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一样的房间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26

人气小说: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抬棺匠仙尊传人在都市大明崇祯第一权臣帝国争霸重生野性时代尘脉

    “灵曦,别忘记了,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135%7924?*6/810身为总统先生的未婚妻,接待外国来使之后,总统先生有什么理由不亲自送回去?”权南翟沉沉说道。

    这么长时间都忍了,他不在乎再多忍一点时间,要演戏给别人看,当然就要演全套,不然不是白白浪费了以前许多精力。

    “那好吧。”沈灵曦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权南翟的目光里难掩担心与忧心。

    送沈灵曦回去的路上,他们的坐驾行驶在中间,前面有开路的车子,后边有保驾护航的车子,一路上浩浩荡荡的,挺吸引人的眼球。

    “们看啊,那又是总统先生送沈小姐回沈家了。”道路两旁有人指指点点。

    “是啊是啊,总统先生对沈小姐真是体贴入微,每次都会亲自送沈小姐回家。”路人赞叹的声音。

    “唉,要问我这辈子羡慕过谁,我只羡慕沈小姐一人。人长得漂亮不说,还能找到那么一个疼爱她的未婚夫。他们以后一定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路人羡慕的声音。

    在a国国民的眼里,总统先生权南翟与他的未婚妻沈灵曦,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壁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既养眼又般配。

    最最让人羡慕的,还是总统先生对沈小姐呵护有加,他们两个人时不时在镜头前撒撒狗粮,更是圈了一大波他们二人的cp粉。

    但是车子里的情景跟人们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权南翟与沈灵曦同坐在后车座,但是一个在最左侧,一个在最右侧,距离拉开得就像两个完全陌生的陌生人。

    他看着车前方,她望着车窗外,谁都没有看谁一眼,哪里还有今天白天二人一起接待外国来使在镜头前的那种琴瑟和鸣的亲热劲。

    他们两个人不仅坐得远,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陌生得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快要到沈家时,沈灵曦想了又想,终究是打破了沉默:“南翟,是不是那个小丫头出什么事了?”

    虽然权南翟今天在接待外国来使时的表现仍然可圈可点,但是沈灵曦看得出来他的心里装着事。

    能够影响到权南翟的情绪的事情并不多,能够影响到他情绪的人更是少得可怜。

    这些年来,他学会了许多事情,其中情绪的控制与隐忍,练就得几乎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了。

    权南翟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与感情,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能做到对人笑脸相迎。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沈灵曦看得出来,虽然他今天接待外使时一直在笑,但是在那笑容里,她看到了他的分心。

    能够让他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分心的,除了秦家那个小丫头,沈灵曦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够有这样的本事。

    “到家了。”权南翟收回看向前方的目光,侧头看她,“今天累了一天了,回家之后早点休息。”

    权南翟并没有接她的话继续说,因为他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说太多关于秦乐然的事情。

    “南翟……”沈灵曦咬了咬唇,“如果小丫头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了误会,我可以找她给她解释一下的。”

    “不用。她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用不着任何人插手帮忙。”权南翟拒绝得直接。

    不说现在那个小丫头不知道他的身份,即便是哪天她知晓了,该向她解释的人也是他,而不是别人。

    沈灵曦的脸色白了白:“那我先回去了。”

    权南翟点头:“嗯,早点休息。”

    沈灵曦下车,又回头看他:“南翟,如果我们的婚约……”

    权南翟打断她,厉声说道:“没有如果,这件事情就照我们说好的那样做,没有把事情处理完之前,谁也不能打乱计划,不论什么原因。”

    沈灵曦担心:“可是,万一小丫头不能……”

    “她不会。”也不知道为什么,权南翟就是那么相信那个小丫头,相信她一定懂他,一定不会离他而去。

    即使她离他而去,他也会想办法把她抓回来留在他的身边,这辈子没有人能从他的身边抢走她。

    她来到他的身边,只用了那么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将他一直平静的心湖搅乱了。

    既然她已经搅乱了他的心湖,那么她就应该要负起责任,这辈子他绝对不会放她走了。

    “那好,我先走了。”沈灵曦掩去她眼神中的无奈,对他客气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总统先生,我们是直接去秦小姐那里还是?”开车的司机乔闵开口问道。

    乔闵是为权南翟开车的司机,他跟在权南翟身边多年,是权南翟非常信任的人,所以秦乐然的事情,乔闵是知道的。

    “先回去一趟。”权南翟说。

    他恨不得长双翅膀出来立即飞到那个小丫头的身边去,但是他又不能如此任性。

    现在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处理好,他还有未婚妻,不能跟她相认,所以今天他还不能告诉她,她的烈哥哥和总统大人是一个人。

    他要回去换身衣服,换个装扮,要化妆师给他化个妆,要让秦乐然看到他也认不出他是谁。

    ……

    在去机场的路上,秦乐然想来想去,想到最后她后悔了,抬头想要让司机调头回市区,她才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根本就不是机场。

    “是什么人?要带我去哪里?”秦乐然很快就意识到这名出租车司机应该不是真的出租车司机。

    “秦小姐,我不会伤害的,还请坐好,跟我去一个地方。”司机说得礼貌客气。

    对方没有表明身份,只说了不会伤害她,并且语气态度都挺好的,不像是绑架人的样子。

    秦乐然从后视镜里看他,看他面色没有什么异常,并且开车去的方向也不是偏僻得没有人去的地方,于是她大胆猜想,这人可能是烈哥哥派来挽留她的人。

    可是烈哥哥又怎么可能知道她买了机票要回纽约呢?

    不是烈哥哥的话,那么极有可能是秦胤泽那个坏蛋,不管她走到哪里,他对她的行踪可以说都是了如指掌。

    但是也不对,如果出租车司机是秦胤泽的人,他叫她应该是“大小姐”,而不是“秦小姐”。

    不是烈哥哥,也不是秦胤泽,那么还有谁会这么客气请她去“做客”呢?

    “到底是谁派来的?”自己想不通,那么还是用最直接的办法吧,说不定对方一不小心就告诉她了呢。

    司机没有再吭声。

    “我再问最后一次,到底是谁派来的,要带我去哪里?”因为猜不到司机是受谁指使,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为何,秦乐然的内心微微有些慌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