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旧友相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8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534章:旧友相见

    听到这道轻扬的声音,萧擎河微微一愣,很快便想到了对方是谁:“原来是小子。这么多年不见,现在在哪儿发财呢?”

    电话那边的人说:“上个礼拜刚回国,听同学们说也在江北,于是打个电话问问,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在江北?”萧擎河很吃惊。

    “我在江北很奇怪?出来吧,我们酒吧街见。”

    “好!”

    萧擎河一口应下了,正好他需要避开简然的追问,也要认真想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

    酒精这个东西,有时候它真是一个好玩意儿,它可以麻醉的神经,让人暂时把不好的事情通通忘记掉。

    “停车。”他让司机停车放他下去。

    “要去哪儿?”简然还没有拿到视频,不是很想让他走,但是又知道自己管不住他。

    “约了老同学见面,晚上我可能不回去了,也别等我。”萧擎河也不看简然,下了车,甩上车门就走了。

    简然回头看萧擎河上了一辆出租车,想了想:“魏叔,麻烦调头,我们跟去看看。”

    萧擎河这几天的状况不对,她一定要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能让他这样下去。

    ……

    对方约萧擎河见面的地点是江北著名的酒巴街,这条街上有各色各样的小酒吧。

    酒吧的门面很小,但是品种繁多,经营酒吧的人员也是来自世界各地,各种肤色的都有,想看什么样类型的美女都有。

    萧擎河曾在外留学多年,知识渊博,见谅也广,同样也学会了西方人相对比较开放的性格。

    夜店、酒吧这些地方,以前在外留学时萧擎河常常去,约几个同学一起出去喝喝小酒,看上对眼的姑娘勾搭一下,要是对方愿意,晚上一起过夜是常有的事情。

    以前他常常说,人生在世不过短短几十年,要及时行乐,世界上那么多漂亮的妞,能多睡两个是两个。

    可是慢慢发现,再多的欢乐也只是肉体的,每次事后,他的精神都会无比的空虚。

    慢慢地泡酒吧夜店的时间长了,也有可能是年纪稍微大了,他开始对以前那种放浪形骸的生活感觉到厌倦,

    他也会渴望身边能够有一个嘘寒问暖之人,有一个懂得他的人,两人相互扶持,携手一生。

    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遇到自己想要过一生的女人,亦或许是每看到一个女人时,他总能在第一时间看穿别人的想法。

    当一个女人脑子里所想的都清清楚楚地摆在她的面前的时候,他也再没有心思去追求对方。

    恍神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萧擎河以为出租车才只过了一个红绿灯,出租车司机却告诉他到酒吧街了。

    付了车费下车,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已经开始忙碌的店家,心中说不出是怎样的感受。

    “老萧,这里!”

    不远处,一名高大帅气的男人朝萧擎河挥挥手。

    “叶大少,好久不见!”

    萧擎河看到了他,笑着向他走去,两人击了一掌,是他们认识多年惯有的打招呼的方式。

    萧擎河笑着说:“想不到啊,这么多年不见,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帅气逼人,看来又有一帮迷妹要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叶大少说:“说来惭愧,不知道是不是喜欢我的迷妹太多了,不知不觉光棍了这么多年。”

    “不急不急,还有人陪着。”

    “不过说起帅气,我可比不过慕之。”说到秦越,叶大少也是一脸羡慕,“当年我们几个人一起出现时,哪一次女人的目光不是先看到他。只是他的性子冷淡,不爱说话,女生在他那边热脸贴了冷屁股,只好到我们这边找安慰了。”

    忽然提到秦越,萧擎河的脸色蓦地一沉,并没有接话。

    “怎么了?和慕之闹矛盾了?”

    “我怎么敢跟他闹矛盾。”萧擎河冷哼一声,又说,“他身为盛天集团的当家人,我跟他闹矛盾,他分分钟踩死我。”

    “到底怎么了?”叶大少一巴掌拍在萧擎河的肩头,“别说们之间没有事,我们同学几年,要是真没有事,能用这语气说他?”

    “约我出来,别总跟我提他。”萧擎河往前走,道,“我们几年没见了,多喝两杯,不醉不归。”

    “走吧。不醉不归。”萧擎河不愿意多说,叶大少也不再追问。

    因为他知道,萧擎河现在不说,一会儿喝了酒肯定得说。

    “不过,怎么突然回国了?”萧擎河回头看他一眼,问,“我记得小子说过,绝对不会回国接手父亲的产业。”

    “身在我这样的家庭,有很多的逼不得已。我要是不回来,就只能看着二房的儿子接手。我倒是可以不回这个家,但是我的母亲不行。她这辈子认定了叶老头,生是叶老头的人、死是叶老头的死人,哪怕叶老头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但是她对叶老头的心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说起自家说不清的家事,叶大少没有一丝难过的表情,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

    “是啊,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萧擎河再次长叹一声,“我们每个人都是活在别人的愿望里。”

    人就是这样子,总是看到别人光鲜亮丽的那面,总是认为别人过得比自己好,殊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虽然小子父母过世得早,但是这些年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有人管得着。”

    “不提家事了。喝酒喝酒。”父亲的事情,萧擎河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迈步进了一家酒吧,叶大少紧随其后。

    不过就在他进入酒吧之时,忽然停步回头看向路边,他的目光正与坐在车子里看着他们的简然撞在一起。

    简然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她了,反正他的目光看过来时,她浑身都不舒服,哪怕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跟萧擎河进了酒吧。

    简然拍拍胸口,压压惊,那个Henry真是一个瘟神啊,总是出现在跟她相关的人身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