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你为什么要关心我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66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第689章:为什么要关心我

    看到那尊端坐着的“佛像”,秦乐然微微怔了一下,本能地就抗拒接近他,往后一退,就想下车去。135%7924?*6/810

    可是刚刚退了半步,又看到秦胤泽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等着她这只“小羊羔”入虎口。

    前有狼,后有虎,真是进退两难!

    内心一番激烈的挣扎之后,秦乐然选择跟这位表面看起来非常亲民的总统大人在一起,先甩掉秦胤泽再说。

    嗯,他仍是一身黑色西装,穿得整整齐齐的,一个皱褶都没有,一眼看去是属于那种典型的正人君子。

    他实际上是不是真如表面上看到的这般?

    秦乐然非常肯定,不是!绝对不是!

    他的眼神出了他,这个男人的眼神里藏着太多的东西,究竟藏了些什么秘密,秦乐然看不懂。

    反正他又不是她的烈哥哥,她没有必要去管他眼神藏的是什么。只要他不反悔,再治她和林小小擅闯总统办公室的罪就行了。

    权南翟坐在车子的最右侧,秦乐然就坐在车子最左侧,紧紧贴着车门,能离他多远就尽量离他远一些。

    “哼——”她小声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他,那模样骄傲得有些可爱,似乎故意要跟他置气。

    她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人生气呢?

    她也不知道,可能是她认为他应该是她的烈哥哥,但是他不承认,所以她要跟他生气。

    对,她就是要生他的气!

    她鼓着腮帮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孩子一样,脸蛋儿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粉嘟嘟的很可爱……其实她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坐过来一些。”终于,男人盯着她看了半晌之后开口说话了,声音自带低音泡效果,很好听。

    “哼,我才不要坐过去一些……”他又不是她的烈哥哥,她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过来!”他的声音沉了一些,不怒自威,秦乐然乖乖往中间挪了一点点。

    刚挪过去,她又往车门靠。

    她好讨厌自己,嘴上说不要靠近他,不要听他的话,但是身体很诚实嘛,会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

    可是,秦乐然还没有挪开,男人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坐那么远,我会吃了么?”

    “痛!”秦乐然痛呼一声,眨了眨眼,一幅可怜得随时都要哭给他看的可怜模样。

    “怎么了?”男人松开手一开,看到她的手腕红红的。

    她的皮肤很好,细嫩白皙,刚刚被秦胤泽抓住就抓红了,这时再被他一抓,红印更深了。

    刚刚被秦胤泽抓住的时候,秦乐然没有喊疼,是因为她不愿意在秦胤泽面前表现出自己是那么弱不禁风。

    “我怎么了跟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我的烈哥哥,难道还会关心我么?”秦乐然抽回手,傲娇地别开头,嘴里喃喃说道。

    “坐过来。”他再次吩咐,总统的派头十足啊,似乎她敢违抗,他就能一把捏死她。

    “我偏不!”她就是不要听他的话,别开头看向车窗外,看着窗外一排排往后飞的建筑物。

    这个男人,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哼哼哼……她干嘛要上他的车呢?干嘛还要在意他是不是真的不理会她了呢?

    秦乐然微微侧头,想要眼角的余光瞟瞟那位总统大人在干什么?

    这一瞟就看到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瓶药膏。

    她不愿意靠近他,那么就由他主动一点靠近她吧,不顾她的挣扎,他强行拉住她的手,用指尖沾了一些清凉的药膏轻轻涂抹在秦乐然的手腕上。

    药膏很清凉,瞬间就消除了她手腕火辣辣的疼痛。

    看着他细心的样子,好像很心疼,秦乐然的鼻子突然一酸:“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问完这句话的时候,秦乐然悄悄握紧了拳头,紧张得咽下了一口唾液,她好希望他的回答是她内心期盼的回答。

    “因为……”我是的烈哥哥,我想要对好,舍不得看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但是这样的话,此时此刻他还不能对她说。

    他笑了笑,跟前不久站在城楼上对全国人民的笑容一样:“因为我是总统,爱护国民是我的责任。”

    “我又不是的国民,我不需要关心。”没有听到想要听到的答案,秦乐然一把抽回手,赌气地拿了纸巾就用力擦掉他刚刚给她擦的药。

    他也不阻止她,等到她把气撒完了,他又用手指沾了药膏帮她涂抹在手腕上。

    他帮她上药,上好之后她又拿纸巾擦掉,如此重复了几个回合,他们两个却没有一个人没有耐心,似乎都在用这样的方式跟对方多相处一会儿。

    终于,秦乐然闹腾累了,瞪着红通通的眼睛看着他:“知道么?我有一个烈哥哥,他对我可好了。要是他知道们欺负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们的。”

    说起烈哥哥的时候,她的眸子像星星一样晶亮,满脸都是自豪与骄傲,仿佛她的烈哥哥就是保护神。

    听到她这么说,权南翟盖药瓶盖的手微微僵了一僵,沉默半晌才接话:“说不定的烈哥哥可能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说不定他为了其它人其它事情抛弃了。”

    “胡说,我的烈哥哥才不会!”秦乐然气得咬了咬唇,又说,“我不管是什么身份,但是敢说我烈哥哥,我都跟没完。”

    烈哥哥在她的心里是那么的美好,是她从小到大都想着的大哥哥,不管她有没有找到烈哥哥,她都不容许任何一个人说烈哥哥一句坏话。

    权南翟沉默,他说的是事实,而她却把他想得太美好,其实他根本不值得她跨越千山万水来找他。

    “总统先生,能帮一个忙么?”或许她还抱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他承认他就是她的烈哥哥。

    “说说看,能帮到,我会尽力而为。”除了跟她相认,其它事情,他都可以帮助她。

    秦乐然动手将戴在脖子上从未离身的链子摘下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是a国的总统,见多识广,这条有着特别图腾的链子,见过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