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入土为安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653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第531章:入土为安

    说是没有事,但是得知自己的亲生父亲被人那样残忍杀害,谁又能真正做到无动于衷。

    还好,简然有秦越。

    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秦越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做她最坚实的靠山。

    简然难过归难过,但是她也比较理性。

    因为她知道她难过,秦越会为她担心。

    父亲在天有灵的话,也不愿意看到她伤心难过,所以她告诉自己必须坚强,必须要好好的。

    回家的途中,哭累的简然趴在秦越的怀里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睡得极不安稳,睡着的时候身体时不时抽搐着,看得出来,她很伤心很难过,连睡梦里也不安稳。

    秦越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哄孩子一样安慰着她。

    他费尽心思想要瞒着她,没有想到她却是从他这里把萧远峰过世的消息听了去。

    以前她没有等他下班的经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跑到他的办公室等他下班。

    于是,萧远峰被杀一事就这么毫无预兆摆在了她的眼前。

    简然一点准备都没有,父亲没有去世却又被人残害的消息,那么赤裸裸地撞击着她的心灵。

    那一刻,她的内心有多痛苦,秦越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能理解又能怎样,他又不能替她去疼。

    他说过,要好好保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丝毫伤害,可是还是让她受到了伤害。

    想着这些,秦越搂着简然的力道不自觉地紧了一些,恨得不得自己能够想办法让萧远峰复活,回到简然身边。

    回到家时,简然还没有醒,秦越先下车,动作轻柔地将她抱起来,刚走几步,萧擎河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把她怎么了?”萧擎河瞟了一眼秦越怀里眼睛红肿的简然,抬头看着秦越,怒气腾腾地问道。

    “她知道了。”秦越冷静地回了一声,侧身绕过萧擎河继续往前走。

    “她知道什么了?”萧擎河回头,一把抓住秦越的肩头,阴沉沉地说道,“秦越,把话说清楚再走。”

    要挣脱开萧擎河,秦越很轻易就能做到,但是他的怀里抱着熟睡的简然,他不想吵醒她。

    “把手拿开!”秦越看他一眼,眸光冷冽而骇人。

    “秦越,要是敢伤她一根头发丝,我非杀了。”萧擎河握了握拳头,紧抓着秦越不放。

    对秦越的猜忌以及愤怒蒙蔽了萧擎河的双眼,现在的他怎么看秦越怎么都觉得秦越不是好人。

    这两天他总是在想,秦越面具下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一旦揭开他的面具,他的面具下会是怎样让人无法接受的龌龊?

    “萧擎河!”秦越低声吼道。

    “秦越,把她交给我。”萧擎河怒声道。

    萧擎河不知道简然为什么哭,作为简然的哥哥,他要保护妹妹。并且他记得父亲的临终遗言,让他从秦越手里把简然救出来。

    现在他的内心认定了秦越是坏人,所以一看到简然伤心,他会不由自主地认为是秦越欺负了她。

    他们两人的争吵,让秦越怀里的简然蹙了蹙眉头,她轻轻眨了眨眼,醒了:“们两个人怎么了?要吵架么?”

    看到萧擎河,她又想到了过世的父亲,也明白了萧擎河昨天发高烧时为什么会哭着喊对不起父亲了。

    父亲就在家里,却被人绑走杀害,他有多么自责,简然也是能够体会到的。

    想着想着,简然的眼眶又红了:“哥……”

    “然然,没事吧?秦越有没有对怎么样?”看到简然的眼眶一红,萧擎河急了,伸手就想把简然抢过来。

    秦越的动作更快,一侧身就避开了萧擎河伸来的手,稳稳地将简然放在地上。

    “哥,我没事。”简然摇了摇头,又道,“父亲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都知道了?”萧擎河看看简然,又看看向秦越,再看向简然,“秦越都给说了什么?”

    他能肯定,秦越一定编了假话欺骗简然。

    那个骗子,让他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简然,他倒是先说了。

    这么说来,秦越这么做的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抢占先机,先给简然灌入他所谓的真相,到时候简然就不会相信真正的真相。

    这一步棋子,秦越走得很好。

    简然走向萧擎河,握住他的手:“哥,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跟我说,不能再瞒着我,不能一个人忍受痛苦。我是的亲妹妹,如果有事都不跟我说,那么还能跟谁说?”

    萧擎河抱了抱简然:“父亲在世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他。”

    “我刚刚看过他了。”简然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哥,不管怎样,我们先让父亲入土为安吧。”

    萧擎河是典型的妹控,简然说什么他都听,并且他也认为应该先让父亲入土为安。

    萧远峰生前跟萧擎河说起过,想要回京都去看看,所以他们兄妹二人带着萧远峰的骨灰盒飞到了京都。

    并且萧擎河主动提出,把萧远峰葬在简然母亲的旁边,他们二人生不能在一起,死了能做一个伴。

    至于他自己的母亲,就让原来的那个他们以为是萧远峰的那付尸骨陪伴在她的身边。

    看着新竖立起来的墓碑,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几个大字——父亲萧远峰之墓。

    简然的心还是会痛。

    不是剧烈的疼痛,而是像有虫子在咬他们一般,一丝一丝侵入骨髓般的疼痛。

    “爸、妈……”

    简然强忍了许久,但是在开口叫出父母二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的母亲,心心念了一辈子,到死都不敢提起他的名字的男人,终于来到了她的身边。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青梅竹马的一对人,被简正天那个禽兽破坏了他们的一切,从此让他们的生命轨迹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在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世之后,简然不止一次幻想过。

    如果简正天没有对母亲做那些可恶的事情,那么父亲和母亲的命运将会完全不同。

    母亲会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为心爱的男人生儿育女,平凡幸福地过完一生,而不是过着整日被无情的丈夫毒打,以泪洗面的日子。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已成为过去,她的母亲和父亲终于在一起了。

    并且是永远在一起,谁也没有办法将他们分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