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秦越不是好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结束和萧擎河的通话,也不知道怎么的,简然总觉得今天心神不宁,刚刚萧擎河欲言又止的通话,让她的心里有些不安。

    她想了想,又拿起手机给萧擎河打电话过去,但是对方一直在通话中,也不知道他在给谁打电话。

    要是她有个嫂子就好了,有人照顾萧擎河,她也不用那么操心他了。

    她想跟秦越说说萧擎河的情况,秦越又在书房忙工作,估计没有时间理会她。

    深吸一口气,简然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小然然,小家伙睡得不怎么安稳,看来她的烈哥哥还深深地驻在她的心里。

    这些日子,秦越也有让人帮他们留意,但是目前都没有让人满意的孩子,所以只能让小然然再等等了。

    希望在新哥哥到来之后,小然然就能恢复以前的活泼可爱,做一个快乐的小公主。

    在小然然身边坐了一会儿,简然还是坐不住了,要去问问她家的秦先生,从他的嘴里套套话。

    简然来到书房,秦越正在打电话,说的好像是关于布景什么的。

    好一会儿秦越才打完电话,抬目看向简然:“怎么还不睡?”

    简然走到他的身边,帮他捶捶背,捏捏肩,道:“今天和我哥说什么了?”

    秦越说:“男人之间的事情。”

    简然道:“我不能知道?”

    秦越拉住简然的手亲了亲,笑道:“很快就会知道了。”

    简然白他一眼:“秦越,我告诉啊,要是敢把我哥带坏,我可跟没完哦。”

    “我带坏他?”秦越眉头一挑,微微不满,“可能不知道,哥以前可是一个夜店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有三百六十天泡在夜店里,不知道跟多少女人发生过关系,说到底是谁带坏谁?”

    “秦先生,突然说这么多八卦,是想告诉我我哥的私生活有多乱?还是想要告诉我,的私生活有多干净?”简然压抑住心底的欢腾,说。

    秦越这个人的生活作息,规律得令人发指,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年他是如此,几年后回到他的身边,他还是如此。

    简然很多时候都会怀疑,她家的秦越真的是人么?或者他就是一个太像真人的机器人。

    还是从来不会短路,从来不会出故障的那种。

    秦越笑道:“怎么理解都可以。”

    简然努努嘴,道:“以后不准再说我哥的坏话。”

    “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秦越举手捏捏她的脸,又道,“我还有个小会议要开,先回去陪小然然睡觉,一会儿我就来陪们。”

    简然点头:“那忙,忙完早点休息。”

    秦越轻应:“嗯。”

    其实,秦越并不是在忙工作,而是在跟爱琴海那边布置婚礼现场的人进行沟通。

    举办婚礼的场地,婚纱礼服,所有的准备都在顺利进行着,很快他就能带着他的大小然然一起飞去爱琴海。

    他要把欠了简然几年的婚礼补上,向全世界的人宣布,简然是他秦越的妻子,她是秦太太!

    想到简然看到这一切的惊喜很可能会出现的表情,秦越忍不住勾起了性感的薄唇,微微笑了。

    他的简然,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

    萧擎河驾驶车子,一刻也没有耽误,用最快的时间赶到绑匪指定的地点。

    但是当他赶到皇田码头的时候,周围别说是人,就是一个鬼影子都没有。

    白日里繁忙的码头,深夜时冷清得可怕,除了海浪声再没有其它的声音。

    这里仿佛成了通往地狱的道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萧擎河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拿着照了一圈,仍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来了,们这些小人出来吧!”

    他大吼几声,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他却敏感地从咸湿的海风里,嗅到了血腥气息。

    鲜血的味道,让萧擎河的神精瞬间绷紧,一种名为心慌地情绪袭击着他,令他的呼吸都有了困难。

    萧擎河颤抖着手,举高手机照向前方,灯光所照到之处,似乎躺着一个人。

    萧擎河立即冲了过去,当他手机的灯光照清楚地上躺着的那个人时,他扑腾一声跪了下去。

    “爸——”一个字出口,萧擎河的声音都嘶哑了。

    父亲身上伤痕累累,每一条伤痕都在流血,似乎他身体里的血液已经流尽。

    “擎、擎河……”萧远峰张了张嘴,费了好大一会儿功夫才叫出萧擎河的名字。

    “爸,您别怕,我现在就带去医院,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萧擎河想要将父亲抱起来,可是父亲身上全是伤,他不知道要怎么抱起父亲,才能避免他第二次伤害。

    “擎河……”萧远峰抓住萧擎河的手,咬着牙,拼着最后一口气说道,“擎河,我伤害了秦小宝,我是该死,我没有怨言……但是然然,她是无辜的,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爸,您先别说话,我们先去医院,等好了,我们再慢慢说。”萧擎河将萧擎峰扶起来。

    “不,再不说我就没有机会说了。”萧远峰紧紧抓着萧擎河的手,又说,“擎河,救然然,想办法把他们母女二人救出来,秦越他不是好人,他……”

    “爸,做这一切的人,真的是秦越么?”从萧远峰的嘴里亲口说出来,这条消息几乎炸懵了萧擎河。

    “擎河,救然然……”说出这几个字,萧远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瞪大双眼,张大了嘴……他有太多太多的心愿未了,有很多的不甘心与不舍。

    他造下孽,他愿意承受,但是他还没有跟他的女儿相认,没有听到女儿亲口叫他一声父亲。

    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去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的地方,再也看不到他的孩子们。

    “爸,不要……爸,求求不要离开……爸,不要啊,求求不要走……”父亲才刚刚回来,刚刚回到身边不久,却又被人残忍杀害。

    萧擎河紧紧抓住父亲的手,紧紧地握在手掌心里,一声声叫着他的父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