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3章:就是爱操心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2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第623章:就是爱操心

    思及以前的事情,简然下意识抚了抚腹部,这一次她一定要保护她的孩子,让孩子平平安安来到这个世界上。?

    她要一直陪在孩子的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慢慢长大,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绝不缺席。

    “然然,真想不到,我们两个人都做妈妈了。这是我以前绝对不敢想的事情。”凌飞语侧头,温柔的目光看向躺在她身边的孩子,不由得伸手去戳戳他还有些皱的脸,“再过二十年,咱们的孩子长大成人,咱俩就是当奶奶和外婆的人了。”

    做妈妈的人就是这样子,孩子才刚刚出生,便操心起孩子长大以后生儿育女的事情。

    简然笑道:“再过二十年,家的小如锦长成大帅哥了,到时候有这个做妈妈的操心的。”

    “我就是操心他的婚事,担心他娶一个和我看不对眼的老婆回来气我。要是他和家的小然然能看对眼,或者再给小然然生一个妹妹,我这辈子啊就心满意足了。”关于想要小然然做自己家儿媳妇的事情,凌飞语是真没有死心。

    “他们要是看对眼,我肯定不反对。”不由自主地,简然又想到了那个离开已久的大男孩烈。

    当初要是烈没有因为救小然然而离开,那么他一定会陪着小然然一起长大,带给小然然更多的欢乐。

    要是烈一直陪着他们家的然宝宝,那该多好。

    虽然简然并不知道烈的出生如何,可是她就是觉得那样沉稳大气有担当还会疼爱小然然的男孩,才是她心目中女婿的最挂人选。

    她家的小然然长大了肯定是一个超级美人儿,到时候得有多少男生围着她转啊。

    但是数量多有什么用,她只需要一个真正体贴小然然、爱护小然然,能够让小然然幸福一辈子的男人。

    “然然,在想什么呢?”聊着天,简然又想到别处去了,凌飞语不满地瞪她。

    “在想孩子们长大的事情啊。”简然笑了笑,又道,“不过孩子们长大后自然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我们喜欢的人,不一定就是他们喜欢的人。”

    “就喜欢泼我冷水,我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难道想都不能替他想想么?”凌飞语丢给简然一个大白眼。

    想到昨天晚上生产的疼痛过程,凌飞语一度以为自己会痛死掉,最后没有死,她真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我是泼的冷水,我也泼我自己的冷水啊。再说了,孩子不是我们两个人的,还有孩子们的父亲,他们也会有自己的想法的。”简然笑嘻嘻地说,从来都没有把凌飞语的不满当回事。

    凌飞语那丫头向来就是如此,心直口快。

    “孩子们的父亲?他们就是那个劳作几秒钟,却要让我们用一辈子来还债的男人,他们有什么资格有自己的想法。”提起孩子的父亲,凌飞语又是一肚子的牢骚要发。

    昨晚她那么辛苦给他生儿子,生完之后,程旭阳不但没有第一时间上来安抚她,反倒傻得像一个傻子,后来还哭了。

    以前,凌飞语听说过许多人在看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都会激动得哭了,但是却没有亲眼见到过。

    这一次,她是痛哭了,程旭阳是高兴哭了。

    她痛得几乎丢了一条命,程旭阳还高兴哭了,想到这些,凌飞语又怎么会没有怨言。

    不过,她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是真的嫌弃她家的程旭阳,相反她也是心疼他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好在程旭阳跟她认识太多年了,太了解她的性子,因此她唠叨骂人的时候,他就让她骂。

    妻子是自己的,自己不让着疼着,难道要等别的男人来帮他去疼爱他的妻子么?

    一直以来,程旭阳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跟凌飞语相处,所以不管凌飞语发多大的火,过不了多久,火星渣渣都见不到了。

    简然笑着接下话:“飞语,记住啊,是当妈妈的人了,以后在孩子面前说话怎么都要给孩子的爸爸多留一些面子。”

    凌飞语努努嘴:“他脸都不要了,要什么面子啊。”

    “护士,先把孩子抱回去休息吧。”程旭阳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听起来是有些生气了。

    凌飞语回头望向他,立即换了一张笑脸:“儿子他爸,我刚刚在跟简然开玩笑呢,别生气啊。”

    程旭阳没有吭声。

    凌飞语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程旭阳,让孩子再陪我一会儿吧。只要让儿子再多陪在我身边一会儿,我保证,以后一定改掉不好习惯。”

    程旭阳拿掉凌飞语的手:“答应过护士的,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毕竟孩子刚刚出生,抵抗力还很弱,医院会把新生婴儿放到无菌室查看两天情况,等宝宝的抵抗力强一些,再跟母亲一起出院。

    凌飞语:“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护士把孩子抱走。”难得程旭阳会在凌飞语面前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被程旭阳凶了,凌飞语哪能气得过,抓起身旁的枕头就向程旭阳砸去:“程旭阳,给我滚!”

    “飞语,别闹!”简然抓住凌飞语的手,“程旭阳这么做也是为好。要是今天他不坚持,孩子生病了怎么办?到时候就真的要哭鼻子,伤心难过了。”

    “他就是不会心疼我。看看家的秦先生,走到哪里,他追到哪里,默默守在的身边。可是再看看程旭阳,那次不是我跟着他走,他没有一次配合过我。等我出院了,我也要离家出走一次看看,让他来找我。”凌飞语故意说给程旭阳听。

    “凌飞语,真这么想?”程旭阳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真生气了。

    “老公,我随便说说,信口雌黄,别当真啊!”凌飞语知道自己说得过分了,赶紧拉着程旭阳撒娇道歉。

    不管多少年,程旭阳就是吃凌飞语这一套,他脸色瞬间好了许多,将凌飞语轻轻抱在怀里:“啊,都是做妈妈的人了,还这么任性。”

    “因为我有啊,我就有任性的资本。”凌飞语说的非常骄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