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学会了温柔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战念北冲冷水澡猝死!

    第二天的新闻头版头条是【江北军区军长战念北夜宿某女星家中突然暴毙】。

    多么震憾的新闻啊!

    到时候,她秦小宝肯定因为这件事情火遍全球,并且还会落得一个艳星的称号吧。

    想到这些,秦小宝打了个冷颤,吓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终于清醒了。

    靠!

    虽然她很讨厌战念北不懂得怜香惜玉,要是他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她肯定会为他掉眼泪的。

    所以她还是祈求战念北好好的,一定要长命百岁,至少不能在她之前离开这个世界。

    她可不想因为战念北离开这个世界而伤心了。

    过了好一阵子,战念北才从浴室出来。

    当只围着一条浴巾的他从秦小宝面前走过时,秦小宝似乎能够感觉到战念发北身上散发出的冷气。

    虽然江北这个地方地处南方,元月的天气白天还能见到温暖的太阳,还能穿着短衣短裙到处跑,但是晚上的温差蛮大的。

    夜晚天气冷,还去冲冷水澡……秦小宝想想都觉得冷,战念北的皮厚,但是也是人啊。

    秦小宝看向他阴沉沉的脸,歉意地笑了笑:“战念北,让冲冷水澡了,不好意思啊。其实我可以……”

    战念北瞪向她:“秦小宝,今晚再说说一句废话试试看。老子非捏死。”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秦小宝乖乖闭上了嘴,这男人的火还没有消,她还是少惹他为妙……

    战念北毫不避讳地在她的眼前摘下围在腰间的浴巾,大赤赤地走到衣柜旁换衣服。

    秦小宝看得移不开目光,激动得咽了一口又一口唾液……战念北这个臭男人肯定是在故意报复她。

    终于,战念北慢条丝理地穿好了,转身看向她:“秦小宝,看到的可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了!”秦小宝脑袋有得糊,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小色鬼!”战念北终于笑了,上前像哄一只小猫咪一样揉揉她的头,“不是要给我庆祝生日,那还不起来。”

    秦小宝立即扑了过来,吊在他的身上:“战大军长,我就知道大人有大量,不会生我的气的。”

    战念北搂住她的腰,惩罚性地捏了一把:“明天去看看医生。”

    秦小宝不解:“看医生干什么?”

    战念北又瞪她:“不是说生理期不准时?”

    他刚刚正是那什么火冲脑的时候,眼前就要吃到可口的山珍海味突然不能吃,他的火肯定大,但是他并不是真的只顾自己,要是真的只顾自己,他不会去冲冷水澡。

    秦小宝嘿嘿傻笑:“偶尔一次不准没有关系的。”

    战念北脸一黑:“什么叫没有关系?明天我陪一起去。”

    秦小宝甜甜道:“遵命,战大军长!今后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不违背老人家的意愿。”

    秦小宝笑了,笑得明媚灿烂又有一些小女儿家的害羞,等了这么多年,战念北这个臭男人终于肯对她温柔了啊。

    ……

    美国纽约。

    昨天晚上,凌飞语特地给简然等人准备了接风宴,晚餐结束时时间不早了。

    还没有回家小然然已经睡着了,还是萧擎河抱着她回来:“小家伙越来越重了。”

    简然温柔地笑了笑:“小家伙都四岁多了,再过好几个月都快慢五岁了,不重哪里成。”

    萧擎河又说:“我看精神不怎么好,下午一定没有休息好,先去休息,我把小家伙放她房间去。”

    “不了,还是让她挨着我睡,刚到一个新地方,我担心她不习惯。”简然让小然然挨着她一起睡,一是因为担心小然然害怕,二是她也会害怕,她希望小然然能够给她一些安全感。

    萧擎河收回迈出的步子,又转头向简然的房间走去:“那我把她放房间去。”

    简然点头:“小泽我就交给了,帮我看着他一些,人生地不熟的,我担心他也害怕。”

    “妈妈,我不会害怕。”小泽说。

    他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他不能害怕,他还要保护妈妈和妹妹呢。

    “嗯,小泽真乖!”简然揉揉他的头,又道,“小泽和舅舅一起上楼去休息,妈妈就不陪上去了。”

    小泽懂事地点点头:“妈妈晚安。”

    简然温柔道:“小泽晚安!”

    看着萧擎河和小泽上了楼,简然才回到房间。

    小然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真像一只贪睡的小懒猪,简然捏捏她的脸蛋儿:“然宝宝,谢谢愿意陪在妈妈的身边。”

    幸好有小然然陪着她,让她有个心理寄托,不然这样的日子她真的没有办法继续下去。

    简然在小然然的旁边躺下,将她抱在怀里,不但可以相互取暖,小然然还能让她安心,让她没有那么害怕。

    躺了一会儿,简然的上下眼皮便开始打架了,实在困得不行。

    她明白,再撑下去,她的身体一定会吃不消的。

    现在她绝对不能病倒,她腹中还有她和秦越的孩子,她身旁还有小然然,他们都需要她照顾,所以她不能有事,她必须休息,才能挺过去。

    不再抗拒入睡,渐渐地简然进入了梦乡。

    不出意外地,她又做梦了,出现在她梦里的是一名男人,男人是身穿一身白衣的秦越。

    秦越就坐在她的对面,望着她,说得严肃又认真:“简然,我是的丈夫,是我的妻子,我是可以依靠一辈子的人。”

    她知道啊,她一直都知道的。

    秦越就是她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是她可以相信的人,所以她不能让他有事啊。

    秦越又说:“简然,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天我就跟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提出分手。答应过我的,为什么要食言?”

    “我……”简然张嘴想要解释,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因为她已经提出了分手,他们已经离婚了。

    他说的都是事实,她有什么好解释的?

    “简然,说话,告诉我,告诉我……”秦越突然变得面目狰狞,他一把抓住简然,发疯一样的摇晃着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