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别忘记身份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第697章:别忘记身份

    从小到大,秦乐然都很听话,不仅是为自己,她也不想家里的长辈为她的身体状况提心吊胆。135%7924?*6/810

    “丫头。”李医生抚抚秦乐然的头,笑道,“爷爷再给留两天的药,记得要吃下。”

    秦乐然乖巧地点点头:“我一定会好好吃药,谢谢爷爷!”

    “嗯,好孩子。”秦乐然一口一声爷爷,听得李医生心里也暖暖的,脸上的笑容愈加慈祥温暖。

    给秦乐然开了药,临走时,李医生一步一回头,那舍不得的样子,让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这个孩子就是他的亲孙女儿呢。

    “李爷爷真好,他就像我的亲爷爷一样。”秦乐然感叹了一声,心中默默地想念自己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了。

    人生病的时候很脆弱,就会特别想念爸爸妈妈,况且这一次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家人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十天左右而已,她就觉得外面的世界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这些年,她预想过找到烈哥哥以后各种各样的情况,唯独没有想过见到烈哥哥之后,他会不愿意认她。

    到底是她认错人了?

    还是烈哥哥有难以说出口的苦衷?

    “乐然,今天晚上有一个宴会,和我一起去吧。”林小小扯了扯秦乐然的衣袖,打断了她的思绪。

    “小小,去吧,我不怎么想出门。”生病已经耽误了秦乐然找确认烈哥哥身份证据的时间,现在病好起来了,秦乐然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确认烈哥哥的身份,其它的事情,她一点都不关心。

    “乐然,在家呆了这么多天也该出去走走,不然都会憋坏了。”林小小想了想,又说,“我跟说啊,这次的宴会很好玩的。”

    “不都是宴会,有什么好玩的?”从小到大,什么样的宴会秦乐然没有参加过,对这样的活动,她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乐然,我跟说哈,有好多好吃的,好多好玩的。”林小小边说边点头,就担心点头点得不够重,秦乐然不会相信她。

    秦乐然戳戳她的头,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说林小小,除了吃,还能不能想点别的?”

    “我只知道美食对于我来说最具**力,除了美食,其它的我都看不见。”这绝对是林小小的肺腑之言,也是她一生的追求。

    对于她这样的吃货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走遍天下吃遍天下美食。

    秦乐然:“……”

    好吧,她怎么能跟一只吃货讨厌吃的问题。

    最近,她的智商真是越来越不够用了。

    不知道是不是人们常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以前跟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多,她的爸爸聪明,所以她也聪明,什么事情一点就通。

    如今天天跟林小小这个糊涂蛋在一起,她也变糊涂了,很简单的事情往往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所以她得更快找回烈哥哥,早日离开林小小这个糊涂蛋,不然她一定会变得越来越糊涂。

    林小小又说:“乐然,其实这次吃还真不是那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次的宴会是裴先生亲自操办的。”

    “裴先生?”秦乐然重复着这个名字,脑子里似乎有些印象,但又什么都想不起来,“裴先生是谁?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林小小说:“我不知道怎么跟说他是谁,我只知道只要是他家举行宴会,一定是全城最好玩的,所以很多人都会抢着去的。”

    “既然说得这么好玩,那我就去看看吧。”好奇之心,从皆有之,更何况是秦乐然这个好奇宝宝。

    ……

    “三少,秦家小丫头很积极努力配合我的治疗工作,今天她已经痊愈了。”离开林家,李医生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北宫报告情况。

    这些天,让他这么一个半百多的老头子两边来回跑,也没有人体谅他的辛苦。

    不过想到每天能见到那么懂事又可爱的孩子,李医生还真不觉得辛苦,想到她的时候,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李医生,这些天辛苦了,接下来回家好好休息。”权南翟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表情。

    在私下,他永远都是这样,不管任何时候看到他,他都没有任何的情绪表现。

    这种个人情绪不外露,也是他们想要当选总统非常重要的一课。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情绪都管理不好,那么他有什么能力去管理一个国家?

    李医生又说:“三少,有句话我不跟说,我总觉得心里憋得慌。体谅我老头子,能让我说出来么?”

    “什么话?”权南翟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他并不拆穿,看看李医生要怎么跟他说。

    李医生说:“秦家小丫头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我跟她相处这么几天,都对她喜欢得不得了,但是再好的孩子,她也有她自己的人生。三少,也应该有的人生,沈小姐和的婚约,是在全国人民面前订下的,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啊。”

    裴炫智是跟在权南翟身边多年的人,这名李医生则是从权南翟刚刚生下来就跟在他的身边,资历也老得很。

    裴炫智与李医生两个人都喜欢在权南翟的身边唠叨,说到底是因为他们看着权南翟这些年一个人一步步走过来有多么不容易,不想他的大好前程一个不注意就断送了。

    “李叔,我知道,回去吧。”正是因为他太明白这些事件当中的厉害关系,所以他才不能认秦乐然。

    “三少,别忘记了,太太是怎么去世的。”离开前,李医生又补充了这一句话。

    前任总统夫人是怎么过世的,这是权南翟心中最深的痛。

    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无能无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这个更残忍了的吧。

    偏偏他就经历了,如今想起,心仍然如同刀割一般,但是他的表情却能做到无动于衷。

    对,就是无动于衷。

    其实他的表面越是冷静,心中越是波涛汹涌,但是他只能等待,等待时机成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