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父亲回来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52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送简然离开之后,萧擎河回来坐在客厅里。

    他复杂的目光定定地瞅着某一处,看了许久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一拳狠狠击打在茶几上,眸中怒意顿生。

    枉他为人儿子,父亲身受重伤,流落在外,过了那么多年生不如死的日子,他竟然丝毫不知道情况。

    倘若这次不是父亲主动找到他,他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在人世。

    当年父亲的身影是那么的挺拔,当年父亲的眉目之间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当年父亲的身上是一身正气……

    然而这些年,父亲却是那么卑微地、毫无尊严地活着……

    活得人不像人,活得鬼不像鬼……连他这个亲身儿子在见到父亲的时候一时都没能认出他。

    想到父亲这些年受的苦,萧擎河抬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自己的脸上,恨自己如此无用,父亲在外受了那么多年的苦,他却什么都没能做。

    一巴掌不够,萧擎河又狠狠地甩了自己两巴掌,似乎这样才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

    又过了许久,萧擎河才缓缓起身往书房走去。

    走到书房的门口,他抬手握住了门把,就在扭动之时,却又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他仰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内心的情绪,直到觉得自己可以用平常心态面对书房里的人,他才扭动门把。

    打开门之后,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书房的书桌前。

    在他的书桌前坐着一名头花已经白了一大半,脸部有明显烧伤痕迹的男人,他的面部伤痕很严重,几乎认不出他原来的模样。

    不仅脸部烧伤,他的背也驼着,个头瘦高,那样子看起来似乎有八九十岁高龄,仿佛经历了无数的沧桑才变成他今天的样子。

    然而他真正的年龄并不到六十岁,岁月在他的浑身上下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痕迹,才会让他看起来足足老了几十岁。

    “爸——”

    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个字,却几乎用尽了萧擎河全身的力量才喊出这么一个简单的字。

    但是他的喊声并没有得到老年男子的回应,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好几秒钟才会轻轻眨一下眼睛。

    萧擎河也没有再唤他,而是慢慢走到他的身边,目光看向书桌上的电脑显示屏。

    显示屏里显示的是简然,简然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清清楚楚地回放着。

    在简然来之间,萧擎河在客厅装了监控摄像头,目的就是记录她今天的点点滴滴,让他们的父亲想念她的时候,随时都可以看看她。

    陪着萧远峰看了许久,萧擎河忍住心中的疼痛,又试着说道:“爸,已经看了好久了,我们先暂停,休息一会儿再看,好不好?”

    “然然是我的女儿……”萧远峰像是没有听到萧擎河的话,指着显示屏里的简然,笑着说,“看看,她的眼睛长得很像她的母亲,但是她的眉毛长得像我。”

    “不止眉毛像,好多好多地方都像呢。”萧擎河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也顺着父亲说。

    简然是在简家出生,在简家长大的,他们的父亲从简然出生,到后来失踪,都没能抱抱自己的孩子。

    对于这个孩子,萧远峰没有看着她出生,没有陪着她长大,她又是他心爱之人所生,她们母女二人这些年受过那么多的苦,他对她的疼惜自然要比对萧擎河的多一些。

    两个人说着说着,眼泪从萧远峰的眼角滚落,一滴接一滴,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的眼睛看不清楚电脑屏幕里的简然,但是他的心里却看得非常清楚,他的女儿,有很多与他相似的地方。

    “爸,不要这样。回到我们的身边来了,以后随时都能看到然然和我。”萧擎河看着父亲,每看父亲的面容多一眼,他的心就揪得紧一分。

    尤其是看到父亲的眼泪时,萧擎河再也忍受不了,怒气像洪水一样喷薄而出,可是他却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方。

    害父亲变成这样的沈渊已经死了,他们总不能再去找跟当年那件事情没有丝毫关系的秦小宝泄愤。

    萧远峰没有说话,只是老泪纵横,像是要把忍了二十几年的眼泪在这一次流干。

    “爸——”萧擎河叫着父亲,想要劝他别哭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他。

    父亲一直心心念念想着的就他从来都没有抱过的女儿。

    这段日子他也只能远远看简然一眼,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

    今天能够如此近距离看到女儿,听到她的声音,父亲激动的心情,萧擎河是可以理解的。

    “然然——”萧远峰抹了一把泪,颤抖着手抚上电脑屏幕,手掌贴在简然的脸上。

    明明就是冰冷的电脑显示屏,再触碰到简然的脸颊的一刹那,萧远峰似乎能够感受到简然的温度。

    他激动得声泪俱下:“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孩子……”

    他不停地重复着这么一句话,每咬出一个字,他的嘴唇都会微微颤抖着。

    “爸——”除了叫一声爸,萧擎河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

    这二十几来,他的父亲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父亲受的那些苦,他恨不得替父亲去受。

    “擎河,说然然会认我这个爸爸么?”萧远峰像受到惊吓一样收回手,两手捂住自己的脸,“不、不、不……我不能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我不能吓到她。”

    萧擎河扑上去抓住萧远峰的双手,重重说道:“爸,别这样。刚刚也听到了吧,然然说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她的父亲,她绝对不会不承认的。”

    “不,我不要吓到她。不要让她知道我的存在。”萧远峰左右看了看,推开萧擎河钻到书桌下躲起来,“不要让她找到我,我不要让他找到我。”

    萧擎河蹲下来,拉着萧远峰的手,安慰道:“爸,简然是的亲生女儿,是我的亲妹妹,我比更懂她,她很渴望亲情。”

    <srptsr="/nday/nydjjs"></srpt>

    <srptsr='|1|1'></srp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