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烈哥哥唱催眠曲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0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706章:烈哥哥唱催眠曲

    “妈妈,然然好像明白了。135%7924?*6/810”秦乐然俏脸贴在枕头上,想着是在妈妈的怀里,轻轻地蹭了两下。

    “我的宝贝这么聪明,当然能想明白。”正说着,简然惊呼一声,“宝贝,爸爸来了,他这几天好像还在生的气。妈妈先挂了,晚点再打给。”

    简然说完就挂了电话,秦乐然听着嘟嘟的忙音,嘟了嘟嘴,哼,她出来这么久了,爸爸都没有关心她。

    妈妈出门一天,不管去哪里,爸爸准会追过去。

    看来不管在什么时候,她这个女儿在爸爸的心里都没有妈妈重要。

    坏蛋爸爸!

    他常常说她是他们的然宝宝,可是他说的然宝宝是他的大然然吧,才不是她这个透明的小然然呢。

    哼哼哼——

    以后她不要爸爸了,她要烈哥哥,让烈哥哥只疼她一个人。

    想到烈哥哥,自然又会想到烈哥哥那个吻,秦乐然的脸蛋儿更红了,原来接吻是这样啊。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摩擦,亲吻……亲密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仿佛自己就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

    怎么办呢?

    因为想着烈哥哥,秦乐然的心脏砰砰砰跳动,好像快得要从她的胸膛里跳出来似的。

    是的,她就是因为想烈哥哥,想到心跳加速,所以她失眠了,彻底失眠了。

    不仅是她失眠,送她回到林家,再回北宫的烈哥哥的情况比她还要糟糕得多。

    权南翟身为一国总统,每天的作息时间都会按照时间表严格执行,不管晚上多晚睡觉,早上六点钟都得准时起**准备一天的工作。

    今晚他原本已经忙到很晚,好不容易能居所能休息时,又得知秦乐然在裴宅参加舞会。

    因为担心她,他又跑去裴宅。

    在裴宅发发生了一些意外,让他控制不住和他的然然相认了,之后又送她回家。

    再回到自己的家里,此时天都快亮了,他哪里还有休息时间,更重要的是他精神得很,用不着休息。

    他站在房间的窗户旁,眺望着林家的方向,似乎这样就能离他的然宝宝更近一些。

    他不由自主伸出了手,轻轻地的抚着自己的嘴唇,这里似乎还有然宝宝的温度,然宝宝的馨香……

    今天,他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是,就是“不可理喻”!

    向来自控力非常强大,连母亲被害去世都能忍着没有掉一滴眼泪的他竟然在今天晚上失控了。

    他原计划是想等自己的能力足够强大,能够百分百好好保护然宝宝时才认回她,当然更没有想过会亲吻她。

    但是就在听到她说权东铭是她的烈哥哥时……

    那一刻,他的内心有火,她是他的然宝宝,他才是她的烈哥哥,她怎么可以认错人。

    于是,他吻了她,本是想惩罚她,又是想告诉她,他才是她的烈哥哥,她不可以让别人染指。

    谁知道最后让自己失控了,他甚至想把她带回家,就让她时时刻刻陪在他的身边。

    那么他想要吻她的时候,随时都能吻到她……

    想着然宝宝的时候,权南翟总的唇角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会轻轻一笑。

    想着然宝宝的时候,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只能让世人仰望的总统先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因为他也是有自己喜欢,想要爱护的女孩,是他真正发自内心想要娶的那个女孩,而不是听从局势安排的联姻。

    身为一国总统,本该是手握大拳,可是在上任之前,风波太大,他连自己婚姻都不能由自己作主,什么事情都只能按规矩办事。

    嗡嗡……

    一旁放着手手机突然响了。

    这个时候凌晨五点钟,谁会给他发信息?

    权南翟脑海里只能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他的然宝宝。

    果然,短信就是然宝宝发来的,从字里行间就能看得出来,她在打这一行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委屈与可爱。

    ——烈哥哥,然然睡了好久都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烈哥哥,说这是为什么呢?

    这丫头,分明就想套他的话,聪明得用傻乎乎的语气问他,要是他不够聪明,肯定得上她的当。

    不过,即使他足够聪明,知道她在耍小聪明,但是他还是愿意被她耍。

    一辈子有一个人能让自己心甘情愿地**她一辈子,愿意被她小小的欺骗,其实他觉得这也是一种幸福。

    于是他迅速打出一行字,给了她回复——可能是晚上太吵了,又遇到了烈哥哥,内心激动得睡不着。听一首舒缓的音乐,一会儿就能睡着了。

    很快,那边再次发来信息——烈哥哥,在然然小的时候,经常给然然唱儿歌和催眠曲,再给然然唱唱,说不定然然就能睡着了。

    他就知道,这个丫头会得寸进尺的,不过他就是喜欢她的得寸进尺,于是他又说“好”。

    信息刚刚发出去,她的电话就打进来了,速度快得简直不敢想象,权南翟想要接听,然而激动得手指颤了一下,差点挂掉了。

    他深呼吸,再深呼吸,笑自己在她面前竟然如此不冷静。

    在全国人民面前上任总统一职,都不见他有任何的紧张,偏偏接这个小丫头的电话,他就能紧张成这样,只因为他真的太在乎太在乎她了。

    “烈哥哥,我是然然,我睡不着。”

    接通之后,小丫头赶紧自报姓名,讲明原因,似乎担心她没有说清楚他会挂掉她的电话。

    权南翟心疼了一下,柔声道:“然然放心,烈哥哥答应了跟通话,就不会挂掉。”

    “烈哥哥,真好!”天底下的男人,除了她讨厌的爸爸之外,就数烈哥哥最好了。

    “然然想听什么歌?”他耐心哄着她,似乎跟他通电话的小丫头,还是那一个小小的只有几岁的奶娃娃。

    “只要是烈哥哥唱的,然然都喜欢。”不管再难听,只要是烈哥哥唱的,秦乐然都会喜欢。

    “那烈哥哥唱冰雪奇缘给然然听,然然觉得怎么样?”烈哥哥微笑着轻声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