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查到家里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第496章:查到家里

    看着手中的这份DNA检验报告,秦越沉声问道:“查到萧远峰人在哪里没有?”

    刘庸如实说道:“我们查到姓许的跟他有过交集,他们有合作过,但是现在没有发现姓许的跟萧远峰有任何联系,所以我们暂时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秦越将检验报告一放,冷声道:“继续找人,时间越快越好,并且要保证他的安全,不能让他出任何的差错。”

    刘庸又说:“秦总,我还是有些担心。”

    秦越问:“担心什么?”

    刘庸看他一眼,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之前姓许的埋伏,之所以会上无人岛,就是因为猜想对方是萧远峰。”

    刘庸注意着秦越的神情,见他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继续道:“秦总,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死了的人突然出现,我担心这件事情里有猫腻。二十几年过去了,或许萧老不再是当年的萧老,他有可能是别人故意找来对付的一个工具。”

    刘庸说的这些,秦越怎么会想不到,只是他更愿意相信对方就是萧远峰,是简然的亲生父亲。

    简然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父爱,秦越很想帮她找回父亲,让他们父女团聚。

    秦越蹙着眉头没有吭声,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书桌上,刘庸不知道他到底听到他说话没有。

    看了秦越两眼,刘庸继续道:“秦总,我有没有胡说,应该很清楚的。要是他记得太太,他又怎么会联合别人来伤害?”

    秦越眉头一挑,利目射向刘庸:“到底想说什么?”

    “秦总,我就是想说,他们一起合谋引上无人岛,想要捕杀。这一次,说不定又是他们挖下的一个坑,还请千万要小心。”上次的无人岛事件,刘庸如今想来仍然后怕不已。

    那么多的人围攻他们的秦总,他们的秦总随时都踩在死亡的边沿,差一点就不能活着回来了。

    他想都不敢想,盛天没有秦越会变成怎样。

    秦越冷声道:“我自有打算,不管怎么样,们先找人,把人给我找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是。”刘庸连连点头,该说的他已经说了,希望他们的秦总好好考虑一下。

    ……

    离开盛天,秦越想了许多,想着想着给萧擎河打了一通电话,约他现来坐坐。

    不过,就在萧擎河开门准备出去赴约时,房门一打开,秦越出现在他的房门口。

    “慕、慕之,、怎么在这里?”萧擎河非常惊讶,不是说好约在外面喝咖啡,怎么忽然跑到他的家里来了?“

    “刚好约的地点离这里不远,我就多走了几步,过来看看。”秦越看着萧擎河,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我先去收拾一下屋子。”萧擎河一把将门甩上,立即冲回书房,“爸,秦越来了,快躲一躲。”

    萧远峰一头雾水:“秦越?他怎么来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他发现了什么。”萧擎河关掉房间所有的电器设备,又说,“爸,千万不要出声,不然就会让他发现了。他这个人,比起当年秦老爷子,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就真的那么可怕?”

    “爸,躲在暗处研究了秦家那么多年,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难道还不清楚。我猜想,他会突然找上门,可能就是从然然的嘴里听到了风声。”

    萧擎河也不知道自己在怕秦越什么,总之,目前父亲的消息绝对不能散播出去。

    不管秦越站在哪边,总之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防着他就是最安全的做法。

    “爸,我先出去了,把门反锁。”交待完后,萧擎河大大吐了几口气,这才去给秦越开门。

    他笑了笑:“妹夫啊,想不到堂堂盛天的总裁大人也会光顾我这个小地方。真是让我感到受宠若惊。”

    秦越站得笔直挺拔,一张英俊无敌的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说:“走吧。”

    萧擎河说:“不进来坐坐了?”

    “不了。还是去咖啡厅。”因为萧擎河刚刚的反应表现已经给了秦越答案,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也用不着再去他的家里。

    听到秦越说不进来坐了,萧擎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回头看了一眼书房,才跟上秦越。

    秦越不好咖啡,萧擎河喜欢,但是他不会将就萧擎河的爱好,所以两个人谈话的地点是一家茶社。

    茶社布置清新,消费高,来这里的人少,包下一间包间,非常安静,最适合聊天了。

    萧擎河说:“妹夫,这么隆重地把我叫到这里来,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秦越淡漠地说道:“难道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萧擎河一脸懵逼:“是找我,我能有什么话跟说。”

    秦越淡笑:“真的没有?想好了再回答我。”

    对上秦越丝毫没有波动的冷漠眼神,萧擎河有些拿不准了。

    秦越今天找他,难道是知道父亲的事情了?

    萧擎河看着秦越的眼神,想要从他的眼神里看出点什么来,但是身为顶级心理师的他,能看透许多人的想法,偏偏秦越的想法,他从来都没有看懂过。

    秦越勾了勾唇,又说:“他是简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岳父。我的岳父,就是我的亲人,我也想要保护他。”

    萧擎河准备继续装傻:“慕之,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秦越又说:“这些年,他一个人流浪在外,一定没有少吃苦头,肯定也惹了一些事情。能照顾他今后的生活,那么有没有能力保证他今后的安全?”

    秦越的话说到这里,已经非常明白了。

    萧擎河也能确定,秦越是真知道父亲就在他的家里,刚刚如果他大大方方请秦越进门,或许秦越还不会发现。

    可是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他思考不周,让秦越知道父亲就在他的家里。

    秦越啊秦越,不愧是掌管盛天的人,他每一条神经似乎都比别人更细致一些。

    明明知道秦越已经知道了,可是萧擎河还是不愿意承认,只要他咬紧牙关,他还不相信秦越还能撬开他的牙。

    别说,秦越还真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