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到底谁利用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42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513章:到底谁利用谁

    皇田码头杀人事件上了微博热搜,关注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间网友讨论的话题都跟这件杀人案有关系。

    秦越忙完萧远峰的事情再听到此消息时已是两三个小时之后,网上早已将这件事情炒得热火朝天。

    他迅速作出决定,马上让人把这条热搜索压下去,再删掉所有有关消息,之后谁要再敢发,通通禁止。

    一旦消息传出去,肯定就有人追究死者是谁,到时候那么多的网友一起扒,死者真正的身份一定会被扒出来。

    以防万一发生,秦越必须禁止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就在秦越忙前忙后时,萧擎河同样在忙碌着,他在想方设法联系拍到父亲的照片并发布到网上那个人。

    那个人能拍到第一手照片,那么就很有可能见过凶手,在他赶去找到父亲之前发生的事情,拍照之人都有可能看到。

    他正准备发私信联系拍照之人时,谁料对方的号码已被禁止使用,其它参与讨论的活跃用户,有的被删号,有的被禁止发言,一时间皇田杀人案一事从网络上彻底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丝毫线索。

    萧擎河再一次不得不感叹秦越的动作真迅速。

    他几乎是和秦越同时行动的,但是秦越的人早已经把事情办得干干净净,而他还没有正式开始。

    和秦越比拼,很多人都输在了起跑线上。

    网络上找不到人,那么他只能线下去找人,他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秦越就是杀害父亲的幕后凶手。

    ……

    虽然皇田码头杀人事件已经被秦越压下去了,但是由于当时两三个小时的点击量惊人,知道的人过多,线上不能讨论,线下讨论的人也不少。

    大家都在猜测,猜杀人凶手是谁?

    猜是谁把这条轰动一时的消息那么轻易地压下去了?

    一时间各种言论都有,讨论得人心惶惶。

    听到萧远峰被害的消息,许先生的内心压抑不住的兴奋。

    萧远峰死了,并且那人已经成功栽赃给秦越,接下来秦越有一场硬仗要打,应该不能分心来找他的麻烦了。

    正当他得意时,一个他已经熟悉的电话号码打进了他的手机,他看着电话号码,半晌之后才接听。

    他说:“果然是叶少的手下,办事的速度效率是真快,前两天说要杀掉萧远峰栽赃给秦越,这么快事情就办成了。”

    “许总,抓人杀人,还闹出那么大的风波,说我该说蠢呢,还是说蠢呢?”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道男性嘲讽的声音。

    “他妈什么意思?人不是杀的?我什么时候杀人了?”许先生怒吼道。

    那人又说:“我什么意思,难道听不出?”

    许先生冷笑:“杀的人,想抽身事外?”

    那人冷哼一声,又说:“不是我想抽身事外,而是我不想跟这样的人合作,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那人便挂了电话,许先生再打过去时,手机的提示音提示拨打的号码变成了空号。

    许先生气愤得将手中的手机砸了出去,口中骂道:“他妈的,现在这个时候想抽身门都没有。跑了,叶家那位太子爷还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那倒未必!”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简昕,突然插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许先生眉头一挑,冷冷地看向她。

    简昕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只跟那人通过电话,连他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他说他是叶亦琛的跟班,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叶亦琛的跟班。”

    听到简昕这么说,许先生忽然就明白了。

    是的,那个人在电话里说他是叶亦琛的人,但是这个消息未经证实,谁知道那个人说的是不是假话。

    是那个人说要去抓萧远峰……但是刚刚那人说的话,分明就是做贼的喊抓贼。

    或许那个人并不是想要帮他,而是想要利用他。

    叶亦琛跟秦越无怨无仇,据说LY集团和盛天还有过合作,姓叶的没有必要去得罪秦越。

    越想,许先生越是觉得叶亦琛不可能突然让人打电话给他,帮他去对付秦越。

    如此说来,那个跟他通话的人,有很大的可能是冒充的,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许总,我也让人去查了查叶亦琛,现在我把别人交给我的资料发给。”简昕拿出手机,指尖快速点手机屏幕,边敲边说,“叶亦琛前几天才回国,并且他的身边全是女助理和女秘书,司机都是女的。”

    这些消息不能直接证明那个人不是叶亦琛的人,但是很大程度上可以说,他不是叶亦琛的人。

    许先生微怒道:“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简昕说:“这些资料我也是刚刚才拿到。刚刚随便看了几眼,还没有看完,就想到要发给了。”

    许先生打开简然发给他的文件,越看他的脸色越难看,他自己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那个人,竟然这样害他。

    秦越已经逼得他的许氏无路可走了,如今要是让秦越误会萧远峰被害一事跟他有关系,那么秦越一定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简昕又说:“许总,那人不是想要害,而是想要利用。可能他早就设计好了怎样杀害萧远峰,只是没有找到替罪羊,所以迟迟没有动手,直到找到了。他跟说说他的绑人计划,便将拖入到这池浑水中来了。”

    许先生越听越气恼,咬牙道:“想我机关算尽,没有想到,到最后我被别人算计了,我自己却毫不知情。”

    简昕听着,没有插话。

    许先生突然笑了:“简昕,难道我的路就这样走到尽头了?”

    简昕一边玩着手机游戏,一边说:“每条路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只是要看最后这一段要怎么走?有的人走得默默无闻,有的人走亢奋激昂。”

    许先生招招手:“过来。”

    简然抬头望着他,妩媚一笑:“许总,如此紧张的状态下,还想要我?”

    许先生不耐烦道:“让过来就过来,哪来那么多屁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