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把一切都告诉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544章:把一切都告诉

    “简然!”秦越拍着简然的背,沉沉叫着她的名字,“没有人能够伤害到我,不要为我担心。”

    “可是……”简然不知道怎么跟秦越说。

    她相信秦越不会做出伤害父亲的事情,但是他又无法解释那个视频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只有找到萧擎河才能明白事情的原委。

    “没有什么可是。”秦越揉揉她的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亲,“相信我,先去睡一觉,睡醒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几天简然忙着打理领养小泽的事情,秦越猜想她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就好了。

    “嗯。”简然乖乖地点了点头。

    秦越一把将她抱起,大步走进卧室,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床上:“先睡,我去洗个澡。”

    秦越起身要走,简然一把抓住了他,对上他担心的眼神,她又松开了手:“去洗吧,我先睡了。”

    这么晚了,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到秦越休息。

    “乖!”秦越揉揉她的头,才转身去浴室洗澡。

    简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明明很困却是怎么都睡不着,脑海里想来想去都是刚刚看的那个视频。

    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视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不想了,等明天醒来,去找萧擎河了解详情,她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绝对不能冤枉了秦越。

    没有多久,秦越洗澡出来,在简然的身旁躺下,他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腹部:“简然,不要担心。”

    简然挤到秦越的怀里,脑袋在他的胸前蹭了蹭:“秦越,我们会一直好好的吧。”

    她问得不太肯定,因为心里太慌乱了,明明选择相信秦越,可是还是会害怕。

    “会的。”秦越揽紧她,“睡吧。”

    这个晚上,在辗转反侧中终于天亮了。

    简然几乎一晚没睡,天亮了才有些许睡意。

    她没有睡好,秦越也没有睡好,但是秦越还要早起工作需要早起,简然可以再睡一会儿懒觉。

    多少年来,秦越习惯性早起坐在窗户边看报纸等简然醒来。

    今天简然天亮了才睡着,估计要中午才能醒,秦越便先起床去了公司,交待了香秀不要去吵简然,把饭备着,她醒来随时能吃。

    秦越并不知道,简然并未睡着,他刚刚踏出房间,简然便睁开了眼睛。

    没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她肯定是睡不着的。

    她必须联系萧擎河,找到他把事情问清楚。

    简然翻身起床找到手机,又拨打萧擎河的电话,和昨晚一样,又是打了好几次那边的人才接听。

    “然然,什么事?”萧擎河的语气态度好了很多,不过听声音就知道他是宿醉后未睡醒。

    “萧擎河,发给我的视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简然宁愿相信那个视频是别人做的假的,也不愿意相信秦越会是杀害他们父亲的幕后凶手。

    “什么视频?”萧擎河懒懒地翻了一个身,仍然处于半醒半梦之间,一时也想不起简然说的什么视频。

    简然生气道:“微信发给我的视频。”

    “微信视频?”萧擎河一听,急忙打开微信,翻到与简然的对话框,对话框里果然出现了一段视频。

    看到那段视频,他暗叫一声,完了!

    他喝醉酒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自己给简然发了微信,也不知道是怎么来到酒店的。

    电话那端的简然继续说道:“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需要知道真相。”

    “我……”既然事情已经被简然知道了,萧擎河也不想再瞒着。

    他决定,还是按照父亲的遗嘱办事,将简然和小然然一起救出来,远离秦越那个恶魔,她们母女二人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

    他深吸一口气,说:“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

    “我当然想要知道。我不想任何人替我做任何决定。”不管是怎样的真相,简然都要自己去面对。

    秦越替不了她,萧擎河也替不了她,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他们谁都不能替她做决定,不管是她的丈夫,还是她的哥哥。

    萧擎河又道:“那来我的住所,我慢慢跟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

    再次踏进萧擎河的家里,简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恍神间,她似乎能够看到他的父亲就在屋子里走动,在笑着唤她——然然。

    想着想着,简然就快要流泪了。

    萧擎河打断她,说道:“既然想知道,那么我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知道真相之后要怎么做,自己做决定,我不会干涉。”

    “好,说。把一切都告诉我,不要有任何的隐瞒。”简然咬了咬唇,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

    不管从萧擎河这里听到什么样的消息,她都必须冷静,只有冷静才能找得出破绽,才能为秦越洗脱冤屈。

    此时此刻,在简然的心里,她仍然是相信秦越的,相信秦越绝对不会伤害她的父亲。

    因为他没作案的动机。

    “还记不记得秦小宝被绑架,差点连命都没有了那件事情?”萧擎河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撞击着简然的耳膜。

    简然点头:“当然记得。但是现在还没有找到凶手。亦或许他们不愿意告诉我凶手是谁。”

    萧擎河继续道:“又还记得不记得,小然然生日收到的水晶鞋?还记不记得接到的匿名电话?”

    “记得。”那么吓人的事情,简然怎么可能会忘记。

    “这些事情都是一个人做的。”萧擎河叹息一声,看向简然,“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父亲,是他绑架了秦小宝,差点杀害了秦小宝,亦是他给自己的外孙女儿亲手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他经常给打匿名电话。”

    “哥,在说什么?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简然摇了摇头,她多么希望是自己听错了,一定是她听错了。

    她的父亲,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送小然然水晶鞋,给她打匿名电话,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简然也相信她的父亲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她绝对不相信她的父亲会绑架秦小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