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倔强的两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飞语!”简然望向凌飞语,浅浅地笑着,“咱们两个人高中到大学再一起到江北再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都是在照顾着我,我很感谢对我这么好。”

    曾经在她众判亲离时,是凌飞语陪在她的身边,此时此刻在她最无助与担心的时候,还是凌飞语陪在她的身边。

    凌飞语是她的闺蜜,是她最好的朋友,处处帮助她,照顾她,可是她不能把凌飞语的这种帮助与照顾当成理所当然。

    凌飞语有家庭,并且她的预产期也快到了,她有她自己的日子要过的,怎么能让她事事围着她转。

    在这方面,简然一直都掂量得很清楚。

    简然明明在笑着,可是凌飞语却看到她在流泪,她的心也跟着痛了:“傻丫头,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难道想跟我断绝关系了?”

    “飞语,我不是要跟断绝关系。这件事情我想自己解决,可以么?”简然温柔地说道。

    凌飞语曾经因为她被火烧伤,至今身上的伤都没有消散。

    如今凌飞语快生了,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踏实而温馨,她不能再让凌飞语卷入任何的危险中。

    叶亦琛那个人,浑身上下都带着危险的气息,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简然知道那种人不好惹,也没有去招惹他,可是却被他盯住了……她想,他不会那么轻易罢休的。

    她只希望叶亦琛有什么事情冲她来,哪怕是跟他拼命,她也不怕,可是她害怕叶亦琛暗地里伤害秦越。

    不是秦越不是叶亦琛的对手,而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叶亦琛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事情。

    凌飞语迟疑道:“然然,可是……”

    “飞语,我和秦越离婚了。”简然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不是他不够好,也不是他对我不好,而是他太优秀太好,对我的照顾也无微不至。知道么,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很害怕,我害怕哪天他突然就离开我了,就像我的母亲一样,我甚至见不到她最后一面。”

    “然然,不会的。”凌飞语懂简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简然苦笑着说:“飞语,我的母亲是这样,我的父亲也是这样。不仅仅是我的双亲,还有也因为我受到过伤害……飞语,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好害怕哪天突然听到不好的消息。”

    凌飞语说:“然然,可是知不知道,秦先生也是很在乎的,不然他绝对不会追到的隔壁住着。”

    “我知道……”简然笑了笑,又说,“飞语,回去吧,别总让程旭阳担心。”

    她当然知道秦越对她的好,正因为如此,她才要离秦越远远的……

    “然然,……”

    “飞语,回去吧。”

    简然的态度坚定,凌飞语只好先行回去。

    她每走一步就回头一次,好害怕自己一离开,简然就会虚弱地倒在地上。

    简然望着她笑了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似乎在说——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她应该要相信简然的,她的外表看起来柔弱,但是她的内心强大,她并不是那么容易倒下的。

    以前的简然没有轻易倒下,如今的简然身上多了一份成熟,她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此一想之后,凌飞语也放了心,吸了一口气,回家去了。

    目送凌飞语回家,简然才收回目光,只是刚刚含笑的眸子瞬间黯淡无比失去了光芒。

    她又抬手按门铃,按了一次又一次,但是屋子里的人就是不回应。

    许久之后,简然再次拿出手机,给秦越发短信——【秦越,我只跟说两句话,两句话就好,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扰的生活,请出来一下。】

    打完这些字之后,简然看了又看,觉得自己的语气已经放得很低了,希望秦越这次能够出来见她。

    可是,再一次,又是一条有去无回的短信。

    按门铃不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简然能够想到的办法都用了,秦越仍然无动于衷,那么她只有站在这里等了。

    一定要等到秦越出来见她。

    ……

    与此同时,屋子里简直就是另外一片天地。

    屋子里的暖气很暖,呆在里面几乎感觉不到这是冬天。

    “爸爸!”小然然小心翼翼地扯着秦越的衣角,软乎乎地喊道。

    可是处在沉思中的秦越没有应答她,她扁扁小嘴儿,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

    “爸爸,然然想要妈妈和爸爸在一起!”一次爸爸没有听到,小然然就说第二次,一定要说到爸爸听到为止。

    她不要看到爸爸和妈妈吵架,她不要爸爸和妈妈分开,她希望爸爸和妈妈永远在一起,他们一起带着她,永远都不要分开,那样她才是最幸福的宝宝。

    秦越回神,轻轻拍了拍小然然的背,柔声说道:“今晚然然和爸爸在一起,等手臂消肿后再回去找妈妈。”

    说到底,刚刚对简然说过的那些话,都是他盛怒中说的气话,稍微冷静之后,他不可能做得出真正把小然然从简然身边抢走事情。

    “然然不要妈妈难过!然然要出去看妈妈!”小然然扁着嘴,小模样又委屈又可怜,似乎只要爸爸说不让她去看妈妈,她就会哭出来。

    “然然……”秦越爱怜地抚着小然然的头,“然然很担心妈妈,对不对?”

    “嗯嗯嗯!”小然然用力点着小脑袋。

    秦越又问:“然然想要爸爸和妈妈带着然然永远在一起,对不对?”

    “嗯嗯嗯!”小然然继续点头小脑袋。

    “那然然答应爸爸,跟在爸爸身边住两天,其它的事情不要操心,让爸爸去处理。好不好?”跟女儿说话,秦越还是那个温柔的爸爸,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爸爸,妈妈在外面,外面下好大好大的雪。”小然然早就从门铃的视频处看到妈妈站在外面,好心疼好心疼。

    “然然去玩,爸爸知道怎么做。”不止是小然然担心妈妈,他也担心自己的妻子,可是简然硬是要划清与他之间的界线,不让他担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