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来了,就不让你走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说秦越是“从天而降”,因为他确实是从房屋的顶端吊着绳索滑下。

    在小然然看来,她的爸爸就像超人一般,在她和妈妈都需要他的时候,他就像超人一样从天而降了。

    这间空旷的大房子,是一间废弃已久的铁皮库房,屋子的墙身是铁皮制作,屋顶亦是铁皮制作,隔音效果不好,但又非常结实,并且只要碰到它就会发出巨大的声音。

    秦越赶到已经有几分钟的时间了,但是这间屋子唯一的那扇门被人从里面锁死,他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怎样,不敢贸然破门而入。

    于是便让手下查看情况,发现屋顶有一漏洞,他立即做出决定,吊着绳索滑下,在没有引导起叶亦琛的注意前收拾他,平安地救出他的大小然然。

    “爸爸!”小然然看到爸爸什么都顾不得了,迈着小小腿向爸爸奔跑而来。

    秦越接住小家伙飞奔而来的小小身子,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然然,趴在爸爸的怀里,用手捂着耳朵,不能偷听,不能偷看。”

    接下来,他要好好收拾叶亦琛,场面一定血腥恐怖,但是他要保护他的女儿,让女儿的世界仍然纯洁美好,所以不能让她看到血星一面。

    被爸爸抱在怀里,小然然再也不会害怕了,小脸蛋儿上扬起明媚的笑容:“好。”

    小然然甜甜应了声,立即照爸爸的指示举出小小的小手捂着耳朵,乖乖地窝在爸爸的怀里。

    爸爸的怀抱好温暖好结实,可以为她遮挡一切风雨和危险。

    只要有爸爸在,那么她的世界就是充满阳光的。

    “慕之,来啦!”叶亦琛似乎都不知道疼痛,回头笑望着秦越,说得云淡风轻,仿佛是在跟老同学叙旧,而不是他绑架了别人妻子和孩子,双方正处于剑拔弩张的紧急状态。

    秦越的目光,从叶亦琛的身上扫过,很快落到简然的身上。

    他的目光落到简然的身上时,便再也无法移开。

    简然的头发凌乱,脸上有着清晰的指印……每一处都在诉说叶亦琛是怎么对待她的。

    看着受伤的简然,前所未有的戾气在秦越的体内暴涨。

    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着的宝贝,竟然让叶亦琛这个东西伤害成这样,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秦越,我没事,别担心。”对上秦越的目光,简然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一定在自责,在内疚,在怪他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好她们母女二人。

    简然知道,秦越已经安排了人守护在她们母女的身边,可是百密一疏,谁也不会想到叶亦琛竟然会到美国,甚至查到了她们居住的地址,并且还是趁秦越不在家的时候来到他们的家,抓走了她和小然然。

    许惠仪事件之后,秦越排查了身边所有可疑人员,但是仍然有漏网之鱼,也就能说明确实有很多人为了对付秦越下足了功夫。

    “慕之啊,看到老婆被我打成这样,很生气吧!可是生气又能怎样?我已经把她伤成这样了,这是事实,有本事,也把我打成这样,替她报仇吧。”

    砰——

    随着“吧”字那个音节的落下,秦越抠动枪阀又是一枪。

    这一枪,秦越仍然没有打叶亦琛的要害,而是打到叶亦琛的膝盖,让叶亦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秦越迈步走过来,高傲得如同王者,从叶亦琛的身边路过时,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叶亦琛。

    秦越来到简然的身边,用拿着枪的右手勾住简然的后脑勺,将她的头推向自己,让她靠在他的肩头。

    “秦越……”

    简然一直没有哭,刚刚被叶亦琛打被叶亦琛吓唬的时候,她都没有想过要掉一滴眼泪。

    可是秦越一出现在她的眼前,她叫出秦越的名字时,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滚落。

    “秦越,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她趴在秦越的肩头,轻声抽泣着,眼泪一滴滴浸湿他的衣服。

    “简然……”

    【对不起!这一次,又是我的疏忽大意,让敌人有机可趁,让和小然然受到了伤害。】

    秦越心里想要说这些话,但是他向来不擅长说这些煽情的言语,叫着简然的名字之后,他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紧紧搂着她们母女二人,给她们安慰。

    “慕之啊,我一直把当同学,把当成我的好兄弟,可是看看……”跪在地上的叶亦琛仍然不死心地给自己加戏,他摇了摇头,又说,“是背信弃义,那么也就不要怪我下手太狠了。”

    可是即便叶亦琛吵闹叫嚣,秦越都没有理会他,秦越轻轻拍着简然的背,试图让她快一点静下心,不要再那么害怕。

    他的左手紧紧抱着小然然,让小家伙窝在自己的怀里,也让小小年纪的小家伙能够找到安全感。

    “秦越,以为,伤了我,就能带着的老婆和女儿从这里走出去?”叶亦琛发疯一般地笑着,笑声在这间空旷的屋子里来回飘荡,就像是厉鬼索命般的声音。

    “我们走!”秦越吻了吻简然的额头,搂着她,打算将她们母女二人送出去,他再回来收拾叶亦琛。

    “秦越,走啊,们试试看,看看能不能带着她们二人从这里离开。”

    不管叶亦琛怎么说,秦越都置若未闻。

    终于,叶亦琛怒了,暴怒了。

    他抓到对于秦越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做人质,难道秦越不应该听从他的指示?

    为什么现在的情况,跟他预计的完全不一样?

    他说了这么多,秦越竟然不理会他。

    不过没有关系,即便情况跟他预期想象中的不一样,他还是可以让秦越把命留在这里。

    他继续张狂大笑:“秦越,我既然让来这里,我就没有想过要让活着离开。只要死了,那么所有的事情才有可能如我希望的方向发展。”

    抓秦越最在乎的两个人,再把秦越引来除掉秦越,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叶亦琛早就想到了有可能发生的后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