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回忆与现实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7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黑暗,是秦乐然十几年从未忘记的心理阴影。

    这些年秦越为了治好秦乐然这个心理阴影,找了不少著名的心理医生帮她治疗,但是都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这是秦乐然的死穴,那些想要对付她的人,只要是用这样的方式对付她,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但是知道她这个心理阴影的人极少,除了家人和她的烈哥哥,似乎没有其它人知道。

    那么又是什么人会借用她这个弱点妄想抓走她呢?

    当然,此时此刻秦乐然没有心思去想。

    哪怕常厉已经开了手电筒,照亮了她身旁这一片天地,她仍然沉浸在黑暗之中不能自拔。

    “小姐……”常厉试着唤了一声。

    秦乐然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她感觉到的还是一片黑暗,黑暗像一块巨大的幕布将她严实在裹在其中。

    她想逃,但是仿佛黑暗之中有一双巨大的手紧紧扼住她的咽喉要害,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才一迈步,又被几名壮汉一把提了起来,那些人动作粗鲁地将她扔进一个桶里,再将盖子盖上。

    “弄死这个黄毛小丫头,让秦越为他自己的狂妄不自量力买单!”

    “转动滚桶,等秦越赶来的时候,就让他把她女儿的尸体带回去。”

    “这么点点大的一个奶娃娃,落到了我们的手中,我们弄死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恶毒的声音就像魔咒一般,一遍又一遍在秦乐然的耳边响起,让她再一次回到当年,回到她人生当中最阴暗的那一天。

    她害怕,她惶恐,她惊慌失措……但是小小年纪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小小的身子随着滚桶的滚动也在滚,仿佛将她撞碎了,那些人也不会罢休。

    “然然……”

    忽然,一道熟悉的男性声音响起。

    同时,桶被打开了,她被人从桶里抱出。

    “然然,别怕,有烈哥哥在这里,烈哥哥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烈哥哥将小小的她紧紧抱在怀中,不停抚着她的脑袋安抚她。

    许久许久,她才找回一点点的理智,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烈哥哥?”

    真的是她的烈哥哥么?

    她的烈哥哥在她最害怕的时候,像天使一样降临,来救她了么?

    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是很确定,所以她叫的这声烈哥哥是问话。

    她瞪大眼睛,等着他给她肯定的答复。

    “然然,别怕别怕……”烈哥哥抚着她的头,在她吓得惨白的脸蛋儿上亲了亲,“我是的烈哥哥。”

    是她的烈哥哥!

    她用小小的手紧紧抓住烈哥哥的衣领,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而后埋头在烈哥哥的怀里哇的一声哭放声大哭。

    “然然……”

    熟悉的,好听的,自带低音泡效果的男性声音再次响起,让秦乐然瑟瑟发抖的身体忽然一紧。

    同时,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一个用力将她拽入一具温暖厚实的怀抱里。

    他拍着她的背,不停地安慰:“然然,别怕别怕,烈哥哥来了,烈哥哥来了。”

    现实与记忆融合在一起,让秦乐然分不清楚,她到底身处何处,也分不清她到底是小时候还是已经长大成人了。

    “然然,没事了,没事了。”烈哥哥紧紧抱着她,力道大得似乎想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烈哥哥?”

    秦乐然眨了眨她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抱着她的这名男子,他是她的烈哥哥么?

    脑袋仍然处于惶恐状态当中的她不太清楚,不清楚眼前出现的这个人是不是她产生的幻觉幻想出来的。

    “然然,是我!我是烈哥哥!”烈哥哥抚着她的脑袋,再低头亲亲她的额头。

    他吻她的动作温柔,就像小时候救她时一样,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彻底唤醒她。

    “烈哥哥,又来救然然了么?”她眨眨眼,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了一个转,而后从眼角滑落。

    看到秦乐然的眼泪,烈哥哥只觉得心脏被人重重击了一拳,他吻干她的泪水,再道:“然然,没事了,没事了。对不起,烈哥哥来晚了。”

    平时的秦乐然是多么的自信与骄傲,她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炯炯有神,然而此时此刻,她就像一只迷途的小羔羊,找不到回家的路,更找不到爱她的亲人。

    权南翟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时时刻刻守护在她的身边,倘若他在,那么她就不会被人算计。

    “烈哥哥……”终于相信这个抱着自己的人是烈哥哥时,秦乐然的理智一点点恢复,身体的温度也一点点上升。

    每次都是,在她最需要烈哥哥的时候,烈哥哥总是会“从天而降”,准时出现在她的身边,替她驱逐一切可怕的因素。

    “走,我们先上车。”权南翟一把将她抱起来,大步往停在旁边的车子走去。

    虽然秦乐然已经是大人了,但是他抱她时,还是像抱一个孩子一样容易。

    车内,有暖暖的灯光,还有暖气。

    权南翟亲自端了一杯热水,递到她的嘴边:“然然,先喝一口水暖暖身子。”

    秦乐然没有张嘴,而是静静地打量着他,像是打量一个陌生人一样。

    不,不是打量陌生人,而是她仍然在怀疑这个烈哥哥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然然,先喝点水。”权南翟抚抚她的头,又说。

    秦乐然这才乖乖张开嘴,喝了一小口,温水下肚,让她冰冷的身体有所缓解。

    权南翟知道她心中所想,轻轻握住她的手抬到他的脸上:“然然,摸摸看。看,烈哥哥有温度,也会动,烈哥哥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想出来的。”

    “烈哥哥……”她好害怕,害怕恶梦重演,害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害怕再也见不到烈哥哥。

    庆幸的是,烈哥哥来了,烈哥哥把她从过去无法忘怀的恶梦中拉了回来,将她带回到现实。

    “然然,我在!”他轻声应她的话,又将她揉进怀里,吻了吻她额头那朵鲜红的梅花印记。

    这个印记,就是当年她被绑架留下的,亦是她这段恶梦阴影最有力的见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