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让我抱抱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总统先生?是总统先生来了?”总统先生突然出现,帐篷里的伤员们激动得热泪盈眶,“总统先生,谢谢您来慰问大家。135%7924?*6/810”

    “总统先生,谢谢亲自指挥抢险救灾的工作,让我们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减到最低。”

    “总统先生,真是一个好总统,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像您这样跟大家一起抢险的好总统。”

    总统先生来了,专门安置伤者的帐篷都沸腾起来了。

    于是总统先生原本只是想将那个小丫头拎走的,演变成了一场他跟伤员们的握手见面仪式。

    秦乐然站在一旁备受冷落,刚刚大家对她那么那么的热情,那是因为她辛苦照顾了他们一天**,然而他们对她的热情,远远不及这位只跟他们握握手的总统大人。

    看着自己备受冷落,秦乐然悄悄地恶狠狠地看了权南翟一眼,转身往帐篷外走去。

    这些人都什么眼神啊,要说好看,她肯定比烈哥哥好看;要说可爱,她肯定也比他可爱,偏偏他一来,大家都看不到她了。

    她在吃—飞—醋!

    吃飞醋的对象并不是伤员,而是她的烈哥哥,在他的心目中,他的国民始终比她重要。

    虽然说在跟人民群众握手,权南翟的眼睛里能看到的只有秦乐然,她一个小小的噘嘴的表情都没能逃过他的双眼。

    她离开之后,他跟伤员们说了几句体恤的话也跟着出去了,出去却没有看到小丫头。

    “她呢?”自然,他问话的对象是守在门口的他的两名保镖,但是两名保镖一听,两个人四只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一脸的懵逼。

    她呢?

    总统先生这话问得有漏洞啊。

    他到底是问的她呢还是他呢?亦或者是它呢?

    他们的总统先生这样问一句,又没有说清楚那个ta是指谁,他们怎么知道他问的是谁?

    看到这两个人一脸的问号,权南翟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保镖这样只动手的人,千万别想让他们做的心腹,头脑太不灵活,迟早会把人给气坏的。

    “噗……”

    权南翟四处查看时,旁边传来一声脆生生的嗤笑声,他抬目一看,看到了那个丫头正站在一旁笑话他。

    他几步走到她的身边:“怎么?不生气了?”

    “哼……”看都不看他一眼,理也不理他,她转过身去,看起来傲娇得很。

    “小丫头,跟我来。”他说,率先往前走。

    走了几步,小丫头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打算理会他,看来还在跟他较劲。

    他又走回来:“小丫头,跟我来。”

    她不理会他,他倒是很有耐心等她,谁让他今天凶了她,伤了她的心,她只是不理他,算是对他最轻的惩罚了吧。

    “谁是小丫头啊?”哼,不叫她的名字,她是绝对不会跟他走的……可是,可是,她的脚步快要不受控制了,身体很诚实地想要跟他走。

    “年轻小小,不是小丫头是什么?”他看着她,衣服是脏的,脸也是脏的,这样又显得她那又水灵灵的大眼睛特别清澈明亮,他忍不住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跟我走。”

    好吧,跟他走吧。

    他不拽她,她都要忍不住跟他走了,这会儿他伸手拽她,刚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他的手掌很大,能轻易将她的手腕握住,同时在这阴雨绵绵的天气里,他第一次让她感觉到了温暖。

    她不由自主地就往他靠近了一些,好想钻到他的怀抱里让他抱一抱她,只要他抱一抱她,这一天**受的苦,身上的痛都能立即消失吧。

    可是刚刚靠近他一些,她又停住了,此时的他不是她的烈哥哥啊,他的怀抱不属于她。

    或许是觉察到她的情绪忽然又低落了,权南翟微微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再将她拽得紧一些:“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垂着小脑袋不说话,她害怕自己一出声,就会委屈得哭出来。

    “然然?”他追问。

    她还是闷着不吭声,权南翟也没再问,只是一路上不管多少双眼睛看过来,他都没有放开她的手。

    一路上,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来到他的专属帐篷,他才说:“我让人准备了点热水,给准备了一身换洗的干净衣服。进去去洗一下,把衣服换上,我在外面守着。”

    她是盛天秦家的千金大小姐,从小就是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掌上明珠,这些年她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受过这样的累。

    看到她脏得像一只小花猫似的,都没时间和条件让她洗洗,他也是心疼得很。

    “总统先生,特地为我准备的热水么?”看吧,她就知道,她的烈哥哥的心里是想着她的。

    他这么一个举动,又让她重新活力四射。

    他点头:“嗯,快去洗洗,洗了睡一会儿,一会儿天亮了我叫。”

    她不懂:“不进来么?”

    “一个女孩子,我不太方便。”这丫头,男女有别,要懂得保护自己,万一他不是她的烈哥哥,他是坏人怎么办?

    “总统先生,跟我进来一下吧。”她拉开帐篷的门,“快点,我有事想要请帮忙。”

    他没有问是什么事,是因为他无法拒绝她清澈的眼神。

    他抬步就跟着她走进去,刚刚一进门,她一转身便扑向他的怀抱,伸手抱住他的腰,抱得紧紧的。

    “然然……”权南翟想要拿开她的手,却怎么也无法硬起心肠推开她,他也很想把她抱入怀中,可是他现在是a国的总统,他问,“小丫头,知道抱的人是谁么?”

    这个人不是她的烈哥哥,她抱着的男人的身份跟她是完全陌生的,如果此时此刻换成是别人在她的身边,这个人又是坏人……

    “总统先生,别动,别说话,求求让我借用的怀抱靠一靠,只靠一会儿就好了……因为我想我的烈哥哥了。”她抱紧他,小脑袋在他的胸前蹭了蹭,喃喃说道,“如果我的烈哥哥在我的身边,他一定会紧紧抱着我,给我一点温暖的……他一定会的。”

    “然然……”烈哥哥在的身边,烈哥哥现在正抱着,烈哥哥会给温暖。

    话不能对她说,但是他可以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给她一点安全感,给她一点温暖。

    他伸手抱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慢慢地他感觉她的呼吸渐渐慢地了,低头一看,她已经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这个丫头强行撑了一天**,刚刚在伤者面前,她还说不累不累,这会儿才这么一点时间就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