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痛就喊出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722章:痛就喊出来

    秦乐然接过总统递来的物品,连连点头:“总统先生,说的这些,我都会照做,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自己受伤,不让自己感冒,不让心疼我的人替我担心,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135%7924?*6/810”权南翟厉声打断她,她自己不动手穿,他便动手帮她穿雨衣,戴口罩,“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记住,接下来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平时他总是一副温和的样子,不管是在她面前,还是在人民发群众面前都是这幅样子,秦乐然都以为他没有脾气了。

    但是这会儿对她说话这么严厉,还命令她的人,真的是那个疼爱她疼爱到骨子里的烈哥哥么?

    他的声音严厉,那是因为在心疼她,关心她,对他不那么关心的人,他可能还是那一幅从来都波澜不惊的冷静面容。

    “总统先生,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她心里高兴,自然而然地就问出了话。

    听到她的话,权南翟拿起湿毛巾想要帮她擦脸的手微微一僵,转手塞到了她的手里:“先把脸擦一下。”

    “总统先生,脸脏一点没事,受伤才是大事。想让我乖乖听的话,也请让我先看看的伤。”她凑到他的身边说道。

    他越是不给她看伤势,她越是担心他的伤势严重。

    “一点小伤而已,医生已经帮我处理过了。”她追问了几次,如果他再装着没有听到,只会让她更担心,索性就实话对她说。

    小伤会把衣服一大片都染红么?

    拜托,总统先生!

    想骗人,麻烦也动动脑好么?

    她又不是当年那个四岁大的孩子了,她是那么好骗的么?

    “总统先生,给我看看吧。”她扯扯他的衣袖,跟他撒娇,不是说男人都是吃这一套的嘛。

    她想她的烈哥哥肯定也吃的。

    权南翟总是拿这个丫头没有办法,无奈地摇了摇头:“小丫头……”

    秦乐然打断他:“我不叫小丫头。我有名字,我叫秦乐然,可以叫我然然。”

    他的身份,让他不能认她,他见了她的面还得装,什么小丫头不小丫头的,她是他的然然啊。

    既然他不能认她,那么他们就重新认识。

    “小……”

    “要是再叫我小丫头,以后都不准叫我然然。”哼,以后他大大方方认她的时候,她都不让他叫。

    这话,果然有威胁的效果,权南翟蹙了蹙眉,却是真的不敢再叫她小丫头。

    她抱他的手腕,摇了摇:“总统先生,快点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的伤口。”

    “秦乐然,没有人告诉,跟陌生男人在一起不能做让人误会的事情?”权南翟沉着脸说。

    明明她是在跟他撒娇,明明她是在关心他,但是他却觉得她不应该跟他这个身份如此亲密,因为她并不知道他是她的烈哥哥。

    “总统先生,请说说,我做什么事情让误会了?”明明知道他并不知道她知道他的身份,他才会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可是听到的时候秦乐然的心里还是微微一揪。

    权南翟:“……”

    她不给他说话解释的机会,又抢话说道:“不说话就是没有吧。如果我真做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我向道歉。也请不要误会,我会想对怎么样,因为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是绝对不会喜欢的。”

    其实,她好想大声吼他:“是陌生男人么?昨晚偷偷亲我的时候,怎么没有觉得是陌生男人?”

    “刚刚帮我穿雨衣,还命令我不准离开的视线时,怎么没有觉得是陌生男人?”

    “哼,不避嫌的时候,想对我怎样就怎样,现在我还没有对怎样,就说这样的话。”

    当然,她也只能想想而已,要是让他知道她在不合适的时候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他一定会将她赶回纽约去的吧。

    她并不想回纽约,她想要陪在他的身边,等他能够大大方方承认,她就是他的然然。

    听她这么一说,他应该难过的吧,然而权南翟的内心却是雀跃的,因为他的然然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就是她的烈哥哥。

    “我帮看伤,并不是我想帮看,我是带着所有人民的托付来的。要是有事情,我不好跟大家交待。”伤心过后,秦乐然还是没有忘记要看他身上的伤,谁让这个大坏蛋是她的烈哥哥呢,受一点点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看他还没有脱衣服的打算,秦乐然真生气了,气得快哭了:“总统先生,我就想问一句,有没有在乎的人?”

    “不是的国民,而是私下里有没有在乎的人?如果有的话,请为在乎的人和在乎的人,不想让他们难过,就让我看看的伤。”

    秦乐然开口一说,这理由是一大堆一大堆的,权南翟还真不知道小丫头的口才这么好。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将外衣脱掉。

    待他一脱掉外衣,早就被鲜血染红的白纱布出现在秦乐然的眼前。

    他的肩头包扎着那么厚厚的纱布竟然成了红色,看得秦乐然呼吸一滞,心疼得心尖都在颤抖了。

    她咬了咬唇,强压下心疼与难过,尽量让自己冷静:“总统先生,麻烦先坐下,我给换药。”

    他难得肯乖乖听她的话,坐到凳子让,让她给他拆纱布换药。

    纱布一拆开,一条足足有十厘米长的伤口出现在他的肩头,即使已经上过药,也缝过针了,但是可能是他一直在忙,并没有注意休息,所以伤口早就裂开,鲜血还在流。

    “一点小伤而已,医生早就给我处理过了,没事的。”他说得平静,似乎这点伤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点小伤。

    “闭嘴!”她凶他。

    这么深这么长的伤口还是小伤的话,那么是不是重伤不治才叫重伤?

    生气归生气,心疼归心疼。

    秦乐然立即动手,动作利落又熟练地帮他清理伤口,她的动作很轻很轻,让他几乎感觉不到她在帮他清洗。更多精品小说在线免费阅读,请百-度上搜:『我∷的∷书∷城∷网』

    她一边帮他清理肩上的伤,一这说:“总统先生,如果觉得疼,不要忍着,可以叫出来,我尽可能轻一些。”

    “不会疼。”曾经,他为了保护她,差点连命都丢了,他都没有觉得疼,这一点点伤对于他来说,真算不了什么。

    “嘶——”刚刚说完不会疼,他便疼得发出“嘶”的一声。

    “不是不会疼么?倒抽冷息干什么?”她冷冷地瞅他一眼,刚刚她就是故意下重手的。

    她是想告诉他,痛就是痛,任何人都有喊痛的权力,他不要以为他是一国的总统,他就不是人,他不会痛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