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杀人照片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4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527章:杀人照片

    嗡嗡——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秦越立即拿起手机查看。

    手机提示有收到新的邮件,秦越快速打开邮件APP,点开最新一封邮件。

    点开之后,便看到几张照片。

    几张静态照片,放在一起看就成了动态照片,记录下了萧远峰被杀害的过程。

    几张照片极其血腥,恍惚间秦越似乎都能感觉到凶手一刀刀刺在萧远峰身上的力道。

    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秦越微微眯眼,紧握拳头,手指的骨节握得卡卡作响。

    这一群丧心病狂的东西,他们最好祈求,别让他找到他们。

    秦越刚刚看完邮件,刘庸的电话也打进来了。

    秦越下意识看了一眼简然和小然然,看她们母女二人睡得好好的,他翻身下床来到阳台才接通电话:“说。”

    刘庸说:“秦总,萧老的事情,凶手直指京都姓许的。但是指证他杀人的证据破洞百出,一看就知道是有人伪造的证据。”

    秦越微眯着眼看着漆黑的远方,冷冷启口:“那就继续查,直到把真凶给我揪出来为止。哪怕是把整个江北给我翻过来,也要找到。”

    此时此刻,秦越并不知道真正的凶手想要栽赃嫁祸的人,并不是远在京都的许先生,而是他。

    ——秦越!

    ……

    黑夜,向来是干龌龊勾当的好时机。

    凌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从江北市中心区出发一路向南,飞速奔驰。

    面包车开了大概两个小时,到达与临市交界处的一座梧景山脚下才减速行驶。

    梧景山位于江北市最南端,三面环海,是江北市第二高山。

    山上多座山峰错落有致,山势雄伟壮观,由于未开发,所以鲜少有人来到此处。

    就算是有,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前来探险的驴友,平时别说是人,就是鬼影子也见不到一个。

    破旧的面包车停下之后,车里出来两名高大健壮全幅武装的男子,他们先四处望了望,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他们从面包车尾拖出一具尸体。

    尸体全身赤裸,并且是面部朝下,看不清楚他具体长什么模样,只能大概分辨得出,尸体是一名男性。

    黑暗中,两名男子一句话没有说,非常有默契地抬着尸体就往山上走去,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已经走到山林深处,两名男子才停下来。

    他们拖开几枝大的枯枝,再刨开一些杂草,一个早就挖好的坑出现在他们眼前。

    由此可见,他们并不是临时把这具尸体拖到这里来掩埋,而是早就做了万全的准备。

    挖好的坑出现之后,两人再将尸体抬起丢进坑里。

    这一次,他们将尸体丢下时,尸体的面部朝上,能够看清楚他的脸。

    虽然这张脸早已经失去血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但是五官轮廓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就是萧擎河在监控视频里看到绑架萧远峰的那两名男子中的一名。

    并且在萧远峰遇害后,萧擎河在秦越的身后,也看到了与这张脸一模一样的男子,所以萧擎河才更加确定,秦越就是杀害萧远峰的真正凶手。

    两名男子将尸体丢在坑里之后,他们又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翻出两瓶硫酸。

    两名男子一人拧开一瓶,将硫酸泼向尸体的脸上,让尸体在硫酸的腐蚀下,很快变得面目全非。就算有最先进的科技,恐怕也没有办法恢复他的容貌。

    做完这一切之后,两名男子不惊不慌地将尸体埋了,再将枯枝树叶铺在上面,抹掉他们留下的痕迹。

    短短的时间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谁也看不出这里不久前悄悄埋掉了一具尸体。

    做完这一切之后,两名男子原路返回。

    回到面包车上,驾驶面包车从另一条山路出发,过了十几分钟,他们来到一处悬崖处。

    两人下车看好地形,再回到车上,毁掉刹车,两人一起用力将车子从悬崖上推下,掉进海浪奔腾的大海里。

    几个小时里,两名男子一句话没有说,但是工作却配合得相当默契,看得出来,他们一定是受过专业的训练。

    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原路返回,而是从一旁的悬崖边上爬下去,坐上一辆飞驰而来的快艇快速离去。

    快艇跑远,只剩下海浪咆哮的声音,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翌日,小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

    萧擎河高烧退了,但是他还是不理会简然,简然跟他说话,他就当她是一个秀明的,着实让简然郁闷不已。

    刚开始看他是病号,简然还忍着让着他,但是越看他一幅大爷的样子,简然的火就不打一处来。

    她一把抢过萧擎河手中的水杯,怒道:“萧擎河,对我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别板着一张脸给我看。”

    萧擎河别开头,不看她,不说话。

    简然又凑到他眼前去:“萧擎河,我让有什么不满的说出来,听不到么?”

    被简然缠着,萧擎河也急了,火大地吼回去:“是不是要让我告诉,我们的父亲被人杀害了,才高兴?”

    萧擎河吼这一声,声间嘶哑得让人心疼,再配上他憔悴的表情,仿佛他刚刚从地狱逃身出来,简然看着,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萧擎河瞪着她,半晌后说道:“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

    简然抿了抿唇:“哥,爸已经过世多年,害他的人已经死了,也别把那件事情放在心上。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我们还得好好过下去不是。”

    萧擎河指着门口:“我让出去。”

    简然起身,走了两步,又回头说道:“我知道是病号,但是我也是担心。我是的亲妹妹,有什么心事,跟我说。我能帮的话……”

    “帮不了我。”萧擎河无奈又凄凉地笑了,笑得眼泪从他的眼角滚落,“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失去父亲的痛,他只能藏在心里,都不能找凶手报仇。

    “哥……”

    “出去,让我一个静静。”他需要一个人好好静静,好好想想,或许他能想到怎么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