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国民和她谁重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8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第715章:国民和她谁重要?

    “烈哥哥……”半梦半醒的秦乐然,心有余悸地喃喃说道,“说好了不能丢下然然,一定不能骗然然。135%7924?*6/810”

    “然然乖,烈哥哥说话算话,不会丢下我的然然。”他轻轻拍着她的手,哄她入睡。

    “嗯,然然睡觉了。”听到他温柔的声音,秦乐然闭上眼睛,再次进入了梦乡。

    他将她放着躺好,他又将他的椅背放下一些,在她的身旁躺下,伸出手臂将她往他的怀里拖了一点。

    她顺势就往他的怀里滚,滚在他的怀里,舒舒服服叹息一声:“有烈哥哥在真好!”

    权南翟又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是醒着的,还是在梦里她都是想着她的烈哥哥的。

    不管她是梦是醒,他都愿意**着她。

    看着她逐渐安稳的睡意,权南翟忍不住就伸手轻轻地戳了戳她眉心的梅花印记。

    这个印记,就是很多年前她不过四岁大的时候被坏人抓走留下的。

    因为她是女孩儿,要是在额头上留下伤疤肯定是不好看的,刚好这个疤痕跟梅花形状差不多,后来让医生给她弄了一下,她的额头上就有了这朵鲜艳的梅花。

    然宝宝的一切,哪怕是后面这些年烈哥哥没有陪在她的身边,但是他都了如指掌。

    比如她上小学的第一天,她就打了班里的小伙伴,一拳打过去,打得人家喷鼻血。

    她打了人,但是没有人会怀疑是她打的。

    因为她乖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吵不闹,粉嘟嘟的样子特别招人喜欢,老师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亲亲她,谁会舍得怀疑是她打人呢。

    不过后来,因为同学的指证,加上监控视频的录相,事实证明真的是粉可爱的秦乐然小朋友打了人。

    当时,对方家长不依,要让小家伙也请家长到学校来,但是小家伙只是扮了一个可怜又无辜的表情,对方的家长竟然叹息一声就原谅了她,叮嘱她以后不能再打同学。

    打人的习惯不好,有过这次的教训之后,秦乐然再也不动手打人了。

    因为她从小就练跆拳道,出拳特别重,和同龄的小朋友打架,小伙伴们会很受伤。

    后来,秦乐然小朋友遇到事情不再用武力解决,很多时候她想整谁,根本不用自己出面,就能把事情办妥。

    她的成绩好,每年都跳级,渐渐地交了各个年龄层的朋友。

    年纪小小的她,来到大年纪的班级里也没有什么不适应,这些年一路走过来,慢慢地她就成了一群人的领头羊,很多事情,她只需要动动脑,别人就会帮她完成。

    她提前上大学,还没有长大成人呢,班里就有年纪大一些的男同学追求她。

    她很委婉地拒绝追求她的男同学,找的借口竟然是她有男朋友了。

    可是偏偏她从来没有和男朋友一起出现过,所以就被别人误认为她是瞧不起人。

    从小到大,她就是一个聪明自信活泼的孩子,在家人的细心呵护下,她健康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水灵灵的大丫头。

    她什么都好,什么都不怕,但是她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她怕黑,也不是怕黑,在黑夜里,只要有一丝光线,她都不会害怕,她害怕的是在狭小封闭的空间里,那种见不到一丝光亮的黑。

    那是她刻在心里的阴影,也是她把烈哥哥刻在心里的标志,烈哥哥于她,如同她眉心的那朵梅花印记,一辈子都磨灭不掉。

    嗡嗡……

    正想着然宝宝过往的一切,权南翟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他的工作手机。

    他的工作手机有两部,一部是白天开着,一部是夜晚开着,有紧急的事情他夜晚这部手机才会响。

    这个时候了,有什么紧急事情?

    他没有多想,立即拿起接听,接通之后,手机里传来秘书何淼的声音:“总统先生,不好,出大事了。”

    权南翟眉头一挑:“什么事?”

    何淼轻咳了一声,向他有条不紊地报告情况:“五分钟前陇尖发生了7.6级特级大地震,震中心仓南县城。此时是半夜,很多人都在家里。初步统计死伤人数应该不少。”

    7.6级地震,震中心是在县城,这等于是一个县城的人都有可能被活埋了。

    权南翟的脑海里瞬间冒出这些信息,同时吩咐:“相关部门的救灾工作安排得怎样了?传话下去,抓紧黄金七十二小时,生命第一,尽可能把还活着的人救出来。”

    刚刚上任几天时间,就遭遇如此大的天灾地害,这次地震也是权南翟从政途上的一次大考验。

    “是。”何淼答道,又问,“总统先生,看我们这边要派谁过去灾区安抚人心?”

    听到何淼的问话,权南翟侧头看了一眼躺在身旁的秦乐然。

    她睡得很香很沉,因为她的烈哥哥答应过要陪在她的身边,她不会害怕,所以睡得很香。

    他不想食言,但是他身为一国总统,他还有国民,再不想丢下好,但是他也要丢下,他说:“准备一下,我亲自去灾区。”

    何淼担心道:“总统先生,那边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发生大的余震,还请三思。”

    权南翟厉声说道:“我的命是命,难道其它官员和我的国民的命就不是命了?”

    “是,我这就去安排。”其实总统先生刚刚上任不久,这个时候冒着生命的危险去灾区,能让灾区的受灾民众安心,也能让全国所有的老百姓暖心。

    这可以说是权南翟的一种政治手段,但是真正的是他体恤民情,这是身为一国总统的基素养。

    他抚抚秦乐然的脸,他相信,她能懂他,也能支持他。

    他伸手按了前面的通话按键,说:“开车去林家。”

    ……

    秦乐然醒了,在烈哥哥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就醒了,但是她选择装睡,她想要知道关于烈哥哥更多的事情。

    她听到烈哥哥提到“相关部门”,听他提到了“国民”等等关键词,于是她几乎能够肯定心中的猜测。

    她的烈哥哥很有可能就是a国的总统,当时她当面问他是不是,他不承认,应该就是有他的难言之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