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迟到了二十几年的呼唤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至尊重生吃神

    第530章:迟到了二十几年的呼唤

    简然多希望秦越对她说:“简然,不是的,事情不是想的那个样子。”

    可是她没有等到他这样告诉她。

    秦越注视着她,眸光中波涛汹涌,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却又不知道跟她说什么。

    半响,他才走到她的身边,用力将她拥进怀里,力气大得仿佛用尽了他身体的所有力量。

    他埋头在她的耳边,低沉沙哑地说道:“简然,还怀着孩子,不能动怒,不能情绪激动……明不明白?”

    简然忽然笑了,笑得有些无奈与凄凉:“孩子是我们的,我会好好保护他……但是,秦越,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有自己的行为能力,我有自己的思想,我有权知道真相,没权替我做决定。”

    是!

    她是应该知道真相,可是他担心她接受不了真相,一时控制不住情绪会伤害到她和孩子。

    他的担心,她是否明白?

    简然看着他,他注视着简然,两个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打破沉默,他们都认为对方一定能够懂自己。

    许久之后,秦越率先开口:“我什么都告诉,但是要答应我,不能激动……腹中宝宝还小,受不得刺激。”

    比起简然腹中的孩子,秦越担心简然更多一些,但是他两次提到的都是孩子,那是因为简然在乎孩子。

    他相信,为了孩子,简然一定能够坚强,一定能撑下去。

    “我知道。”简然点头,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下意识握紧,透露了她的紧张。

    虽然紧张,但是她还不至于那般脆弱,一个真相就能令她的保不住孩子。

    看着简然的神情还算平静,秦越改扶着她的肩:“是,萧老二十年前没有去世,他命大捡回一条命,但是前天晚上他被人从萧擎河的家里绑走,被人杀害了。”

    “他还活着?他在萧擎河的家里?他什么时候在萧擎河的家里的?为什么们都不告诉我?”

    简然咬了咬唇,忍着急欲夺眶而出的眼泪。

    她的父亲,就在萧擎河的家里啊……前几天她还去萧擎河的家里吃过饭,还吃到了只有母亲才能做得出那种味道的京酱肉丝。

    只有母亲才能做得出那种味道的京酱肉丝……简然的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难道说那道菜不是萧擎河做的,其实是她的父亲萧远峰做的么?

    那么,她在萧擎河家里的时候,父亲是不是也在?

    他们父女同处一间房间,可能就隔着一堵墙,但是她却没有见到他,他就被人杀害了。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她的父亲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些人还要将他置于死地?

    以前是顾家、简正天和沈文渊想要除掉父亲,可是他们败的败,死的死,根本不能再拿父亲怎样。

    除了他们,又还有谁容不得父亲活在这个世上?

    “因为他不希望看到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样子。因为他爱,他想在的心目中保持最完美的父亲形象。只要能够看到,远远地看一眼,他也满足了。”

    秦越几乎吼了起来,亦是他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如此大声跟简然说话。

    “就是因为爱我,所以什么都不告诉我……可是们从来都不问问我,又怎么知道,什么对于我来说,才是最好的?”

    他们都不知道,不管父亲变成什么样子,父亲在她的心目中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

    可是他们所有人没有问过她,便替她做出了决定,让她跟自己的亲生父亲离得那么近,却无缘见一面。

    父亲甚至没有听到她这个女儿喊他一声——爸爸!

    二十几年前,父亲遭受车祸命大没有死,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现身,可想而知他这些年一定过得不好。

    他活得那么辛苦,却连自己一心想要认回的女儿都没能好好见上一面时,却又遭遇了意外。

    越想,简然的心揪得越紧:“为什么?们为什么都不问问我?”

    简然不想哭的,但是眼泪却止不住往外涌,仿佛是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秦越捏住她的肩头:“简然,别激动!”

    简然摇了摇头,抹了一把泪:“我没有激动。再继续说,把我不知道的事情通通告诉我。”

    “先冷静,想知道什么,我改天慢慢告诉。”秦越看得出来,简然的承受力已到边缘,他不能再刺激她。

    “告诉我,我要知道,我一定知道的。”简然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努力平复情绪。

    简然坚持,秦越便把萧远峰的事情大概说了,当然他特地隐瞒了萧远峰绑架过秦小宝一事。

    在简然的心里,她的父亲一直是一名英雄,是一名顶天立地的男人,他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尤其是伤害无辜的人。

    ……

    简然见到了萧远峰的尸体,场面跟多年前在京都见到母亲的尸体时是一样的。

    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可恶事,这辈子双亲才会那样惨烈地离开她。

    她见到他们最后一面都是在殡仪馆,他们都是躺在冰冷的冷冻格里。

    冰格里的父亲,脸上有火烧过的痕迹,也有新留下的刀伤,完全看不出来他的原本面目。

    看着看着,简然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忽然就断了,她扑通一声跪在萧远峰的冰棺前,费尽心力才喊出一个字——爸!

    这个称呼,在她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后,她就渴望着,希望有一天能见到父亲,能够唤他一声爸。

    如今机会来了,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场面。

    父亲是真正离开了这个世界,无论她怎么唤他,他都听不到她的声音。

    “简然——”秦越担心道。

    “我没事,我也不会有事的。”她怎么能有事呢,父亲在世的时候她没有好好照顾父亲,父亲过世,她不能再让父亲担心。

    她知道的,父亲一定在天上看着她,父亲一定希望她过得好好的,所以她会和哥哥一起,好好活下去,绝对不会让父亲操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