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似梦似真的烈哥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第694章:似梦似真的烈哥哥

    这是他们的新总统正式上任之后接待的第一位外国的重要官员,这关系到总统先生以后的政途以及国家的发展方向。135%7924?*6/810

    这次是为了打好两国的外交关系,也是新总统上台之后很重大的一步发展,出不得丝毫意外。

    只要稍微有理智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比躺在病**上的那一个小丫头重要。

    为了一个小丫头,轻待外交的重要官员,得罪全国人民,结果会怎样,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偏偏权南翟的心早就不在会议大厅里了。

    不过,他能够在众多的候选者当中脱颖而出,绝对不会只是因为他是前总统的三儿子。

    即使心里担心秦乐然的安全早已经风起云涌,但是权南翟仍是不动声色地坐好,认真加入谈话,并且再发表了重要的讲话,指出了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得到了在场所有人员一致好评。

    终于,与来访官员的会面暂时告一段落之后,权南翟哪里都没有去,让司机开车送用最快的速度送她去林家。

    “三少,一个小时后要和外国大使在国宾会馆一起用晚餐。”裴炫智的一句话,让迈步离开的权南翟停住了脚步。

    权南翟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冷声说道:“一个小时之后,我会准时赶回来。”

    “可是……”裴炫智还想说什么,但是权南翟已经走远了,哪里听得进他的话。

    看着权南翟急速离去的背影,裴炫智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默默念道:“三少啊三少,这是国家大事,的每一个决定关系到的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命运。不能因为那个孩子,而毁了我们的国家。别忘记了,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巴不得上台就出错,好早日拉下台。”

    那么多双眼睛对他虎视眈眈,等着抓他的把柄……这些事情,权南翟不会不知道。

    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这么做是错的,明明知道这么做很危险,可是他还是要冒着风险去做。

    就像当年,权南翟不顾他的劝阻,硬是要赶去爱琴海见那个小家伙,见是见到了她,他们回国之后有多惨,也只有他陪他体会了。

    看来,只有让那个孩子离开,永远不要再出现在他们总统先生的眼前,他们的总统先生才能全幅身心做好他应该做的事情。

    ……

    半个小时,平时觉得一晃就过去了,权南翟觉得像过了几个小时一样那么难熬。

    从总统居住的北宫到林家,车程快一些,不塞车的情况下不要半个小时,这么短短的距离,今天像是走出了天涯海角的距离。

    终于,车子到达林家,车子还没有停稳,权南翟便迫不及待地下了车,他几乎是冲进林家。

    “总统先生,、来了?”即使知道权南翟很在乎这个小丫头,看到本该接待外宾的他赶来,林家成还是吃惊不已。

    “带路。”权南翟一个没余的字都没有多说,让林家成带他来到昏迷不醒的秦乐然身边。

    她安静地躺在**上,昨日还是红扑扑的脸蛋儿早已经变得苍白,就连那张很是诱人的粉唇也是苍白无色。

    一个晚上而已,这个小丫头从活泼乱跳变成了昏迷不醒,这一个晚上她到底在干什么?

    她是在折磨自己,故意要让他心疼么?

    他在她的身边坐下,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中,正想对她说什么,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她枕头边放着的两纸打印的a4纸。

    他拿起a4纸一看,看到一个显眼的标题——《烈哥哥,然然一定会找到!》

    标题下面打印的内容,则是他这些年经历的点点滴滴,当然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

    原来,她会感冒,是昨天晚上在网上搜索他的资料,忙了一个晚上……如果他昨天没有否认身份,那么是不是她就不会躺在病**上了?

    想到这些,权南翟心疼咽了一口唾液,张嘴轻声唤她的名字:“然然……”

    “烈哥哥……”秦乐然像是听到了她的烈哥哥在唤她,昏迷中秦乐然也动了动嘴唇,轻轻地回应着烈哥哥。

    “然然不要害怕,烈哥哥在这里陪着!”他抚开她额头的碎发,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就像小时候那样,只是哥哥对待妹妹那种单纯的吻。

    “嗯,然然知道!”昏睡中的她,听到烈哥哥的声音时,也是那么的开心应答。

    她想见烈哥哥想了许多年了,也梦到过烈哥哥无数次,可是每一次,她都看不清楚烈哥哥的样子,只有今天她能够感觉到烈哥哥是那么真实地出现在她的身边。

    或许这还是一个梦,梦醒之后烈哥哥就会不见了……所以她宁愿让自己多睡一会儿,多做一会儿梦,那么烈哥哥就会多陪陪她。

    第一次,迷迷糊糊的秦乐然觉得生病其实也挺好的,能够让她梦到她的烈哥哥,并且烈哥哥还是那么温柔地唤她然然,并没有不认识她。

    看着她明明在生病,听到他的声音时,她还是微微扬起了唇角,权南翟的心像是掉进了搅拌机里一样,心痛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个傻丫头,从小到大,她都在用她独特的方式给他力量,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也会有那么一个人愿意无私地对自己好,时时刻刻牵挂着自己。

    这些年来,他的然然所做的一切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反倒是他一直躲在暗处,不敢与她相认。

    或许是想到烈哥哥在自己的身边,亦或许是吃了李医生的药,秦乐然这次睡踏实了。

    看到秦乐然沉沉睡去,权南翟才叫来医生咨询:“她的情况怎么样?”

    李医生毕恭毕敬地回答:“秦小姐的体质很特别,不能挂吊针,我能用药帮她慢慢退烧。总统先生放心,只要她的情况稳住了,再注意调理,不要再着凉,就不会有情况了。”

    听到秦乐然的情况稳定,权南翟松了一口气,点头:“嗯,们先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