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爸,对不起!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1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523章:爸,对不起!

    “哥,到底怎么了?”简然急得拍了拍萧擎河的脸,才发现他在发高烧。

    萧擎河的额头、脸、身体……温度都高得烫手,吓了简然一跳。

    “爸,是我没有用……是我不好……我救不了然然……”迷糊中,萧擎河呜咽着,断断续续说着一些话。

    “哥,在说什么呢?”简然抬起他的脚,让他平躺在沙发上,“哥,别怕,我马上让医生来给看看。”

    都说病来如山倒,不管平常多么健康的一个人,但是只要生病了,爬都不起来了。

    简然赶紧打电话叫来家庭医生帮萧擎河看看情况。

    医生赶到之后,用手探了探萧擎河的体温,便立即决定给萧擎河打一针。

    因为萧擎河这个病来得太突然又太猛,一针扎下去也只能暂时缓解一下萧擎河的情况,作用也不大。

    打完针之后,医生立即给萧擎河挂了吊针。

    “医生,我哥的情况怎么样?”简然心急地问道。

    医生说:“萧先生是郁结成气,胸腔里堵着一口怨气,发泄不出来,所以气急攻心,一下子就病倒了。”

    简然追问:“那他会有大问题么?”

    医生安慰道:“太太放心,这个问题不会太严重。我先给他打两瓶吊针,等他醒来时身体的情况就会好很多。至于心里的状况,那就要多劝劝他了。”

    简然还想问医生,萧擎河心里是一个什么状况,但是一想,这个医生还真看不了心理问题。

    她家的这位哥哥就是著名的心理大师,可惜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医生都只能治得了别人,而治不了自己。

    简然也不知道她家的哥哥到底是怎么了?

    萧擎河挂吊针时,简然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他。

    “哥,到底怎么了?心里有事就说出来啊。不能对别人说,难道还不能对的妹妹我说么?”

    她是他的亲妹妹啊,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一个人了,他有事就应该找她解决的。

    “爸,是我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对不起……”迷糊着,萧擎河喊着父亲,眼泪从他的眼角滚落。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以前简然别说看到萧擎河流眼泪,就连他狼狈的模样她都没有看到过。

    在她面前,萧擎河一直保持着高大英俊帅气的形象。

    他常常说,他是兄长,在妹妹的面前,他一定要保持兄长应该有的风度,一定不能给妹妹留下不好的印象。

    所以,简然每每看到萧擎河的时候,他总是那么意气风发,仿佛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今天萧擎河不仅没有保持着往日的形象,甚至迷迷糊糊地流着眼泪,看得简然心中一酸,也差得流下泪来。

    萧擎河一直都处于懵懂状态,嘴里来来回回就说着那么一句话。

    简然一把抓住萧擎河的手:“哥,到底怎么了?”

    他们的父亲过世多年,他们的心里都放下了,简然不知道萧擎河怎么突然那么想念父亲?

    “爸,对不起……我救不了……我救不了然然……”萧擎河神色痛苦地说着。

    “哥……”简然很想给他一巴掌,把他打醒啊。

    “爸,快跑,快跑……然然快跑……秦越……走开……”萧擎河越说越小声,最后几个字如同蚊鸣一般,简然并没有听清楚。

    她猜想,她的哥哥一定是在做恶梦吧。

    他可能梦到了多年不见的父亲。

    想到当年父亲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丢下他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么多年来,他都是一个人一步一步坚挺着走过来的。

    简然没有再吭声,只是握紧了萧擎河的手,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们没有父母了,但是他还有她这个妹妹。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他需要她,她一定在他的身边,就像今天一样。

    ……

    下午五点,小然然从幼儿园准时回来了,一听香秀阿姨说舅舅又来家里作客了,小然然兴奋得自己蹦蹦地上楼。

    “舅舅!”她推开客房的门,先探出小脑袋望了望,一看就看到舅舅在扎针。

    “然宝宝回来了。”简然回头,对小然然笑了笑。

    “妈妈,舅舅生病了么?”小然然走过来,一头扎到妈妈的怀里,很是心疼地嘟了嘟小嘴。

    “舅舅生病了,不过很快就能好起来。”简然将小然然抱起来,捏捏她的脸蛋儿,“然然在这里陪着舅舅的话,舅舅会好得更快哟。”

    “妈妈,然然帮舅舅呼呼,呼呼舅舅就不疼了。”在小然然的心里,呼呼大法可是最有效的灵丹妙药,不管什么样的病痛只要呼呼两下就能好。

    “好呀!那然然帮舅舅呼呼,让舅舅快点醒过来。”简然将小然然放到萧擎河的身边,特别注意没让小然然碰到吊瓶针头。

    小然然弯腰,对着萧擎河扎着针头的手呼呼吐了几口气,而后眨巴着她漂亮的大眼睛观察着萧擎河的反应。

    “小然然……”萧擎河睁开眼睛,对着小然然虚弱一笑,“然宝宝,舅舅没有力气,今天抱不动,改天再抱哟。”

    小然然奶声奶气地问道:“舅舅,还会疼么?”

    萧擎河摇头:“有然然帮舅舅呼呼,舅舅就不疼了。”

    在换第二瓶吊瓶的时候,萧擎河就醒了,但是他的内心很不平静,更不知道应不应该让简然知道父亲的事情,所以他都在装睡。

    这会儿小然然给他呼呼,他原本还是想要装睡的,可是又不忍心看到小然然失望的眼神,所以他醒了。

    简然也是知道他早就醒过来了,他不愿意说话,简然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

    “然然再帮舅舅呼呼!”嗯,听到舅舅说呼呼就不疼了,小然然觉得自己帮上了大忙,挥舞着小手可开心了。

    萧擎河抬起另一只没有扎针的手,轻轻地揉了揉小然然的头,心中又开始挣扎了。

    如果他坚持找秦越为父亲报仇,那么小然然一定会知道她最崇拜的爸爸是一个杀人凶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