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和心脏一样重要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77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第766章:和心脏一样重要

    “烈哥哥,吃了午饭了么?没吃的话,我做饭给吃,好不好?”秦乐然不是想做午饭给烈哥哥吃,而是想要找机会跟烈哥哥多相处一会儿。135%7924?*6/810

    她来a国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真正跟烈哥哥相处的时间估计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她是一个贪心的女孩。

    没有找到烈哥哥的时候,她希望找到烈哥哥;找到烈哥哥之后,她希望能够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跟烈哥哥在一起。

    权南翟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道:“烈哥哥吃过午饭了,不用然然给我做午饭。”

    “烈哥哥,不能这样捏我的脸,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秦乐然总觉得这个动作好熟悉,一时没有想起来,她就是经常这样捏他们家的小可爱。

    “我的然然已经长大成人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跟捏不捏的脸没有关系。”权南翟温柔地笑着,又伸手捏了捏她,“好想这样捏捏我的然然。”

    “烈哥哥,要是喜欢,那就捏吧。”秦乐然闭上眼睛,一种视死如归的可爱模样。

    可是……可是,她并没有等来烈哥哥捏她,等来的是烈哥哥温柔甜蜜的吻。

    他轻轻吻着她的唇,既而笑道:“比起捏然然的脸,烈哥哥更喜欢这样对待我的然然。”

    他在笑,并且笑得坏坏的,看得秦乐然脸蛋儿一红,低低地娇嗔了一声:“烈哥哥好讨厌!”

    “然然不喜欢烈哥哥这样吻么?”权南翟明知道她只是害羞,却故意装出一幅失望的样子。

    “没有,没有,我很喜欢!”秦乐然立即说道,好担心烈哥哥误会她,以后都不会吻她了。

    “我的然然真是傻得可爱。”权南翟将她拥进怀里揉了揉,这个丫头,平时可是聪明得很,谁都别想从她这里占到便宜,偏偏在他的面前傻得可爱。

    “然然才不傻呢。”她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愿意装傻,只因为对方是她的烈哥哥。

    权南翟抚抚她的脑袋,又说:“我想带然然去一个地方,然然愿意么?”

    “当然愿意啊!”秦乐然连连点头,她求之不得,怎么可能不愿意跟烈哥哥走呢?

    “好,那然然跟着我,不许问我要去哪里。”权南翟牵起秦乐然的手,又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我的然然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是不是可爱到烈哥哥想要一口吃掉然然呢?”秦乐然眨眨眼,俏皮地说道。

    “那么然然是不是愿意让烈哥哥一口吃掉呢?”权南翟看着她,目光灼热如火。

    “烈哥哥,觉得呢?”哼哼哼,她是说真正的点心,但是她却从坏蛋烈哥哥的眼神里看出了别的意思。

    烈哥哥对她有别的意思,那么是不是就表明烈哥哥对她的情感不再是小时候那种单纯的疼爱,而是男人对女人的疼爱呢?

    “走吧。”他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心里的真实想法,只好转移话题,掩饰自己内心的小小邪恶。

    “烈哥哥,背我好不好?”出门时,秦乐然趁机提出要求。

    她喜欢烈哥哥背她,像小时候那样骑在烈哥哥的背上,让他托着她,她能感受到他厚实的肩膀,他能让她感觉到无比温柔与安全。

    “上来。”权南翟二话没有说,立即半蹲下身体,好让他的然然能够顺利爬上他的背。

    “烈哥哥,那我上来了哟。”秦乐然爬上烈哥哥的背,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脑袋还在他的脖子处蹭了蹭,“烈哥哥,会觉得不好意思么?”

    他是一国总统,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呢,他这样背着她,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么?

    权南翟反问:“为什么要不好意思?”

    “因为是……”刚刚又差点说漏嘴,幸好秦乐然及时收住了话,又道,“是一个大男人啊,背着一个女孩走在大街上,不担心被人笑话么?”

    “我背我的然然,谁敢笑话?”在权南翟看来,背这个小丫头那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担心别人笑话。

    如果她愿意,他可以这样背她一辈子,背着她,与她一起,两个人慢慢变老。

    “烈哥哥,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秦乐然又在权南翟的背上蹭了蹭,将还见稚嫩的脸蛋儿紧紧贴在他的背上,要是他能这样背着她走一辈子该多好。

    “因为是我的然然!”权南翟的答案跟秦乐然一样简单,就是因为她是秦乐然,所以他愿意无条件对她好。

    不是因为她曾经无意中救过他的命,只是因为她是秦乐然,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烈哥哥,那我们出去吧。”秦乐然下意识将脑袋更加亲密地贴在他的背上。

    “好。那然然抱稳我了,千万别掉下来。”权南翟温柔地笑了笑,背着秦乐然步入了电梯。

    “烈哥哥……”

    “怎么了?”

    “到底要带然然去哪里呢?”

    “说好了不准问,跟着烈哥哥走,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万一烈哥哥把我背去了呢?我是不是还要帮着数钱呢?”

    “我的然然是无价之宝,没有人出得起价格,再说了我也不。”

    “然然和的总统位置想比,到底谁更重要?”秦乐然好想这样问一句,但是又把话咽了回去。

    总统一职是烈哥哥历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她怎么可能那么残忍让烈哥哥在她与总统的位置做出选择呢。

    秦乐然突然的沉默,让权南翟微微抬头,从电梯的镜子里看着背在背上的她:“然然,怎么不说话了?在想什么呢?”

    秦乐然喃喃道:“我在想,我在烈哥哥的心里究竟有多重要?”

    权南翟放她下地,拉起她白嫩的手抚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和它一样重要。”

    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心脏一旦停止跳动,那么也就宣告这个人的生命结束了。

    他将她比喻成他的心脏,那么也就是说,她和他的生命一样重要。

    在命与总统一职之间选择,相信大部份的人都会选择性命。

    “烈哥哥……”怎么办,她好感动,感动到都说不出话来了。

    “嗯?”

    “烈哥哥,……”

    “说吧,烈哥哥听着的。”

    叮咚,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电梯到达负一楼,电梯门开了。

    “烈先生,您下午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时间已经快到了,没有时间再耽误了。”

    电梯门刚刚打开,常常跟在权南翟身边的秘书便向上前他报告情况。

    他们的新总统,能够顺利坐上总统一职,可以说跟他严格的自控能力脱不了关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今天竟然会突然暂停那么重要的会议。

    难道他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

    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