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我就是凶手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2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第554章:我就是凶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简然以为自己快要在秦越的吻下窒息之时,秦越终于放开了她。

    简然紧咬着被秦越吻得红肿的嘴唇,倔强地眨了眨眼睛,把要脱眶而出的眼泪给逼回眼眶。

    秦越看着她,目光里仿佛藏着浓得化不开的柔情,又带着几分打量与探究。

    从照片上的角度看得出来,那个吻并非简然自愿,而是叶亦琛强行为之。

    秦越气简然,并不是气她让叶亦琛那个狗东西给碰了,而是发生那样的事情,她竟然只字未对他提起过。

    被叶亦琛那样对待,她到底是享受,还是觉得他秦越不能把叶亦琛怎么样?

    秦越的目光几番变化,许久后开口说道:“简然,难道就没有要跟我说的?”

    他再给她一次解释的机会,只要她开口告诉他事情的原委,所有的事情他都相信她。

    “秦越,想要我对说什么?”简然看着秦越,忽然笑了,明明是在笑,但是漂亮的眸子里满是晶莹的泪花。

    他刚刚的所作所为,让她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结论,她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秦越握了握拳头,沉声道:“简然!”

    “如果我说那只是一个意外,不是我愿意的,信么?”简然害怕听到不想听到的,不等秦越开口,她继续道,“不信又何必问我?不管我说什么,都不会信。”

    “简然,……都不对我说,怎么知道我不相信。”秦越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要我怎么跟说?”简然气得抓起照片就扔给秦越,“秦大总裁,我没有对说,不也知道了。是不是我的一举一动都在的掌控之中?在的心里,真的有当我是的妻子么?”

    “我没有当是我的妻子?”听到简然的这话,秦越也气得笑了,“既然觉得我没有当是妻子,那就这样想。”

    “想要听我说是不是?那我问,是不是在背后指使,让人杀了我的父亲?”简然看着秦越,一字一顿地说道,每说一个字,似乎都需要她极大的勇气。

    “什么?”听到简然的这些话,秦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怀疑他是杀害萧远峰的凶手。

    “因为我的父亲绑架过秦小宝,差点让秦小宝丧命,要给秦小宝报仇,就让人杀掉了我的父亲。”简然豁出去了,把什么都说出来,大家讲明白,她就不用独自受折磨。

    “我为了秦小宝杀害了的父亲?”秦越冷笑一声,“简然,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告诉的?在的心里,我秦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简然紧握着拳头,说:“秦越,是不是做的,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呵呵……”秦越冷笑一声,看着简然的目光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绪与惊涛骇浪。

    这些日子为了查明萧远峰的死因,他用了多少人力财力就不用多说了,因为他觉得值,帮自己的妻子做事,再苦再累花再多的钱,秦越都觉得值得。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不但没有得到简然的安慰,反而是她无情的质问,他会杀了她的父亲?

    要是他真是他杀了她的父亲,他会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绝对不可能让她抓到蛛丝马迹。

    “难道不是么?”简然反问。

    只要他说不是,她就信他,他说啊,否认啊,说不是他,他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啊……可是简然等了许久都没能等到秦越亲口否认。

    秦越盯着她,目光如同烈火一般灼人,半晌之后,他冷笑着靠近她:“简然,恭喜猜对了。不错,是我,是我让人杀害了的父亲,怎么样,这个答案还满意么?”

    “、胡说……”怎么可能是他,绝对不会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承认……难道真的是他么?

    “不过简然,知道是我让人杀了的父亲又怎样?还能杀了我?吃了我?或者去找那个姓叶的?”秦越的目光忽然变得阴冷无比,大掌一伸一把扯掉了简然身上的衣服,俯身将她压住,“简然,这辈子,不管是生是死,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注定是我秦越的女人!”

    “秦越,干什么?放开……放开我……”简然用力挣扎,但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睁睁睁看着秦越将她的衣服毫不留情的扯掉。

    冷空气瞬间袭来,令简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从来都没有看过如此可怕的秦越。

    此时的秦越再无往日半点高冷又温文儒雅的模样,他就像一头恶狼,随时都可能将她拆卸入腹。

    “秦越,这样,我会恨!”挣扎无用,简然不再挣扎,她无力地垂下了双手,认命地闭上双眼,他想怎样就怎样吧,孩子保不保得住都无所谓了。

    “恨我?有什么资格恨我?”简然的认命,让秦越的怒火更甚,他起身一把掐住她的下颚,“简然,真以为我离开了就活不了么?”

    “我……从来都没有如此高估过自己,我很有自知之名的。”简然轻笑一声,无力地说道。

    他是盛天高高在上的当家人,她只是一名小小的设计师,她怎么敢妄想他离开了她就活不成呢。

    “——”秦越不由得加重了捏着她的力道,在看到她痛得眉头紧蹙时,又不自主地松开了她。

    不管她做了什么……他还是不忍心伤害她。

    秦越的目光从她苍白的脸上移开,起身扯了扯自己的白色衬衫,转身,毫无留地离开。

    秦越一走,简然的心沉沉地掉了下去,仿佛坠入了无间地狱。

    她卷缩着把自己抱成一团,像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鸟一般,是那么的无助与害怕。

    原来比起怀疑秦越就是杀人凶手,秦越亲口承认更让她难过,她不相信他是杀人凶手,可是他却承认了。

    他是厌烦她了吧,厌烦她总是给他招惹麻烦……所以他连开口对她解释都不愿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