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到底是不是凶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63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2章:到底是不是凶手?

    萧擎河前脚刚到客房,秦越随后也到了。

    他站在门前,目光沉沉地瞅着萧擎河,道:“这段时间,不适合住在这里。”

    “想赶我走,为什么?”萧擎河一头扎到上,呈大字形摆着,“好歹我也是的大舅子,我的父亲”

    “闭嘴!”萧擎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越冷声呵斥,“萧老的事情,我不希望在这里提起。”

    “秦慕之,到底在害怕什么?”萧擎河腾地一下坐起来,“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

    “简然怀孕了,现在还在前三个月危险期,受不得任何刺激。”秦越不想说这事,但是不说出来,万一萧擎河脑袋一热对简然全盘托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简然又怀孕了?真的还是假的?”萧擎河惊讶,惊喜,又有失落与心疼。

    简然又怀孕了,怀的还是秦越的孩子,是她杀父仇人的孩子

    倘若这一切没有发生,倘若他们的父亲没有死,那么父亲做了手术回来时,又能看到他的小外孙了。

    可是这一切都被人为地改变了,是秦越那个杀人恶魔,是他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为什么?

    他为什么连一个老人都不愿意放过?

    “这还能假的了?”秦越并不打算多说怀疑这件事情,又道,“萧老的事情,我会去查,我一定会让他瞑目。”

    “我知道了。”萧擎河拿了只枕头盖在脸上,看也不看秦越,说道,“快去忙的吧,父亲过世的消息,我不会让她知道。”

    秦越怒道:“我是让回家去。”

    “我刚住进来,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就走了,让我那个心思缜密的妹妹看到,她肯定会怀疑。”萧擎河又倒回去躺着,就是不打算离开。

    “既然硬要住在这里,说话做事小心些。”秦越眯了眯眼,道。

    不是秦越不相信萧擎河,而是但凡关系到简然的事情,他对待这些事情的时候就会比其它事情更加严谨。

    他有过失去简然一次的教训,那三年的时间里,他是度日如年一样走过来的。

    他害怕,害怕哪天醒来的时候,简然又不在他的身边了,他满世界找她都找不到。

    他活了这么多年,以前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让他害怕过的,唯独简然的这件事情让他心慌,让他害怕。

    他害怕了三年多的时间,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他把那些痛与伤都藏在心里,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舔着伤口。

    不管内心多么彷徨不安,他还是强撑着,盛天需要他,秦家需要他,他的小然然需要他。

    “我知道了,去忙的。”萧擎河很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记好了,要是敢出错,我非让好看。”秦越又出声警告。

    “们两个人在吵架么?为什么吵架?”不知道何时,简然已经走了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靠山来了,萧擎河得意道:“的男人,他不高兴我住在这里,想赶我走啊。”

    简然抬目看向秦越,一把勾住他的胳膊,笑咪咪地说道:“我家的秦先生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我才不相信乱说。”

    嗯。

    要是哥哥和秦越吵架的话,她当然是站在她家秦先生这边的。

    秦越揉揉她的头:“不去休息一会儿,跑来这里干什么?”

    简然说:“哥哥到家里来作客,作为女主人,我怎么也要来看看啊。”

    “们两个,别在我这里秀恩爱,我不待见!”萧擎河突然跑起来,冲到门口将门狠狠甩上,看来火气大得很。

    简然看向秦越,一脸的吃惊与不解:“秦先生,我这个哥哥今天是吃了火药了么?”

    简然不能说百分百了解她这个哥哥,但是总是了解一些的,在她的印象里萧擎河可会伪装了。

    他是学心理学的,最会揣摩别人的心思,他才不会用这样的态度跟别人说话。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她是他的亲人,所以他才会在她的面前显露出他最真实的情绪。

    秦越柔声道:“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去开讨开讨他,但是不能被他影响到的心情。”

    “秦越,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了?”昨天她就觉得他们两个人怪怪的,今天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以前他们有什么话都会当着她的面说,从来不会避着她,也不知道这两天他们两个悄悄说什么?

    秦越挑眉:“还担心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

    简然瞪他一眼,道:“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那就别多问了,回房睡会儿午觉,睡好了再起来。我还要出去办一些事情。”秦越牵着简然下楼,边走边说。

    每当看到秦越要去忙事情的时候,简然就好想多生几个孩子。

    以后孩子们长大了,一起分摊工作,才不会像秦越那么累,不用两个肩头扛起整个盛天。

    “那去忙吧,忙工作的时候就忙工作,不要操心家里的事情,家里的事情都有我呢。”

    “嗯。”

    “我送出去门。”

    “我陪回房。”

    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而后又相视一笑,秦越又抱了抱简然。

    简然又抢先说道:“我送到外面。”

    秦越点头:“好。”

    三楼客房。

    萧擎河站在窗帘后面,从窗帘缝里看着楼下院子里一起往大门走去的秦越与简然。

    他们两个人,男的俊,女的美,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自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让人赏心悦目。

    他人两个人走到一起的时候,羡煞了多少旁人,萧擎河自己也觉得他们两个人配一脸。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秦越要残害他们的父亲?

    要不是父亲的临终遗言还在他的耳畔响起,看到秦越用心呵护简然时,他又要怀疑,秦越真的就是凶手么?

    秦越真的是凶手么?

    这件事情他能不能告诉怀孕不久的简然?

    一时之间,萧擎河也没了辙。

    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他要为父亲报仇,同时又不想简然受到伤害。

    v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