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烧成肺炎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696章:烧成肺炎

    “因为我是盛天掌舵人的女儿?”秦乐然抿了抿干裂的唇,轻轻笑了笑,“真的是这样么?”

    她让自己笑,尽量笑起来好看一些,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笑容比哭还要难看,甚至能在她的眼眶里看到晶莹的眼泪。135%7924?*6/810

    “不然,以为是什么?”权南翟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说得云淡风轻,真的是云淡风轻,唯有他垂在身侧紧握着的拳头泄露了他的真实感情。

    “呵——”秦乐然冷哼了一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时眸子里已经是一片平静。

    因为她的爸爸是盛天的**oss,所以她生病了,身为一国的总统的权南翟会屈尊来看她。

    他图的是什么?

    不就是想盛天来a国投资的话,能够带动a国的经济发展,让他这位新上任的总统先生再风光一把。

    这个理由很好,解释得很合理,听起来似乎就是那么一回事,她生病他守在她的病**边,就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

    秦乐然看着他,看着他好看的脸,分明的轮廓,以及他一直用来伪装真实情绪的笑容。

    他明明就是她的烈哥哥,但是他却不愿意与她相认……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秦乐然在内心问过自己好几次,但是都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或许是时间过去得太久了,当年那个心疼她的烈哥哥早已经不是她的烈哥哥了。

    是她太天真,她一直挂着念他,想着的他,她以为他必定能和她一样,其实并不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么?”她咬着嘴唇问,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他一次机会。

    “是”他仍然回答得那么快速肯定。

    这一瞬间,秦乐然突然觉得什么东西碎了,断裂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可能是她心中那份纯洁无比的情意。

    “咳咳咳……”她一激动,急得咳嗽了起来,开始咳似乎就停不下来了,越咳越厉害,她的样子痛苦得仿佛要将五脏六腑给咳出来。

    权南翟伸出手,想要拍拍她的背,帮她顺顺气,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她,便让她给拍开了。

    她瞪着他:“走开,别碰我!”

    既然不是不做她的“烈哥哥”,那么就最好离她远一点,别让她再看到他,一眼都别让她看到。

    “然……”差点就脱口唤出她的名字,但是他及时收住了。

    权南翟盯着她,握了握拳头,起身,迈步,往门口走去。

    他走到门口,身后传来秦乐然的声音:“烈哥哥……”

    听到这三个字,他身体微微一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只不过没有回头看她。

    “我还想跟说一句话,今天走出这扇门之前没有认我的话,那么将不会再是我的烈哥哥。”秦乐然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说得非常清楚,也非常狠。

    心,突然就痛了,痛得他冷汗淋漓,都没有迈动步伐的力气了,可是他却勾唇一笑:“我从来都不是的烈哥哥。”

    他说他从来都不是她的烈哥哥!

    丢下这句话之后,他走了,都没有多看一眼就丢下她走了。

    他走了许久之后,秦乐然还看着门口,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怔怔地看着,脑海里一直在回荡着他说过的那句话。

    他从来都不是她的烈哥哥。

    真的不是。

    她的烈哥哥一定不会对她说这么绝情的话,一定不会伤害她,他更不会在她生病的时候丢下她走掉。

    所以,这一次,秦乐然确定,那个名叫权南翟的男人,他只是a国的总统,跟她的烈哥哥没有丝毫关系。

    秦乐然的病情更严重了,高烧一直退不下来,烧成了肺炎,打了几天吊针她的情况才好一些。

    这一次感冒发烧,她又在**上躺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期间足不出户,她觉得自己又快发霉了。

    因为她清楚自己生病时很容易反复,所以这些日子都乖乖呆在房间里,偶尔刷刷网页,偶尔看看美食,更多的时间她还是在向林小小打听a国的风土人情。

    不过林小小那个糊涂蛋真的太糊涂,除了吃很多事情都是一问三不知,还摆出一幅我怎么可能知道的无辜模样。

    很多时候,秦乐然都想不明白,林小小这人如此糊涂,为什么学习成绩能够那么优秀?

    “乐然,这是阿姨特地为煲的冰糖雪梨汤,据说是润肺的,快喝一盅。”林小小捧着一盅汤,讨好地看着秦乐然。

    “好,替我谢谢阿姨。”虽然生在秦家,从小都是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疙瘩,但是秦乐然的性子并不娇贵,只要是对身体好的,不管是药还是什么偏方,再难下咽,她都能咬着牙咽下。

    秦乐然喝下雪梨汤,林小小接过磁盅,问:“乐然,好一些了么?”

    秦乐然白她一眼:“林小小,以为给我喝的是仙丹么?刚刚下肚,就能看到效果。”

    “小丫头,已经不需要仙丹了。”李医生走进来,慈祥地笑了笑,“因为乖乖听话,乖乖吃药,病已经痊愈了。”

    “那我能出去走走了么?”在房间里呆了一个星期,听到能病好了,秦乐然都快乐开花了。

    “当然可以。不过以后要注意,不能再让自己受凉。”李医生是一名年纪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医生,这些天负责给秦乐然治病,一老一小,早就以神祖孙相称了。

    “谢谢李爷爷!”人美嘴甜,大概说的就是秦乐然这类人吧,说怎么能不招人喜欢呢。

    “先别谢。”李医生坐在**边,握着秦乐然的手腕,“爷爷给把把脉,再确认一下。”

    一会儿之后,他笑道,“小丫头,没有问题了。”

    秦乐然甜甜一笑:“谢谢爷爷!”

    林小小突然凑过来:“李爷爷,乐然的病好了,那能够去参加晚宴了么?”

    “晚宴是能参加,但是不能喝酒。”李医生看向秦乐然,叮嘱道,“丫头,身体是自己的,要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爷爷,我会的。”就是因为知道身体是自己的,所以她一直很听医生的话,再苦的药,说吃就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