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简然听到真相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99

人气小说:末日天尊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超武升级文明的天梯墨子传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第529章:简然听到真相

    照片中,秦越戴着他常戴的金框眼镜,穿着白色衬衫,神情是惯有的高贵优雅。

    哪怕那个时候他体内的HDR毒素没有清除,眼睛根本看不见,但是他的表现却没有人发现他是看不见的。

    照片中的小然然小手拉着烈哥哥送给她的链子,笑得非常可爱,看了就让人忍不住想咬她一口。

    当然还有她,因为担心秦越看不见,那一整天她的目光都没怎么离开过他,所以这张照片拍出来时,她的目光就定在秦越的身上了。

    照片刚出来的时候,秦小宝还开玩笑说:“要是只看这张照片的话,一定会以为嫂子在暗木头哥哥。”

    当时被秦小宝一笑,简然想要把这张照片藏起来的,但是却被秦越抢走了,后来照片就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

    哼哼哼——

    她家的秦先生真是不改他高冷又闷骚的本性啊。

    简然忍不住就伸出手指戳了戳秦越的脸:“哼哼……就知道喜欢我的,却从来不告诉我。”

    说真的,她家的秦先生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给她说过一次情话,比如他喜欢她之类的。

    还好她也不是喜欢甜言蜜语之人,知道她家的秦先生心里装着她就好了。

    简然把照框拿近,凑到照片中秦越的脸上亲了下:“秦先生,我悄悄告诉哦,其实我是真的好喜欢。”

    就是因为好喜欢好喜欢他,所以才没有办法掩饰自己的眼神,才会被别人偷拍到。

    他知道她有多喜欢他么?

    他应该不知道吧。

    简然红着脸蛋儿想了想,她家的秦先生情商很低,应该看不出来她有多喜欢他,改天她一定要亲口告诉他。

    时间就在简然想着如何跟她家秦先生告白时一分一秒过去,想得简然都快要睡着了,但是秦越还没有结束会议。

    可能是怀孕的原因,简然最近一段时间能特别能睡,晚上早早入睡,早上也起不来。

    她不仅能睡,还能吃,吃得特别多,昨天晚上秦越就抚着她的小腹叫她小胖猪。

    哼——

    他叫她小胖猪,一定是嫌弃她长胖了。

    可是她会长胖也不能怪她自己啊,都是秦越把她照顾得太周到了,让她吃得好睡得好,日子过得无忧无虑的,她当然会变成小胖猪了。

    不过反正她家的秦先生也不会嫌弃她,变成小胖猪就小胖猪吧,想睡就先睡一会儿吧。

    因为天气有一些凉,趴在桌上睡容易着凉,反正办公室里侧就有一间非常大的休息室,简然准备去躺一会儿。

    简然躺在被窝里,拉起被子盖住自己。

    被子上全是熟悉的秦越的阳刚气息,简然贪婪地吸了两口,想象秦越就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刚刚闭上眼睛,还没有睡着,外面办公室传来声音,看来是总裁大大的会议结束了。

    简然立即坐起来,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打算先看看办公室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出去。

    简然拉开门,从门缝里看出去,看到秦越走到办公桌前将手里的文件重重甩到办公桌上,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他的眉头紧蹙,眉目之间似乎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

    秦越怎么了?

    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么?

    看到他这幅模样,简然的心都揪到一块了。

    他那么忙那么累那么辛苦,但是她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他。

    不仅工作上帮不上他的忙,他还要在生活中照顾她。

    她跟他说过几次,在生活中她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不用他忙里忙外,但是秦越就是不放心。

    他常常对她说,照顾她们母女二人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觉累。

    简然心疼得咬了咬唇,正想要推门出去劝劝他,刘庸敲门进来了。

    刘庸递给秦越一份文件,小心翼翼道:“秦总,萧擎河的家里装过监控,萧老被杀的那天晚上,监控摄像应该记录了萧老被人绑架的过程。”

    秦越目光冷冷地看向刘庸,刘庸立即补充:“萧擎河手中握有萧老被人绑架的最直接的证据,但是他没有交出来。”

    “萧擎河有萧远峰被人绑架的证据,拿着那个证据就能找到杀害萧远峰的凶手,但是他却没把证据交出来。”秦越重复着萧远峰的话。

    他推了推眼镜框,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想不出萧擎河为什么会把那么重要的证据藏起来。

    刘庸又说:“秦总,萧老被杀一事的风声还没有压下去。也不是没有压下去,似乎有人在背后故意放一些骇人听闻的消息。今天很多人就在传,死者的头被割,身首异处。”

    “去忙的事情,视频我会让萧擎河交出来。去把这些谣言的根源找到,阻止事件再扩散下去。”

    秦越正说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休息室那边有人影晃动。

    他回头一看,便看到简然站在门口,她瞪大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简——”秦越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语塞得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他不知道简然听到多少,他不知道简然会想到什么,他……一想到简然会因为知道萧远峰的事情伤心难过,秦越的心就有些急躁了。

    他的眸子里染上腥红的颜色,目光阴鸷骇人。

    该死的!

    简然什么时候来,秘书怎么没有说?

    刘庸知道大事不妙,立即退出办公室,把空间留给他们夫妻二人,同时他要去找那名没有通报他们的秘书算账。

    “秦越,们刚刚在说什么?”

    从听到他们的对话开始,简然就懵了慌了乱了,这会儿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一定是假的,她刚刚听到的消息一定是假的。

    她的父亲萧远峰已经过世二十多年了,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杀人事件一定跟她的父亲没有关系的。

    是的,一定没有关系的。

    简然的内心在不停地这样告诉她。

    可是她又明白,是她自己在自欺欺人。

    如果他们刚刚说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秦越看到她的时候,不会是这样一幅表情。

    可是她还是抱着渺小的希望开口问他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