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等着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469章:等着瞧

    就是因为小然然太懂事了,一家人为她担心得不得了,但是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大家都看得出来,小然然的心里一直在想着她的烈哥哥,她不说出来,是相信烈哥哥一定会回来。

    她在等,和大家一起等,等烈哥哥回到她的身边,继续陪着她,继续做她的守护者。

    可是等了几天之后,还是没有等到烈哥哥回来,小然然突然就崩溃了。

    傍晚从幼儿园回来没有看到烈哥哥,简然带她一起去跟教练练习跆拳道,走着走着,小然然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她的哭声响亮得很,一时间把家里所有人都引来了。

    “然宝宝,怎么了?”看到小然然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秦妈妈心疼得差点跟着哭了。

    “然然,是不是谁欺负了?告诉小姑姑,小姑姑去帮收拾那些欺负的人。”秦小宝拿着纸巾给小然然抹泪,一边心疼地说道。

    “烈哥哥,然然要烈哥哥……”小然然抹了一把泪,越哭越厉害,嘴里是喊着要烈哥哥。

    “然然……”简然把小然然抱到怀里,亲亲她,心疼得紧,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安慰她。

    “然然要烈哥哥……”小然然还是这一句话,谁都劝不了她,她只要她的烈哥哥。

    “然然,烈哥哥去做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了,暂时不能再陪在的身边,等长大了,他就会回到的身边,继续陪着。”欺骗小然然并不好,但是简然也只想到这个办法来哄小然然了。

    “像妈妈一样么?”小然然突然止住了哭声,抹了抹泪,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简然,“以前然然没有妈妈,然然乖乖听话,乖乖长大,妈妈回来了。然然再乖乖地长大,烈哥哥也会回来么?”

    忽然听到小然然提到以前没有妈妈的事情,简然又是一阵心疼,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亲了亲她。

    简然温柔说道:“嗯,所以然然快快乐乐长大,长大之后就能见到烈哥哥了。”

    明明知道不该这样欺骗小然然,可是简然还是说了。

    或许有一天真的会有奇迹,小然然的烈哥哥会像失踪多年的妈妈一样回到她的身边。

    “那然然要快快长大,等烈哥哥回来找然然。”小然然抹了抹泪,软乎乎地说道。

    “嗯……”简然点点头,却再也说不出欺骗小然然的话。

    虽然小然然相信了妈妈的话,但是因为太想念烈哥哥,她生病了,发高烧,烧到三十九点五度。

    要不是退烧及时,医生说极有可能烧成肺炎。

    小然然的情况反复无常,烧退了,隔个半天的时间,又会发烧,如此情况已经持续了两三次了。

    今天下午,小然然的烧退了,但是此刻她的体温又在上升,医生又给她扎上了吊针。

    她肉乎乎的右手已经扎了好几针,都有一些肿了,因为左手不好找血管,晚上这一针是扎在手臂上的。

    针头扎在小然然的身上,却是疼在简然的心里。

    一想到小然然是因为烈不在她的身边,她才会生病,一想到烈是因为什么而下落不明,连她都有杀人的心思了。

    她陪在小然然的身边,将小然然没有扎针的手握在的手掌心里,喃喃说道:“然然,烈哥哥不在的身边,还有爸爸和妈妈呢。一定要快快好起来。”

    “烈哥哥……”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小然然嘴里含糊不清地念着她的烈哥哥。

    “然然,乖!”简然揉揉她的头,看到小然然这么难过,她真的想拿把刀去把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给砍了。

    简然只是有了这个想法,秦越那边早已经在行动了,躲在暗处的敌人想要灭掉他,他还没有怎么生气。

    令他真正动怒的原因是,躲在暗处的敌人让他的妻子和女儿伤心了。如今女儿生病,妻子担心得茶饭不思,为人夫为人父的他怎么能不做点事情。

    秦越拨通刘庸的电话,沉沉说道:“如今的许氏比起当年的顾氏怎么样?”

    刘庸恭敬回答:“许氏的管理层不错,这几年的发展突飞猛进,比起当年的顾氏,应该要胜好大一截。”

    秦越轻哼一声,又说:“当年灭顾氏,在那人后面出了不少力。现在让去对付他,需要多少时间?”

    刘庸顿了顿,说:“一个月。”

    只要一个月的时间,保证让如今的许氏败得比当年还要惨不忍睹,并且永远翻不了身。

    说是让刘庸去对付躲在暗处的敌人,其实真正的操纵者其实是秦越,刘庸只是那一个得力的执行者。

    “很好。那这件事情就交给去办了。”丢下话,秦越挂掉了电话,一回头便看到战念北就站在他的身后。

    他装着没有看见战念北,迈步要走,战念北一个转身挡住了他的去路,说:“慕之,商场上的事情我不太懂,我也不想管。”

    秦越冷声说道:“有话直说。”

    战念北眉头一挑,道:“我要用我的手段去对付那个躲在暗处的龟孙子。”

    “等我把事情处理了,人交给处置。”秦越办事是要连根拔掉,让对手永无翻身之日。

    “玩的,我玩我的,咱们两个人不冲突。”战念北的个性就比较简单粗暴,直接把人拎回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得那人下辈子都不敢做可恶事。

    “战念北,别忘记了,是江北军区堂堂的军长,而不是地痞流氓。”秦越做事,一定会做得干干净净,任何人都抓不到任何把柄。

    战念北不以为然道:“江北军区的军长又如何?老子要是干得不高兴,随时都可能不干了。”

    这事战念北说得出口,就还真的做得到,秦越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这件事情敢乱来,后果自负!”

    战念北轻笑了一声:“那咱们就走着瞧吧,看看我们两个人的手段,谁更胜一筹。”

    战念北绝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他之所以会插手管这件事情,只因为秦小宝事件。

    敢动他的秦小宝,那些龟孙子肯定是想过后果的。

    他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不叫战念北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