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你真的了解秦越?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34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师道成圣大唐之最强帝王最强无敌熊孩子

    虽然秦小宝的亲爷爷沈文渊是罪大恶及,死有余辜,但是秦小宝是无辜的,她从来都没有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

    简然愿意相信她的父亲萧远峰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不会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

    可是她的相信,是那么的站不住脚,她的亲哥哥亲口告诉他父亲做过的那些事情。

    “父亲当年是被沈文渊等人陷害的,后来他便计划着找伤害他的凶手报仇。他的仇人沈文渊披着秦家老头子的身份,有权有势还有钱,父亲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他。这些年,父亲一直在想办法,眼看计划就要成功了,谁知道他要找的仇人是另外一个人伪装的。”

    “沈文渊被抓之后,又莫名死在了江北军区,父亲无法亲自报仇,积累了多年的仇恨与怨气找不到出口发泄,他找到了凶手的孙女儿秦小宝。并且父亲认为,当年沈文渊会将剖腹取子,也是跟秦小宝有关系,所以他一怒之下,绑架了秦小宝。”

    “他原本是想要杀掉秦小宝以泄心头之愤,但是当他看到秦小宝奄奄一息时,他最终没能下得了手,还是放了秦小宝一命。”

    “父亲放了秦小宝一马,秦小宝的伤也好了,但是父亲一直在自责,每天晚上睡着时会无数次惊醒。”说到这里,萧擎河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滚烫的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抹抹泪,又道:“然然,父亲知道他做错了,他愿意以命去偿还自己做的错事,愿意赔给秦小宝一条命。在偿命之前,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手术成功,能让自己用好好的样子与相认。”

    萧擎河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沉重地说着,每说一个字就像一颗子弹一样击在简然的心间。

    击碎了她的理智与她心中的美好。

    简然捂着耳朵摇着头,嘶哑地吼道:“不,不可能,不会的……爸爸不会伤害秦小宝的。”

    简然不愿意相信父亲会是绑架秦小宝的绑匪,因为一旦确认是父亲绑架了秦小宝,还将秦小宝伤得差点丢了性命,那么秦越就有了杀害父亲的动机。

    虽然秦小宝不是秦家的孩子,但是秦越对秦小宝的疼爱,一点都不比亲妹妹少。

    秦小宝是秦家人一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秦小宝受到伤害,他们谁也不会饶恕那个凶手。

    秦小宝被救回来之后,秦家人包括脾气火爆的战念北,他们谁都没有提起过秦小宝是被谁绑架的。

    现在想想,那么很有可能秦越等人早早就知道是谁绑架了秦小宝,他们不吱声,就是想要暗中处理绑匪。

    因为脑中出现的这些想法,简然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明明外面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她却觉得天是黑压压的,仿佛随时都会蹋下来。

    萧擎河又说:“父亲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但是秦越没有给他机会。秦越假惺惺帮父亲弄了全新的身份证和护照,还说什么我们有需要帮忙的随时跟他说。就在我把证件拿回来的这天晚上,他提前一步派人把父亲抓走,并且将父亲残忍杀害。”

    “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我的家里装了监控,没有想到父亲撑到我去找到他。”萧擎河说得咬牙切齿的。

    “不,不是秦越!他是我的丈夫,是我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绝对不会,绝对不会伤害我的亲人!!”哪怕萧擎河说了这么多,哪怕她自己也有怀疑,但是简然还是不相信秦越会杀害她的父亲。

    “那么这个是什么?听听这个,就算不相信我,就算我会骗,那么我们父亲临终前说的话会不会骗?”萧擎河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找到父亲过世当晚的录音。

    一边翻录音,他一边说:“父亲回到我的身边时间不长,他跟我说得最多的人是,他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他常常对我说,他这辈子最想听喊他一声爸爸,想要抱抱。”

    “当初他看着嫁给秦越,知道被秦家老头子残害,他明明知道,但是他却救不了,知道他有多么心痛么?”

    “这个是父亲最后对我说的话,自己听听看。听了之后,还觉得秦越不是凶手,那么我也无话可说。”萧擎河手指点动,很快便传出萧远峰虚弱无力的声音。

    点击播放之后,萧远峰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擎河……救然然……擎河,秦越不是好人,一定要救然然,一定要救她。”

    断断续续的录音,但是简然听得非常清楚,他说秦越不是好人,他让萧擎河救她。

    父亲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简然很想继续听下去,多希望能够多挖出一些信息资料,但是转来转去都是这么几句话,她找不到任何的线索。

    “哥……为什么?为什么会是秦越?为什么会是他?到底哪里出错了?父亲到底看到了什么?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秦越会杀害我们的父亲。这其中有一定有什么误会……对,肯定是误会……会不会是别人扮成秦越的样子,让父亲以为是秦越对他下手?”简然心慌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简然,醒醒吧!觉得想的那些有可能么?真的了解秦越么?真的了解他么?”听到简然找些不切实际的理由,萧擎河也怒了。

    “我……怎么会不了解秦越?”简然说得特别没有底气,萧擎河这个问题,瞬间就把她的气焰给压下去了,她到底了解秦越不?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挺了解秦越的,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对秦越一无所知。

    不管做什么事情,秦越总是运筹帷幄,仿佛一切的事情都在他的算计之中。

    “简然,秦越做的那些事情都知道么?们结婚时,连他真实的身份都不知道。后来他的真实身份,也并不是他亲口告诉的。觉得,他为什么要瞒着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