对不起嘛”简然抱着他的腰,笑嘻嘻地说,一点都没有道歉该有的样子。

    “跑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带司机和保镖?”秦越忙完发现她不在家,出门还没有带保镖司机,担心得不得了,急急打电话给她,她又不接。

    她要是再晚回来几分钟,他可能就要派出好多人去全城搜索了。

    简然望着他,伸手捏捏他的脸:“你别板着一张脸啊。这么好看的脸,板起来,也会变难看的。”

    秦越板着脸说:“再难看也是你的丈夫。”

    简然调皮地笑了笑:“太难看,我就要嫌弃你了。”

    “你那么丑,我都没有嫌弃你,你还敢嫌弃我了。”

    “秦越,你嫌弃我丑”

    “又丑又笨,这都是事实,难道还不让人说。”

    “那你去找一个比我漂亮比我聪明还能哄人开心的女人好了啊。”简然瞪他一眼,气呼呼地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么丑的。”秦越把她『揉』到怀里,忽又非常温柔地说道,“简然,在我们还没有抓到绑架小宝的绑匪之前,多在家呆着,一定要出门的话,记得带人跟着。要是你有事,你让我怎么办?让我们的小然然怎么办?”

    “嗯,我会的。”让秦越担心,简然实在过意不去,又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秦越,真的对不起啊。”

    秦越『揉』『揉』她的头,温柔道:“我是要你好好保护好自己,并不是要你跟我道歉。”

    “我记住了,以后会注意的。”简然抬头对他笑笑,又说,“对了,我有个东西有一堆『乱』码,但是我解不了,你能帮帮我么?”

    秦越玩笑道:“要我帮你,那你是不是要先学会讨我开心。我开心了,一切都好说。”

    简然张嘴,隔着他薄薄的薄衬衫,在他的胸前咬了一口:“坏蛋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听着她撒娇的声音,想象着她羞红的脸,秦越爽朗地笑出了声:“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说吧,我仔细听着。”

    “就是有一个马克杯,杯身上是密密麻麻的英字母,这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图案。”简然奖杯身的图案以及上面的字母,一一描述给秦越听着。

    简然说得很仔细,秦越聚精会神地听着,他听在耳里,眼前也能按照简然的描述出现一幅画面。

    听完简然的描述,秦越『揉』『揉』她的头,笑了笑说:“秦太太,你是在变着法子向秦先生表白么?”

    简然白他一眼:“秦越,认真一点,我让你帮我解码呢,你跟我胡扯什么?”

    秦越的笑意更深了,笑声低低沉沉的:“好,那我就解读给你听,你可要听好了。”

    秦越轻轻嗓子,刚要开口,却又把话咽了回去:“简然,这些话真是你写给我的?”

    他还真看不出简然这样害羞的『性』子能够说出这些话来,她一定是不好意思对他表白,所以才用这种解码的方式让他自己解读她的心思。

    还好他的大脑聪明,要是换一个不聪明的人,老婆也像简然这般聪明,那不是要错过她跟他表白的机会。

    “我都告诉你了,是一个朋友的东西,她解不出来,让我帮忙看看。”简然说谎时会脸红心跳加速,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她又说,“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要是不知道的话,我找别人去了。”

    简然有什么朋友,秦越再清楚不过了。

    凌飞语不在江北,她哪里还有什么朋友,秦越更加笃定简然就是要借这个东西跟他表白。

    如此一想,秦越心情大好,一把抓住简然的手,柔声说道:“你想对我说的这些话,也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我们会一起慢慢变老。”

    “杯身上的字母只是这个意思么?”简然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还有别的什么意思?”秦越努力回想刚刚简然的描述,是不是自己遗漏了她其它想要表达的意思。

    听秦越这么一说,简然算是明白了,原来杯身上的这些密密麻麻的英字母是许惠仪对秦越的表白,根本就不是什么解hdr病毒的方子。

    简然的心瞬间掉进冰窟窿里,好不容易找到了希望,希望的种子刚刚发芽,又被人狠狠一脚给践踏了。

    “怎么了?”秦越看不到简然忽然变得苍白的脸『色』,但是她的身体动作,他能够读得懂。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