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秦总与总统先生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64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秦胤戬板着稚嫩的小脸,严肃认真地说道:“妈妈,我不是……”

    “小可爱,小可爱,小可爱……”小可爱的话还没有说完,秦乐然又连着叫了他几声。135%7924?*6/810

    秦胤戬无奈地低下头,乖乖吃饭了。

    俗话说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他们家的两个女人仗着父亲的**爱,天天横行霸道,谁也招惹不起她们。

    ……

    九月末,临海市的气温已经比较低了。

    尤其到了夜晚,温度比白天又下降了几度,凉风嗖嗖,召显着冬天就快要来了。

    但是有些人就像不知道冷一样,仍然在夜里忙前忙后,一刻也停不下来。

    比如秦总大人,他今天晚上也有事情要办,于是带着养子秦胤泽与特助刘庸一起出发了。

    他出门时仍然穿的一件衬衣,是他这些年按简然的喜好的着装打扮——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裤。

    今晚,他还是这一身常穿的着装,但是看起来总让人觉得他跟往日不太一样。

    他坐在车上,还是一声不吭,常年的高冷,今天这高冷之中似乎又夹带着严肃与一些很难在他身上看到的惆怅。

    “秦总,到了!”说话的是这几天临时充当司机的刘庸。

    可是秦越没有听到,他在发呆,也是刘庸跟在他身边几十年来为数不多看到他的主子如此状况。

    “秦总……”刘庸又试探喊了一声。

    “刘庸,我会不会管得太多了?”秦越突然发问。

    他有听简然的劝,明白孩子们的感情要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大人管不着,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插手。

    秦乐然是他的女儿,他这辈子唯一的女儿,他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情陷在一个男人身上,而什么都不做。

    “秦总,已经来了不是。”他们的总裁大人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刘庸也没有胆量再劝。

    “走吧。”秦越下了车,秦胤泽已经早他一步到达了。

    “爸,我们这是去见谁?”秦胤泽的内心已经猜到他们来见谁,只是不太愿意承认。

    他们的父亲愿意来见那个人,那么也就是说他妥协了,他支持秦乐然的决定。

    “见了,就知道了。”秦越率先往会馆走去,秦胤泽和刘庸紧随他的身后。

    ……

    “总统先生,秦先生来了。”林家成眼尖,第一时间看到了秦越一行三人。

    推掉了今晚所有的应酬,身为一国总统的权南翟提前半个小时就在这里等着了。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就连总统大选时,也不曾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

    只因为今晚他要见的人,是他在乎的那个女孩儿的父亲。

    权南翟悄悄吸了一口气,急急迎接上去:“秦叔叔,您好!”

    以前,权南翟在秦家呆过一些时间,但是为了隐藏身份,他从来没有开口跟秦越说过话,自然也没有称呼过秦越。

    今天,秦越约他见面,他认真想过称呼这个问题,还是觉得把他当成长辈比较好。

    因为权南翟知道,秦越今天之所以会约他,肯定跟他的宝贝女儿脱不了关系。

    秦越看着眼前的这名年轻的男子,他器宇轩昂,英姿飒爽,目光沉稳而内敛,在他的身上,秦越多少能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好。”秦越仍然惜字如金。

    “秦叔叔,您这边请。”权南翟领着秦越进了他们的雅间。

    秦越倒也不跟他客气,迈步就走在权南翟的前方,秦胤泽与刘庸二人自然还是紧跟着他,权南翟便落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身后。

    “坐吧。”秦越先行坐下,再指了指对面的位置,表情也冷静如常,让人看不透他内心所想。

    权南翟点点头,在秦越的对面坐下,秦胤泽在秦越的左手边坐下,刘庸则在秦越的身后站着。

    “总统先生,应该知道我们秦总约所为何事吧。”权南翟刚刚坐下,刘庸便代替秦越发话了。

    “是,我知道。”权南翟说。

    当年秦乐然年纪小,记不得他长什么样子,可是秦家的长辈们应该不会忘记,并且秦越一直都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既然知道,那我就直入重点了。”当然,还是刘庸替他们高冷的总裁大人发言。

    “您请说。”权南翟客气道,今天来见秦越,那只是单纯见秦乐然的家长,他不是什么a国的总统。

    “对我们家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刘庸非常直接地抛出主子想要知道的问题。

    “我喜欢她,想要把她留在我的身边,就是这样的感情。”既然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权南翟也不遮遮掩掩,回答得也直接。

    “喜欢她,想要把她留在身边,却连自己的真实身份都不敢告诉她。”说这话的,是秦越。

    他声音沉沉,目光如炬,定定地注视着眼前的这名男子,不想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倘若权南翟有丝毫隐瞒,或者其它用心,即使会让秦乐然恨他,秦越也会强行将她带回纽约。

    “我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她知道我的身份。”这件事情,是权南翟这辈子最大的无可奈何。

    他的无可夺何,秦越让秦胤泽去查过,他知道权南翟这么做是想保护秦乐然,今天他主要是看权南翟的态度。

    “一年时间够不够?”秦越又是这么冷淡的一句话,他问得无厘头,但是权南翟还是听懂了。

    他原以为秦越找来,是想阻止秦乐然跟他在一起,现在却是主动给他机会和时间。

    一年时间,要让他处理完身边那些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但是为了能够早日跟秦乐然那个丫头在一起,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

    “怎么?一年时间还不够?”权南翟没有回答,秦越追问道,金色镜框下的眸光微微沉了沉,是很明显的不满意。

    “够了。”两个字,权南翟咬字极重,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在自己的心里划下重重的痕迹。

    秦越蹙了蹙眉:“没有其它要说的?”

    权南翟同样是不太擅长甜言蜜语的人,与其说一些承诺,不如用实际行动去表现。

    于是,他很直接地摇了摇头:“秦叔叔,我没有其它要说的。”

    秦越更不满意了,冷笑了一下:“没有要对我说的?”

    权南翟明白秦越的用心,知道他是在担心女儿,所以即便他不想说好听的话,他还是郑重地说道:“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这辈子绝对不会辜负她。”

    “不会辜负她就够了?”秦越挑了挑眉,越看这个男人越不满意,他亲自找上门来,这人仍然一幅冷冷的样子,难道想在他的面前摆总统的架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