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你不在,要我如何好好的?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3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第617章:不在,要我如何好好的?

    简然每发来一条信息,秦越都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查看,每看一次失望一次。

    她如此不死心缠着他,就是想让他把小然然还给她,所以只要把小然然还给她,她这辈子都不会主动找他。

    秦越紧紧握着手机,一次次压制自己的怒火与疼痛,一次次让自己冷静再冷静……简然那个笨女人,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休?

    “爸爸……”小然然担心妈妈,担心得都快哭了。

    她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不开门让妈妈进来,妈妈一直站在雪地里,冷坏了怎么办?

    要是妈妈冷坏了,她又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了,她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爸爸,然然要妈妈!”小然然说的可怜兮兮的。

    秦越没有理会小然然,他的目光从窗户看出去,定定地看着定定地站在雪地里的简然。

    雪花还在继续飘,由于站立的时间太久,简然的头发上都铺了薄薄一层白雪。

    平时她是那么害怕寒冷,可是今天,她却站得直直的一动不动,仿佛感觉不到冷意。

    越看,秦越越是生气,但是更多的还是心疼。

    她一个女人,她还怀着身孕,他为什么去跟她叫板?

    要是她和孩子有事,最后心疼的还是他。

    他只要告诉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这辈子她都是他秦越的女人,休想离开。

    他只需要告诉她这些就够了!

    管那么多有的没的做什么?

    想着这些的时候,秦越不由自主地开了门,几步冲到简然的身边,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就走。

    该死该死的!

    这个女人的肚子大了,但是体重轻得可怕,他抱着她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她一天不是有好好吃饭么?

    为什么还能瘦成这样?

    怪她不好好照顾自己,同时也怪他要让她任性妄为。

    回到暖气十足的屋子里,但是秦越并没有放开简然,而是不由自主把她抱得更紧。

    秦越的力道很大,紧紧地将简然搂在他的怀里,他的体温就那么一点一点从他的身体里传到简然的身体里。

    简然动了动,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但是她又贪他带给她的温暖,便仍由他抱着她。

    就让她再任性一回吧,让她再贪一会儿这个男人的温暖,再享受一次被这个男人搂在怀里的感觉。

    秦越搂着她,他没有说话,简然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难得如此默契,似乎都在贪这一刻短暂的温馨。

    说是短暂的温馨,那是因为他们之间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处理。他们两个人的心明明隔得很近,却又离得很远,他们就是如此矛盾。

    过了好一会儿,简然从秦越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秦越也轻轻将她放开,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说吧,到底要对我说些什么?”

    屋子里开着暖气,很暖和很温暖,可是一离开秦越的怀抱,简然仿佛再度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再也感觉不到温暖了。

    刚刚热乎了的身体,似乎又在一瞬间冰了凉了,尤其是她的那颗心仿佛掉在了冰窖里,冷得发疼。

    她微微抬目,看着秦越,小心翼翼地说道:“秦、秦越,我不是来跟抢小然然的……”

    “别说没用的,说出的目的。”秦越深吸了一口凉气,努力让自己冷静,好好听她把话说完,看她还能对他说些什么。

    简然又垂下头,道:“我是想要告诉,叶亦琛刚刚给我打了一通电话……”

    “什么?叶亦琛给打了一通电话?她怎么会知道的新号码?还接了他的是电话?”一听到叶亦琛三个字,秦越的脾气就爆了。

    秦越一爆炸,简然完全招架不住,只想着要逃,可是秦越又不让她逃:“简然,我在问话,告诉我!”

    这一次,他不准她再做缩头乌龟,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她把话说出来。

    “秦越,听我把话说完。”简然被他吼得耳膜都快裂了,火气也大了,大声地吼回去。

    简然的脾气一上来,秦越就冷静了许多,他没有说话,等着简然说下一句。

    简然抿了抿唇,又说:“我也不知道叶亦琛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我只知道,他没安好心,他可能会做对不利的事情。”

    “他打电话给,告诉,他会对我不利?是这样么,简然?嗯?”秦越忽然笑了,笑得有一些凄凉。

    叶亦琛想要害他,还会打电话先告诉简然,这话怎么听,秦越都不太相信叶亦琛会那么傻。

    “是……不是……”这些都是简然的猜想,她顿了顿,重新组织了语言,“叶亦琛并没有明说,我猜想,他是想对不利。”

    “就是因为担心他对我做一些不利的事情,所以才坚持要见到我,是么,简然?”这句话,秦越看似问得平静,但是他悄悄咽了一口唾液,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握了握。

    秦越的每一个小动作都出卖了他,他其实根本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平静,他很紧张。

    他屏住了呼吸在等简然的回答,只要简然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对于他来说也能如履平地。

    “是,我就是担心他伤害,所以我才一定要见到。秦越,我不要有事,我只要好好的。”不管他对她说过多么伤人的话,可是她都不会怪他,她只要他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她说是!

    刚刚她说是!

    刚刚她说的是!

    回想着简然的答案,秦越忽然笑了,不是冷笑,也不是凄凉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笑容。

    他的这个笑容,才是简然见过他的笑容中最好看的一个笑容,和这个笑容比起来,他以前的那些笑容都失了颜色。

    他说:“简然,那么知不知道,没有在我的边,我的心都是空的。”

    一个人的心空了,又何来好好的一说。

    反之,只要简然陪在他的身边,他就有无穷的力量,就算他会遇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没有关系,因为他的身边有他的简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