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把视频交出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532章:把视频交出来

    就在简然伤心难过时,一只厚实温暖的大掌及时搂住了她的腰,将她轻轻往怀里一带:“想哭,就大声哭出来。”

    简然也不想强行忍着,埋头在秦越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她就任性一次,哭过之后,再好好过日子。

    秦越是太不了解女人哭起来有多厉害,至少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他家的女人哭起来能有这么厉害——足足哭了半个小时之久。

    并且简然放开了哭,那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他不能劝,只能眼睁睁看着简然哭成一只大花猫。

    哭痛快了,简然在秦越的衬衫上抹干眼泪,抬起头来,眨眨红肿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如果我抓到杀害父亲的凶手,会怎么做?”

    她正想对秦越说什么,耳畔冷不丁地传来萧擎河的声音,简然侧头便看到他阴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当然是要为父亲报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简然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不管凶手是谁?”萧擎河追问道。

    “当然!”简然不认为这件事情还存在分歧。

    “找凶手的事情,我让人去办了,很快就会有消息。这件事情,我去办就好。”秦越并不想简然参合到这些血腥的事情当中。

    “那我们兄妹二人要多谢秦大总裁了。”萧擎河阴阳怪气地说道,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父亲刚刚遇害,我哥的心里不痛快,别跟他计较。”萧擎河处处针对秦越,简然还是看得出来。

    “不会。”因为萧擎河是简然的兄长,秦越不会跟他计较,要是换作是别人……还真没有别的什么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嚣张。

    秦越揉揉她的头:“山上风大,我们先回去。”

    京都的天气不比江北,江北十月的天气正是一年之中气候最好过的日子,但是京都的天气却很冷了,寒风吹在脸上刺骨无比。

    “冷么?”简然这时才注意到,这么冷的天气,秦越仍然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好像都不冷的。

    “有点。”他说。

    简然动手就想把外套脱下来给他穿,但是却被秦越一把抓住手,他牵着她站到简然父母的墓碑前,掷地有声地说道:“岳父、岳母,简然有我照顾,们放心。”

    以前,秦越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承诺,这是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

    简然交由他照顾,他们二老可以放心离开了。

    ……

    他们是悄悄来京,安葬了萧远峰之后,又第一时间赶回了江北。

    到达江北机场,时间是下午四点多,还是上班时间。

    刘庸带着人接机,刚刚碰面就有大量的工作需要秦越处理,于是秦越就被他的人围着报告情况了,简然和萧擎河被挤在了圈外。

    萧擎河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刘庸身后的那名手下。

    他拉住简然,指了指那名男子,道:“简然,有没有见过那个人?”

    简然点头:“经常看到。”

    简然很少接触秦越手底下办事的那些人,但是她也有用心观察,凡是在秦越的身边露过脸的,简然多少有些印象。

    萧擎河指的那名男子,简然在秦越的身边见过好几次,没有交谈过,但是她记住了那张脸。

    萧擎河又说:“那人是秦越的手下,就是替秦越办事的,这点是不是可以肯定?”

    “当然啊!”简然回答得非常肯定。

    秦越手下那些人,很多都是跟在他身边多年,个个忠心耿耿帮他做事,绝对不会有异心。

    当然也有像许惠仪那样的例外,不过那种意外情况一次就足够给秦越提醒了。

    以秦越的个性和能力,被人背叛一次就够了,他绝对不会再让有异心的人在他的身边替他办事。

    简然又说:“哥,到底想问什么?”

    “没事。”萧擎河不想多说,迈步走了。

    简然看着他的背影,腹诽道:“这人到底是怎么了?是近两天总是奇奇怪怪的。”

    “简然,公司有些事情要忙,我让司机先送们回家。”盛天的事情要忙,查找凶手的事情要忙,秦越抽不出身陪简然。

    “去忙的,别管我。”简然很能理解秦越的工作,她会尽量不给他添麻烦。

    回去的路上,萧擎河一直没有说话,侧头闷闷地看着车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简然扯了扯萧擎河的衣袖:“哥,父亲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太伤心,我们一起努力找到凶手,将他绳之以法。”

    萧擎河无力叹道:“找到凶手又能如何?”

    凶手就在他们的身边,是简然每个晚上同床共枕的男人,但是他们能把秦越怎么样?

    看到萧擎河如此消极,简然很生气:“说找到凶手能如何?当然是让凶手偿命。”

    “要是真那么简单就好了。”要是真能那么轻易就让秦越偿命,他也不会纠结这么久,纠结着到底要怎么办。

    “哥,知道凶手是谁对不对?家里有监控,看到了是谁绑架走父亲的,是不是?”简然想起来了,那天刘庸说过萧擎河手中屋中装有监控摄像。

    “谁告诉我家里装了监控?”萧擎河心中微微一惊,难道是秦越让简然来探他的口风的?

    “我无意间听到秦越他们说的。”简然不知道萧擎河的心思,自然是实话实说。

    果然啊,果然是秦越!

    萧擎河冷哼一声,又听得简然说:“哥,把视频拿出来给秦越的人看看,我们大家一起找凶手。”

    虽然不该事事麻烦秦越,但是简然又清楚,让秦越的手下帮他们找凶手,找得到的几率大得多。

    “是秦越让来问我要视频?”萧擎河紧紧握了握拳头。

    他就知道秦越把父亲的事情告诉简然有用意,原来是秦越是知道他手中有证据,所以秦越先把事情告诉简然,再把简然派出来问他要证据。

    一旦证据被秦越拿走,那么就算他指证秦越是凶手,简然也不会相信,谁都不会相信。

    秦越那只狐狸,果然狡猾无比,事事都布置得天衣无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