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怀疑对象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秦越是打算好好收拾简然,可是当把简然抱回房间时,心里的火气也小了不少。

    听听简然那委屈的声音,他应该就能知道她是故意在说气话气他,而他竟然被气愤冲昏了头,一时没有听出来。

    “简然……”他沉沉地叫着她的名字,伸手『摸』她,却被她一把拍开了。

    “不想理你,别碰我!”简然别过头,不愿意理会他。

    秦越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道:“许惠仪留下的那些线索我会让人接手,你好好在家呆着就好。”

    “我要自己去找。”那可能是唯一能够让秦越复明的机会,交给谁去做,简然都不放心。

    “我已经让刘庸安排人去了,找到『药』方之后会先交给医生那边看看。”对于手下那些帮自己办事的,秦越向来信任有加,毕竟像许惠仪这种会背叛他的人,那也只是少数之中的少数。

    “那你让他们小心一点,找到方子之后马上拍照发一份给我们,万一丢了,我们也能有备用的。”再不想理会秦越,可是一关系他眼睛的事情,简然不由自主地就要关心。

    “不是说不要理我。”秦越轻笑一声,“好了,以后有话好好说,尽量不要吵架。”

    “我们有吵架么?”简然开始装傻,假装已经忘记他们两个人刚刚有吵架了。

    在简然的印象里,他们两个人很少吵架,好像吵架的时候,都是她惹的事,也都是他让着她。

    想到这里,简然有些愧疚,喃喃说道:“其实,我……我没有答应许惠仪的无理要求。”

    那么无理的要求,她怎么可以答应。

    秦越误会她,是太不了解她有多在乎这个家,不了解她有多在乎他和他们的小然然。

    小然然前三岁的时候,她都没有陪在孩子的身边,如今好不容易能够陪在他们父女二人的身边,她恨得时时刻刻都跟他们在一起,又怎么舍得离开。

    “嗯,我知道了。”秦越冷静下来便想明白了。

    “你知道了,你还凶我。”简然不由得又提高了音量。

    “刚刚说好不吵架!”秦越柔声道。

    “偶尔吵吵小架也好,能增进夫妻间的感情。”简然还是知道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秦越看着她,温柔地笑了笑:“秦太太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呃……

    哪里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明明就是她占了理,他没法反驳好不好。

    ……

    刘庸派去教堂找『药』方的人很快传来结果,许惠仪在教堂有个私人的储物柜,柜子里有许惠仪手写留下的一份『药』方。

    拿到『药』方之后发给医生那边,让他们去配制,至于有没有效果还要等他们配制了来,秦越试喝之后才知道结果。

    只要拿到了『药』方,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有个期盼,简然也暂时放下了心。

    ……

    因为秦小宝被绑架受重伤,战念北和秦越加快了寻找沈文渊被杀的凶手,同时也在全方面寻找绑架秦小宝的绑匪。

    查到的种种线索表明,绑架秦小宝的人和杀害沈文渊的人应该是同一人,凶手杀了沈文渊再找秦小宝泄愤。

    目前他们手中握有凶手的讯息太少太少,更加无法掌握到绑匪的具体行踪。

    江北市是战家与秦家势力的集中地,那个神秘人不但能够在他们的地盘杀人、绑人,还能做得滴水中漏,看来是筹备了多年。

    尤其是诺园底下的那个地下室,做得那般隐蔽结实,就是模仿以前的地下牢房做的,所以说绑匪绑架秦小宝绝对不会是临时兴起。

    更有可能,绑匪打造的这个地牢是为沈文渊准备的,只是没有想到沈文渊让战念北抓进了江北军区。

    战念北的人马按照查到的线索继续找下去,秦越的人马则是按照秦越的吩咐去找沈文渊以前得罪过的那些人。

    在一张黑压压的名单之中,有一个名字最引人注目,当刘庸念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秦越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思绪已是转了好几个弯。

    萧远峰!

    在想沈文渊过去伤害过人的名单时,秦越想到了许多人,唯独忽略了跟自己有关系的人。

    秦小宝受的伤多数是在腹部,绑匪像是要剖开她的腹部,类似简然几年前被沈文渊剖腹取子。

    难道当年萧远峰没有死?

    他还悄悄活着,悄悄杀了沈文渊泄愤,又绑架了小宝替简然报仇?

    如此一想,秦越愈发觉得有可能,向来冷静自若的心也提高了。

    因为就在秦小宝被绑架的那天晚上,简然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但是那个人没有出声。

    之后他们的人又查到线索,绑架小宝的人跟给简然打电话的是同一个人。

    如此推测分析,这三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秦总,沈文渊伤害过的人的名单都在这里了,你还有什么吩咐?”刘庸念完名单,久久没有得到秦越的回复,只好出声提醒。

    秦越仍然陷在沉思当中,没有回复刘庸。

    “秦总……”刘庸又试着叫了一声。

    秦越回过神来,冷冷的目光看向刘庸,沉声吩咐:“刘庸,继续去查。以后查到任何线索都不能声张,不能告诉战念北,一定先给我看。”

    “是。”刘庸不明白秦越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什么都没有多过问,领了命令就去办了。

    秦越坐在办公室里,眼睛微眯,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倘若萧远峰没有死,那么他为什么不跟自己的孩子相认?为什么要躲在暗处伤人?

    又或者只是他多想了,凶手并不是萧远峰。

    想来想去,秦越一一排除了一些备选人物,最后还是觉得萧远峰的机会最大。

    要是真是萧远峰的话……

    那是简然的父亲,他又该怎么做,才不会让简然受到伤害?

    想到简然,秦越深深吸了一口气,拳头一握。

    不管凶手是谁,他都要保护简然,不让她再受到任何的牵连,也不要再让她伤心难过。

    只是秦越仍然有一些担心,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简然知道了,她又会怎么做?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