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不甘心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6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大唐之最强帝王最强无敌熊孩子

    第510章:不甘心

    今天晚上他出门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

    父亲还忙着下厨做了一份简然爱吃的京酱肉丝。

    他出门的时候,父亲还叮嘱他:“擎河,一定要把然然反馈的意思记清楚。爸爸争取以后做得更好。”

    父亲叮嘱他的那些话还那么清晰地在他的脑海里回响着,可是回到家里,父亲不见了。

    让他更加想不到的是,父亲竟然……

    “爸,醒来啊,求求醒过来啊……还没有认回然然,怎么能够这样走了……爸,甘心就这样走了么?还没有听简然喊一声爸,还没有抱抱可爱小然然,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爸,有新的身份证了,有护照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国去做手术。”萧擎河将萧远峰的身份证件翻出来,“爸,看看啊,睁开眼睛看看啊。只要完成手术,就能见然然了。”

    “爸,醒过来,醒过来好不好?”

    萧擎河又吼又闹,可是都无法唤醒已经“沉睡”的父亲。

    他清清楚楚感受到,父亲的身体在他的怀里逐渐变得僵硬冰冷,生命的体征已经流逝。

    原本他们以为父亲在早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他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他又意外找回了父亲,还没有带着父亲过上好日子,父亲又这样走了。

    昨天,他还跟父亲讨论手术之后他们的日子要怎么过。

    父亲对他说,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很想回京都去拜祭一下逝去的故人,想要回到老家去走走看看。

    这些都在他们接下来一年里的计划,可是却永远都没有办法实现了。

    擎河,要救然然!

    秦越不是好人!

    父亲临终前的话,在萧擎河的脑海里缠绕徘徊。

    秦越他怎么可以?

    秦越到底是安的怎样一颗心?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萧擎河想不明白,甚至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能抱着父亲僵硬冰冷的身体,痛苦地咆哮着。

    他多么希望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切只是一个梦,梦醒来之后,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

    ……

    雨哗哗地下着。

    可是渐渐地雨水变成了鲜红的血液,整个大地似乎都被染成了鲜血的颜色。

    “然然,快跑!快跑!”

    萧擎河突然从血雨中向她跑来,边跑边大声呐喊,让她快跑。

    “哥——”

    简然不愿意独自逃跑,伸手想要去抓住萧擎河,刚刚要抓到他的时候,他却被一张突然出现的血盆大口给吞噬了。

    她眼睁睁看着萧擎河被怪兽吞没,眼睁睁看着,她想要救他却无能为力。

    “哥——”

    简然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简然,怎么了?”

    在简然惊醒的第一时间,秦越也醒了,他及时伸出一只大掌轻轻的抚着她的背,试图安慰她。

    “就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简然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

    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做噩梦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的,做了一个这么可怕的噩梦。

    晚上跟萧擎河通话之后,她就觉得心神不宁,晚上睡觉竟然还梦到他了,梦到他满身是血,还被怪兽吃了。

    难道她是最近看了刺激的电影看多了,所以才会在梦里出现电影里的那些可怕的场景。

    “别怕,我在!”

    秦越低沉有力的声音传到简然的耳里,似乎一瞬间她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了。

    “嗯,我不怕了。”简然伸手抓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快速拨打萧擎河的电话号码。

    打通之后,那边仍然是无人接听状态,简然心急了:“萧擎河到底在干什么?打了他两次电话他都不接,难道他不知道有人会担心他么?”

    秦越一把抓住简然,将手机拿过来:“他不会有事的,别多想了。如果实在不放心,我让人去他的家里看看。”

    “应该不会有事的吧。”简然抓了抓头发,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是她自己想多了而已。

    “嗯,也可能是他睡着了,没有听到手机响。”以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所以秦越并没有怀疑有特殊情况发生。

    “那我早起起来再给他打电话。”简然依偎到秦越的怀里,像只慵懒的小猫咪一样蹭了蹭。

    秦越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安慰一个孩子一样安慰她入睡。

    后半夜,简然睡得很不安稳,一闭上眼睛,眼前又会出现萧擎河站在血雨中的模样。

    简然睡不着,秦越自然也睡不着。

    他又说:“那我让人去看看他。”

    简然没有说,秦越也知道她心里肯定还在担心萧擎河的情况。

    “嗯,让人去看看吧,没有确认他好好在家里,我放心不下。”以前,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奇怪的梦,今天闭上眼睛就是这个梦,她真的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秦越立即给刘庸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派人去萧擎河的住所看看,只要确认他的安全就好。

    秦越还没有开口,却听得电话那端的刘庸说道:“秦总,萧老先生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就连平时从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秦越都吼了出来。

    但是他的情绪爆发得很快,也掩饰得快,他立即冷静道:“仔细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秦越有让刘庸派人在萧擎河住所周围盯着,预防万一发生,但是又不想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他们监视他们的地点也有些距离。

    今晚当刘庸手下的人发现萧擎河有异常行动时,他们几个人跟了上去,才发现萧远峰被人绑架灭口了。

    听刘庸说完详细情况,秦越的脸色也沉得难看。

    简然小心翼翼地问道:“秦越,别吓我,我哥他不会有事的吧。”

    “萧擎河没有事,是公司出了一点急事,需要我马上去处理。”秦越捧着简然的脸亲了一下,立即翻身下床,“简然,不要胡思乱想,没有事的。”

    “真的没有事么?”简然不太相信,看秦越的脸色,怎么看都不像萧擎河没事。

    “我什么时候骗过?”秦越揉揉她的头,“快休息,我先走去忙一会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