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又来一个烈哥哥(1)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第698章:又来一个烈哥哥(1)

    裴家的裴炫智每年都会举行几场宴会,一个季度一次,每一场全城的人都会抢着去。135%7924?*6/810

    只因为这位年纪一大把但是坚持单身的裴公子每次想出来的点子都非常有意思,年年都举行的宴会,但是没有哪一年的节目是重复的。

    于是久而久之,裴家的宴会就成了当地非常有特色的一项娱乐活动,裴公子要举行宴会的消息一传出去,许多人都不请自来了。

    反正裴公子这人也不是讲究什么门当户对的人,在他这里来者是客,不论是什么身份,只要来,他就能让人好好招待。

    其实林小小和秦乐然也不在邀请的嘉宾名单中,她们二人也是和许多人一样,是来蹭吃蹭喝的。

    “这不是林家的小妹妹,哥不是不允许参加这样的宴会,今天偷偷跑出来,就不怕回家哥打断的腿?”

    她们二人下了车,刚刚走到裴家大院门口,突然,一道成熟的男性声音在她们二人的背后响起。

    听到这道声音,林小小就知道是谁了,她回头,规规矩矩打招呼:“东铭哥哥好!”

    “嗯,小丫头,好久没有看到,好像又长胖了。”被称为东铭哥哥的男人说。

    林小小抹了抹冷汗,她再喜欢吃,再怎么不注意形象,但是终究是一个女孩子啊。

    遇到许久不见的熟人,见面就说她长胖了,虽然只是玩笑话,但是对她一个女生的打击还是蛮大的。

    “小小,不给东铭哥哥介绍一下身边的这位朋友么?”男子看了看林小小,再看向林小小旁边的秦乐然,目光沉沉,若有所思。

    “东铭哥哥,这是我的小伙伴乐然。乐然,这是东铭哥哥。”林小小认真地介绍。

    但是被她介绍的两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听她说话,东铭看着秦乐然,秦乐然也看着他。

    权东铭看着秦乐然,只是因为这个丫头比裴炫智拿给他的照片好看得太多。

    小小年纪的她自带清新自然的气质,同时又带着一般人非常难得的优雅大方。

    看着她的时候,本能地就想盯着她多看两眼,于是他忘记应该要收回目光,不然不太礼貌。

    秦乐然也在看着他,但是她看的不是他的脸,而是看他的左手手背。

    在他的左手手背的虎口处有一个很明显的纹身,纹身的图案就跟秦乐然常年戴着的这个条链子上的图腾一样。

    要是这个图腾很普通,那么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这样图腾的纹身她并不会觉得奇怪。

    偏偏这个图腾是非常特别的,而且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只有跟a国贵族有关的人员才有可能拥有。

    “乐然?”东铭念着这两个字,微微勾了勾唇,“乐然,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但是我觉得然然叫起来更顺口,更好听一些。”

    “然然?叫我然然?”秦乐然满脑子都在想男子手背上图腾的事情,这会儿忽然听到他叫她“然然”。

    秦乐然心中的弦,像是被人狠狠拉了一下,她抬起头,有些愣愣地看着他:“是谁?认识我么?”

    “我叫权东铭。”男子笑了笑,很绅士地伸出手,“我可以叫然然么?”

    “为什么要叫我然然?”如果他是她的烈哥哥,他当然可以叫她然然,但是万一他不是呢?

    秦乐然糊涂极了,脑子里乱得像浆糊一样。

    她的内心认为权南翟才是她的烈哥哥,但是她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权南翟就是她的烈哥哥的证据,并且权南翟也不止一次否认他不是她的烈哥哥。

    这个叫权东铭的男子,有着跟烈哥哥送给她链子的图腾一样的纹身,难道他才是她一直想着盼着念着的烈哥哥么?

    “因为在很多年以前……”话到这里,权东铭故意停下了,再开口时又转了一个弯,“只是因为我觉得叫然然更好听,没有其它意思。”

    真的只是叫然然更好听,没有别的意思么?

    这名男子有和链子一样的图腾,他叫她然然,他还提到了很多年以前……这么多的条件跟她的烈哥哥吻合,难道他真的她的烈哥哥?

    秦乐然看着他,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这样盯着人看很没有礼貌,这一刻,她只想看看能不能在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出她内心那张模糊不清的脸。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权东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笑,说。

    “没,没有……”秦乐然收回目光。

    这个男人的笑容很真诚,笑起来的时候也很好看,但是跟她记忆中烈哥哥模糊的样子对不上号。

    她并不能确认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她的烈哥哥?

    因为证据不足,也因为有过之前被拒的经验,秦乐然这一次没有像上一次一样那么轻易地就认她的烈哥哥。

    这一次,她要慢慢来,她要再多多收集证据,一定要证明他的身份,百分百能够证明他是烈哥哥,她才能主动认他。

    “然然,我们先进去吧。”说着,权东铭很自然地伸手就想牵秦乐然,但是她却本能地避开了他伸来的手。

    她微微往后退了两小步,有些尴尬:“权先生,我有些口渴,我和小小先进去喝一杯水。”

    秦乐然拉着林小小就走,她并不是想喝水,而是想从林小小这里再多打听一些关于权东铭的信息资料。

    一边走,秦乐然便迫不及待开口问道:“小小,那个权东铭是什么人?”

    林小小老老实实地说:“东铭哥是总统哥哥的堂弟,看他们都姓权,应该都猜到了吧。”

    “权东铭?总统先生的堂弟?”秦乐然重复着林小小的话,想了想,又问,“那他还有没有做过其它事情,让人记忆比较深刻的。”

    林小小挠挠头,为难道:“乐然,我只是认识他,跟他的交集并不多,他具体做了什么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哎呀呀,秦大小姐能不能别难为她去想一些跟吃无关的事情。

    除了吃,其它的事情她听了就忘记了,完全记不住的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