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不准缺席婚礼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8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房间里。

    刘庸一走,秦越的面部表情瞬间变了,变得温柔但又不全是温柔,更多的是自责痛苦。

    一直以来,在工作上,任何事情他总是能运筹帷幄,不管对手耍什么样的手段,他都能够识别对手的伎俩,永远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

    多少年来,他都能站在最高处,俯视众人,可是偏偏在简然的事情上,一次又一次失策。

    难道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关心则乱?

    因为越是想要好好保护简然,让她不要受到丝毫伤害,反而有人费尽心思去伤害她。

    几年前,她被人剖腹取子,他没有在她的身边,让她独自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的恐慌无助与害怕。

    这一次,他明明就在她的身边,他完全可能保护她的,可是她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烧成重伤。

    此时此刻,想到爆炸那天的情形,他仍然心如刀绞,在最紧急的时刻,他本能地要护住他的妻子和孩子。

    可是他抱住了小然然,却没能抱住简然……爆炸的那一刻,简然甩开了他的手,和多年前顾南景支使人开车撞他们一样,她选择保护他。

    她明明是那么的娇小,可是她却毫不犹豫地用她的身体挡着蔓延而来的火势,替他和小然然挡去了最致命的一击。

    那天在昏迷前,她强咬着牙,对他说:“秦越,对不起!这一切厄运都是我带来的,那么就让我来结束吧。”

    她说:“秦越,对不起!我真的好自私好自私,因为我害怕失去,所以请让我走吧。”

    她还说:“秦越,我选择跟离婚,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跟离婚的。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喜欢到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因为离开,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就是因为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我只有让自己工作,只有工作才能让我不会那么痛苦,不会一直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

    她说:“秦越,如果可以的话,给立墓碑的时候,可以给我‘秦太太’三个字么?”

    因为做“秦太太”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她想要带着这个身份离开这个世界,希望他能够成全她。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那份离婚协议是假的,那两本离婚证书是假的,她一直都是“秦太太”,是他秦越的妻子,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

    她又说:“然宝宝,对不起!小的时候,妈妈没有陪在的身边,现在妈妈也不能继续陪着了,但是一定要健康成长,妈妈会在很远的地方守护着。”

    最后她还说了,她最对不起的人是她腹中的宝宝,因为她的自私,宝宝都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机会看到美丽的太阳,没有机会看到世界上的大好河山。

    她还要好多好多话想要秦越说,可是她的世界只剩下黑暗了,并且她感觉到她腹中的孩子的生命正一点一点流逝。

    “宝宝,对不起!”她对她的宝宝说。

    但是她相信她的宝宝可能理解她,宝宝的想法应该和她一样,他们一起保护爸爸和姐姐,至少他们要让爸爸和姐姐好好的,让他们两个人带着他们的美好祝愿好好活下去。

    她说她自私,她不愿意独活,所以她把生的机会留给他。

    她说得最多的是“对不起”三个字,她不知道,那是他最讨厌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他需要她,需要她陪在他的身边,需要她跟他一起享受的他的打拼的商业王国。

    没有了他,她说她不知道她活着是为了什么,可是她又知道不知道,没有了她,他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握了又握,秦越咬着牙,努力平复心中如波涛一般翻滚的痛意。

    沉默了许久,秦越的目光轻移,从房间的门看向房间里。

    房间里,那张大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简然。

    她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仍然没有清醒的征兆。

    她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看起来安静又安详。

    如果不是她的脸色太过苍白,苍白得没有一丝丝的血色,可能他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很多时间,秦越都以为她是睡着了,只要他再等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他,对他温温柔柔地笑,温柔地喊他的名字——秦越。

    除了她,几乎没有人这样喊他的名字。

    家里的长辈以及同学好友,都是叫他慕之,只有她是连名带姓称呼他为——秦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喜欢上了这个称呼,喜欢听到从她的嘴里软软地喊出“秦越”两个字。

    每当听到她喊他的时候,他总会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些,似乎这个称呼只属于她,他也只属于她。

    正如,他经常连命带姓喊她的名字一样,他会觉得她就是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简然——”他沙哑着声音,几乎花了毕生的力气,才将简然的名字唤出口。

    他来到她的病床边坐下,将她的手小心翼翼地握入掌中:“简然,的心真的就那么狠么?不要我,也不要我们的小然然了么?忍心看到才四岁多的她就没有妈妈么?”

    “小然然出生之后,一直到三岁多,她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看到别的孩子能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她总是眨着她那双好看的大眼睛无声询问我,为什么别的孩子有妈妈,为什么她没有?”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无法与她清澈的目光对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

    说起往事,秦越只觉得心中的痛意越涌越厉害,就像永不停止的海浪,痛得他停顿了许久才能继续说话。

    “简然,我们的婚礼,我定在下个月二十号。我留二十几天时间给准备,可不能失约。”

    婚礼,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准备状态了,五月二十号那天,是秦越挑选的日子。

    520亦同我爱!

    一辈子!

    就算简然不醒来,他扛也要扛着她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她在他的生命中缺席了那么多年,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缺席他们的婚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