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一年前的血案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1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午饭时间。

    秦乐然早早找好了位置,看到揉着头走进饭堂的丫丫立即招了招手:“丫丫姐,我帮打好饭了。”

    “哦。”丫丫应了一声,无精打彩地走到秦乐然身边,再揉揉发胀的脑袋与酸痛的脖子,“估计昨晚睡落枕了,今天不仅脖子酸,连脑袋都晕乎乎的。”

    哪里是睡落枕了,明明就是被人下了迷药,这里药效还没有完全清醒导致的。

    秦乐然知道情况,但不能说,但是她细心地为丫丫准备解药性的药:“丫丫姐,先喝汤,喝了暖暖身子,可能就好多了。”

    丫丫也不客气,接过汤喝了一大口,热汤下肚,温度瞬间传遍全身,丫丫叹息一声:“小醋坛,有在真好。我和大壮、萧萧他们一起几年了,就没有见他们两个人有这么细心的时候。”

    “谁在说我们的坏话?”大壮端着饭盒,在她们对面坐下,“小醋坛,千万别听丫丫乱说,其实我可贴心了。我告诉,谁要是做我的女朋友,我肯定能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致。”

    “贴心又能怎样?贴心就能打我们小醋坛的主意了么?我悄悄告诉们,我们的小醋坛早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丫丫毫不留情地拆大壮的台。

    “怎么可能?”大壮不愿意相信小醋坛有喜欢的人了,但是再仔细一想,她这么优秀的女孩,追她的人肯定很多,她能看中其中一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幅样子,我都看不上,还想我们的小醋坛看上?”萧萧端着饭盒坐下,加入损发大壮的战队。

    “萧萧,注意的用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大壮恶狠狠地瞪了萧萧一眼。

    “我就是要这么说,有本事就咬我两口。”萧萧就算准了大壮这人是“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

    听着他们一言我一语,损我我损,秦乐然吃着饭,脑海里想到的人却是她的烈哥哥。

    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了,烈哥哥也用真面目见了她,以后的路,再怎么崎岖不平,但是她相信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将他们分开。

    想到烈哥哥的时候,秦乐然的唇角不由自主微微上扬,勾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小醋坛,连也笑话我。”其它人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就算了,秦乐然也在偷笑,大壮心里可窝火了。

    “啊?”秦乐然微微一愣,马上明白大壮在说什么,又笑了笑,“大壮,刚刚丫丫姐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有喜欢的人。我这个人呢,比较专一,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除了他,我真不认为别人有资格追求我。不是别人不好,而是他在我的心目中太优秀了。”

    自小,秦乐然就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孩子,她认定的事情,便很难再改变。

    她认定烈哥哥之后,满脑子想的人都是他,她的心很小,小到在爱情的世界里只容得下那么一个人。

    大壮表示不服:“小醋坛,才多大点?等以后遇到更加优秀的男生时,可不要后悔啊。”

    “更优秀的男人?”秦乐然抿着唇轻笑,放眼放去,a国还有什么人能够比他们的总统先生更优秀呢?

    反正,在她的心里没有。

    “是不是觉得我说得很对?”大壮有些得意道,“小醋坛,趁年轻的时候就多谈几次爱,以后老了才不会后悔。”

    “大壮,这话我不同意。”丫丫打断说,“们男人想着多交几个女朋友,说白了就是们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嗡嗡……

    秦乐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打断了他们的讨论。

    她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

    电话是常厉打来的,报告的是关于沈灵曦的事情,听过之后,秦乐然久久不能平静,心被揪得紧紧的,疼痛一波又一波袭击而来。

    倒不是沈灵曦的事情有多么震惊,而是沈灵曦的事件牵扯出了一年前a国发生的那场血案。

    一年前那场血案,死的人是a国最高权力机构的人,当时震动了a国整个核心高层集团。

    因为事关a国最大的几个权力集团,所以封锁了所有的消息。

    因此,即使秦乐然查了许多关于a国的事情,也查了许多关于权南翟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她仍是闻所未闻。

    她所知道的,都是天下百姓都知道的事情。

    这些年,权南翟是如何一步步爬上总统这个位置,道路有多艰险,她完全不知情。

    她有想过这条路不容易,但是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般不容易,还是她太小看政治斗争了。

    一年前,发生了一起血案,一个有阴谋有计划的惊天血案。

    那一天,当时的a国总统和总统夫人以及一些位高权重的重要官员一起参加了一场会议。

    会议结束之后,被突然冲进来的“警卫人员”拦住,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有就的中枪而亡。

    权南翟的母亲当时的a国总统夫人被人一枪击中心脏,命丧当场。

    权南翟接到消息赶来时,母亲只留下了最后一口气,想要对他说什么却是没有力气说出口。

    他抱着母亲,眼睁睁看着他的母亲在他的怀里抽搐了几下,死不瞑目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同样是在那一天,一直大力支持权南翟的名门世家龙家被灭门,权南翟最好的兄弟龙家公子龙翼生死不明。

    一天之内,权南翟失去了生他的母亲,失去最好的朋友,也失去了支持他登上总统宝座的最得力的支持者。

    一天之内,失去了那么多……

    只是想着,秦乐然都心如刀绞,更何况烈哥哥是真真实实经历了那一切。

    难怪烈哥哥一直不愿意大大方方认回她,难怪烈哥哥总是欲言又止,难怪烈哥哥总是换一个身份见她。

    不是烈哥哥不重视她,而是烈哥哥太重视她了,他一定是害怕一年前的事件重演吧。

    他失去了他的母亲,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他肯定害怕再失去她了。

    当时,她的烈哥哥失去了对于他来说那么重要的人,身边连一个陪他说话的人都没有,那些日子他该有多难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