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总统的形象代言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2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总统大人不怪罪小丫头,何秘书更不敢怪罪了,老老实实回答报告问题:“因为地震,方圆几十里的路都给毁了,运送物资的车子进不来,人工搬运进来很慢。135%7924?*6/810空中这方面,已经派了许多飞机扔投物资,但是一时半会也送不了那么多。”

    说到这里,何秘书转头看了一眼帐篷外:“总统先生,眼看就要天要黑了,外面也下起了小雨,人民群众今天晚上还不知道怎么安置?”

    何秘书说的这些问题,都是地震灾后面临的重大问题,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但是不能不解决。

    尤其权南翟身为一国之主,所有人的希望都在他的身上,他在这里,更不能让人民群众淋着雨挨饿。

    他说:“把我以及跟我一起随行官员的帐篷撤出去让给群众,还有留给我们的方便面和开水都拿给群众。特别要照顾老人和孩子,让他们先吃饱,壮年能饿一餐的让他们忍一忍。”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离地震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相关部门收到地震的消息之后就开始准备物资。

    他算了算时间,再道:“告诉大家,最迟明天早上就有足够的物资送达到灾区。让大家不必惊慌,我们的后方有我们祖国几亿人口在支持着大家。”

    “是,我这就传话下去。”领了命令,何秘书转身就走。

    何秘书刚走,秦乐然也帮权南翟包扎结束了:“总统先生,我帮包扎好了。”

    “好,谢谢!”他拿起刚刚脱下的脏衣服两三下就穿上,完全顾不得这件衣服上有泥水、血水。

    “慢点不行么?”秦乐然看着他举手穿衣,心都提起来了,“的伤口已经撕裂过一次,再不注意,有可能再撕裂第二次……第二次可能也没有关系,反正也不会觉得痛。只是万一感染了,想一想,在乎的人应该有多伤心吧。”

    话,她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他还要执意不好好照顾自己,那们他就等着她因为他难过吧。

    坏蛋!

    果真男人都是坏蛋!

    一个个自顾着自己,完全不想想她的感受。

    她的坏爸爸是这样的,她的烈哥哥也是这样的,突然好讨厌,好嫌弃他们两个人啊。

    要是可以的话,她打算换一个爸爸,再换一个烈哥哥,换两个不让她难过的人陪着她。

    “谢谢秦医生帮我包扎,的用心良苦,我会记得的。”他本能地伸手揉揉她的头,都揉了两下,才想起这个动作非常不适合,又赶紧收回了手。

    他瞅了她一眼,见她没有任何异常的神色,他才稍微放了心。

    他哪里知道,在秦乐然这里也是跟他一样的,他揉她头的动作对于她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她怎么觉得意外。

    “总统先后,我出去一下。”她只是跟他打声招呼而已,并不是等他批准,转身就跑了。

    跑到帐篷外看到前不久拦她的两名保镖守在外面,她对他们二人笑笑:“两位哥哥,们是寸步不离守在总统先生的身边吧。”

    两人瞅了她一眼,谁都没有理她,他们可没有忘记前不久这小丫头叫他们哥哥时,他们总统先生那隐藏的目光是多么的凌厉骇人。

    “两位哥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要问问们总统先生肩上的伤是怎么留下的?”她没有问总统先生本人,因为她知道他肯定是不会说的,但是她又想知道原因,避免以后再发生类似这样的事情。

    谁知道不管她怎么萌装可爱,两名保镖都像一樽门神一样站着一动不动,面部肌肉也能一动不动,就是没有想过要理会她。

    算了吧,从这两人这里套不到话,她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一定要知道烈哥哥的伤是怎么造成的。

    她前脚一走,权南翟后脚就出来了,冷冷地瞟了两名保镖一眼:“们两个不用跟着我了,去那边帮着救人。”

    两名保镖内心苦啊,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啊,也没有应那位小醋坛的话,他们的总统大人怎么还要惩罚他们。

    ……

    “何秘书!”秦乐然跑了几个地方,才找到她要找的何秘书,“我可以麻烦一件事情么?”

    “什么事情?”何秘书语气不怎么好,同时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怎么看都不觉得这个丫头是能吃苦的主。

    “外面的通讯还没有恢复,我们打不出电话,我想借们官方的设备打一个电话,可以么?”打一个电话这种小事情,她完全可以麻烦她的烈哥哥的,但是因为她要做的这件事情不想让烈哥哥知道,所以只偷偷跑来找何秘书。

    总统先生身边的人,她只跟何秘书打过照面,她想,一个电话而已,他应该会同意的。

    谁料,何秘书听她这么一说,都没有问是怎么一回事,立即板着一张脸:“小丫头,我们这里是地震灾区,每一个电话都有可能关系到一条生命的存亡,而不是拿给们这些孩子闹着玩的。”

    秦乐然跟他客客气气说话,谁知道何秘书一张嘴就说她在玩。

    试问一句,她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为了救治伤者,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她是在玩么?

    秦乐然这人向来是吃软不吃硬,跟她好好说话,她跟也是客客气气的,要是不给她好脸色,她绝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何秘书,是总统先生的秘书,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我们的总统先生。”

    “今天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我可以不跟计较,但是请记住,以后对其它群众说话客气一些,我不准任何人给我们的总统先生抹黑。”

    她说得义正言辞,把何秘书这样的政场老将都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何秘书,记住了么?”不仅问了,她还执意要得到何秘书的答案。

    “我记住了。”她强硬起来,何秘书就软了,关键因素是这丫头所说的一句话都对。

    何淼身为总统先生的贴身秘书,总统先生下达的指令都是能让他传下去的。

    这个小丫头说得对,他就是总统先生的形象代言人,他说的话,他的态度,在其它人看来,那就总统大人的态度。

    “那我现在可以打电话了么?”其实转了这么大一圈,她的主要目的还是打电话。

    “请便。”何秘书对她客气多了。

    “谢谢!”何秘书客气,秦乐然对他还是笑脸相待。

    她的舅舅常常告诉她,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脸上经常带着笑容的人跟不带笑容的人办事,往往会达到不同的效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