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父亲不见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回去的路上,萧擎河握紧了手中的牛皮纸袋,车子到家时,他坐在车里缓缓打开袋子。

    袋子里装着一张全新身份证以及一本全新的护照,证件上的照片是将父亲年轻时的照片处理过的,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

    牛皮纸袋里除了证件,还有几张证明书,医院开的证明,证明萧远峰面部被火烧伤至毁容。

    还有几张证明书,是出境能够用得着的政府部门开的。

    这些证明书之详细,是萧擎河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他原以为只要有一本护照,就能去想去的地方,却没有想到父亲状况的特殊。

    如今有了秦越的帮忙,并且把事情办得那么漂亮,以后他带着父亲出国,应该不会再受到任何的阻拦。

    看着身份证、护照和一堆的证明文件,萧擎河的心里说不出来是怎样的感受,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应该更加小心谨慎。

    秦越啊秦越,不愧是盛天的当家人,连父亲受伤面部被毁这件事情,他早已掌控。

    前两天秦越来找他,怕是已经能够很大程度确认父亲还活着,来找他,只是做最后一步确认。

    不过,萧擎河管不了那么多了,如今带着父亲出国做手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只要手术成功,他们回国之时,父亲就能跟简然相认,也就是他们一家子相认团聚之时。

    萧擎河将袋子收好,下车,锁好车门,从地下室的电梯直接回他所住的楼层。

    电梯运行途中,萧擎河拿出手机翻到今天拍的视频。

    打开便看到小然然粉嘟嘟的脸蛋儿,她扁扁嘴,很不高兴地说道:“舅舅不乖!”

    是他抢了她喜欢吃的草莓,小家伙不开心了,吵着说舅舅不乖,在跟他生气呢。

    看着小然然如此可爱的模样,萧擎河不由得唇角微勾,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们家的小然然,真是遗传了大然然和秦越两个人的优点。”

    今天晚上,萧擎河用手机拍了好几段视频,有小然然的,简然的,甚至连秦越都入镜了。

    他握着手机,愉快地想着,把这几段视频拿回去给父亲看看,父亲一定会高兴坏了。

    叮咚——

    电梯门开了,因为心情好,萧擎河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还吹了一声口哨。

    “爸,我回来了!”萧擎河一边换鞋子,一边说,“我今天录了然然和小然然两人好多视频,看了一定喜欢。”

    往日,萧擎河回家,萧远峰一定会出来问问他情况,两个人随便聊聊家常。

    今日没有看到萧远峰出来,萧擎河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爸,我回来了!”

    他又说了一次,萧远峰还是没有给出回应,他急急冲向书房,书房里没有人。

    他又找了两间卧室,找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他的父亲。

    “爸,在哪里?”找不到萧远峰,萧擎河赶紧拨打萧远峰的电话,打通之后,很快有人接听。

    他急急道:“爸——”

    “我不是爸,别叫得这么顺口。”电话那端传来一道陌生的男性声音。

    “是谁?为什么我父亲的手机在手上?”萧擎河急了,几乎吼了起来。

    “因为父亲在我手上,所以他的手机在我的手上。”电话那端传来嚣张阴冷的声音,声声冰冷刺骨。

    “想干什么?”萧擎河握紧拳头问道。

    “我想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啊。”电话那端的人说得阴阳怪气的,“我只是奉了我家主子的命令,让我们把人弄走,让他永远都不要出现,不要打扰了别人的生活。”

    萧擎河追问道:“的主子是谁?”

    电话那端又传来声音:“我家主人是谁就不用管了,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把他怎样。”

    “到底是谁?”萧擎河怒吼道。

    “知道是谁,又能怎样?”那边的人依旧不愿意松口。

    让他无法对付的人?

    会是谁?

    萧擎河抱着头想了又想,把认识的人都拖着来想了一遍。

    “秦越?”萧擎河想到了秦越,他又立即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秦越。”

    秦越对简然那么好,恨不得把简然捧在手心里好好疼着,秦越应该不会一边做好人,一边又背地里使坏。

    不是秦越,那么会不会是战念北?

    战念北?

    会是他么?

    萧擎河又仔细想了想,把战念北也排除了。

    战念北要对付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来,他那种性格的人,向来不喜欢玩阴招。

    不是秦越和战念北,萧擎河再也想不到还会有谁。

    他的父亲这些年所有的精力都花在怎么对付秦家的老头子身上,最后绑架了秦小宝。

    他得罪过的人只有秦家的人。

    就在萧擎河彷徨万分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电话里的人又说话了:“萧擎河,我们不会伤害的父亲的,只要将他送走,送得越远越好,以后都不要出现。那么我们保证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

    萧擎河怒道:“们什么意思?”

    那人又说:“我的主人就是这个意思,只要他以后不再出现在江北,他可以给们很多钱,保证萧老先生后半辈子的生活。”

    萧擎河愤怒极了:“们休想!”

    电话那端的人,又阴沉沉地笑了起来:“要是不把他送走,那么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辈子们永远都见不到们的父亲。反正他在二十多年前就该死掉的,苟且偷生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多赚了。”

    “们”萧擎河的牙咬得咕咕作响,握着手机的手一次次收紧,手背上青筋凸现。

    “我给半个小时时间给想想,想好了再看我们。记住了,千万别想久了,否则分分钟和的父亲可能阴阳相隔。”

    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萧擎河听着嘟嘟的手机忙音,愤怒得恨不得将手机砸出去。

    到底是谁?

    他就离开这么一会儿时间,父亲就被他们挟持走了。

    家里的门窗都好好的没有被砸坏的迹象,那么就有两个可能。

    v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