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不是让你闹着玩的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9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第726章:不是让闹着玩的

    提到她的烈哥哥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总是那么灿烂,她的光芒似乎能盖过璀璨的星空。135%7924?*6/810

    这就是她!

    她叫秦乐然!

    亦是他的然宝宝。

    “的烈哥哥究竟哪里好了?能让这么喜欢他?”忍不住,他就想要知道他在她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她不知道他就是烈哥哥的情况下问她,她说出来的应该就是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他在乎他在她的心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烈哥哥哪里……”都好——两个字秦乐然硬是给咽了回去,哼哼哼……她的烈哥哥真是狡猾得很呢,想听她夸他么?

    想听她夸他的话,大大方方说出来,她可以不眠不休夸他几天几夜,但是他却在不知道她知道他就是烈哥哥的情况下问烈哥哥哪里好?

    小样!

    要是他说烈哥哥哪里都好的话,改天他就有骄傲的资本了,万一他不愿意对她好了怎么办?

    “我的烈哥哥啊……”说到这里,她故意长长叹息一声,有些伤感地说道,“我的烈哥哥好是好,可是我却总觉得他不够喜欢我。”

    “怎么会?”他脱口而出,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喜欢她,喜欢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她竟然还说烈哥哥不够喜欢她。

    “又不认识我的烈哥哥,怎么知道他不会?”小样,看怎么解释给我听,秦乐然得意地想着,脸上却挂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忧愁,“或许他喜欢别的女孩子,也是说不准的。”

    “他怎么可能喜欢别的女孩子……”他回答得有些急,说着说着,才感觉到不对。

    “他怎么就不会了?又不是他的谁,能多我更了解他么?”烈哥哥,对不起啦,谁让不认然然,然然不能正大光明跟烈哥哥在一起,那就只好耍耍了。

    “我……”我就是的烈哥哥,是那个小时候喜欢窝在他的怀里听他讲故事,还说等长大了就来找他的人。

    可是,话到嘴边,他终究说不出口,时机还不成熟,他只能委屈他的然宝宝再等等他了。

    “回答不出来了吧。”秦乐然抬头看向远处,声音突然就有一些涩极的,“不管烈哥哥喜不喜欢我,我都会喜欢他的。”

    看到她伤感,权南翟心痛极了,伸手揉揉她的头:“其实我是知道的,想想看,能够让这么喜欢的烈哥哥,总是有吸引住的优点。说不定吸引住的优点,就是他对好。”

    “总统先生,有喜欢过一个人么?”她收回目光,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庞,“就是放在心尖,时时刻刻都想着念着。明明刚刚才见过的,他一离开很快又会想见他的那种。”

    “有。”他说,两个字说得铿锵有力,“我喜欢的那个人,她很优秀,比我想象还有优秀得多。”

    “是……总统先生,说的是真的么?”烈哥哥是在夸她么?是在夸她么?

    天啦,好兴奋有木有,又兴奋又紧张,紧张得她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当然是真的。”说话间,他很自然地就伸出了手,轻轻地抚开她额前的碎发,继续说道,“原来她在我的印象当中,一直是被人呵护着长大的,可是最近很多事情都让我对她刮目相看,她所做的一切,都远远超过了我心目中的那个她。”

    “那这样的她,会更加喜欢么?”要是烈哥哥不喜欢她这么努力,就喜欢她乖乖地躲在他的身后做一个小女人,那么她要怎么办呢?

    “当然喜欢!”他看着她,目光温柔得像是染了千万年的情意一样。

    当然喜欢!

    秦乐然看着他,唇角微扬,轻轻地笑了。

    她笑得眉眼弯弯,那晶莹的眸子里的星河更加灿烂耀眼,耀眼得能够照亮这阴雨绵绵的夜空。

    权南翟也看着她,他的眸子里同样盛着一条星河,一条璀璨的星河,他们四目相对,似乎都快迷醉在对方的眼睛里了。

    烈哥哥说他喜欢这样的她!

    秦乐然兴奋得都快欢呼了,恨不得立即拉住烈哥哥的手,告诉所有人,这个人就是我的烈哥哥,这个人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砰——

    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暂时的宁静,权南翟与秦乐然同时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帐篷里们休息的群众也都冲了出来。

    但是因为天色已经黑了,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情况,于是权南翟第一时间站出来:“何秘书,找几个人跟我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

    吩咐何秘书时,他已经丢下秦乐然往前走了几步,他顾不得身边还有一个她,在这种关键时刻,在他的心里还是人民群众的安全第一。

    “烈……总统先生,我也跟一起去。”天这么黑,外面到处都是地震后的惨壮,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掉进别人挖的坑里了,不陪在烈哥哥的身边,秦乐然不放心。

    “不行!”权南翟头也不严厉回绝。

    “我要去!”她咬着牙,小跑着跟上他,追上他之后,她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之间的关系,伸手就抱住他的胳膊,“是今天亲口说的,不准我离开的视线。今天下午我都有做到,为什么现在不行?”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好好在安置区呆着,不准离开。”权南翟强行将她的手扯掉。

    虽然今天是他亲口说的,让她不要离开他的视线,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他不能带着她去冒险。

    “什么不一样?在我看来就是一样的。”她不是如此任性不听话的人,更不想给烈哥哥添麻烦,但是此时此刻她在害怕,所以她想得没有平时那么周到。

    “秦乐然,这里是地震灾区,不是游乐场,不是让闹着玩的。”他太清楚这个小丫头的脾气,如果不让她自己打消心里的想法,他前脚一走,后面她肯定想办法跟来。

    “也说我是来闹着玩的?”别人说她是来闹着玩的,她不生气也不难过。因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的谁,她不会去在乎别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但是他不一样,他是她的烈哥哥,是她坚持这么久,不喊饿,不喊累的支柱。

    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还不知道她有多么努力么?

    今天晚上帮着搬物资,她摔了几次。

    有一次摔倒在泥坑里,她没有喊一声脏,爬起来带着一身泥,继续帮忙搬物资。

    因为天黑看不见,很多时候都是摸索着前进,还有一次摔到在碎石头上,她的膝盖都磕着血了,但是因为想到能帮烈哥哥的忙,她都咬牙忍过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