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两个男人的对峙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2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十四年的陪伴与照顾,终究是无法与那个先来者相比较……

    从一开始,还没有给他一个机会去拼去争,她就将他给淘汰了,淘汰得那么彻底,一丝一这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站在秦胤泽身后的男子又说:“还有两个节目就到小姐了。我刚刚打听了一下,她表演的是芭蕾独舞,是在她成人礼上准备表演,但是没有表演的那个节目。”

    秦胤泽没有再应话,目光仍然定定地看着秦乐然消失的那个位置,目光幽深而炙热,也包含着太多无法诉说的情感。

    阻隔在他和她之间的不仅仅是她对他的态度,还有他和她的身份,他是她名义上的兄长。

    两个节目,几分钟时间就结束了,主持人高调宣布:“下面将由我们的小醋坛带来芭蕾独舞,请大家欣赏!”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台上的灯光多数灭了,只留下一柱圆形灯光,而秦乐然就站在灯光下。

    她身穿白色的专业的舞蹈芭蕾舞服装,服装紧紧地贴在身上,将她娇好的身材几乎完美地展现在观众的眼前。

    她先向观察鞠了深深一躬,再自信地笑了笑,便开始了他的舞蹈。

    台上,唯有她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她的身上,她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跳跃,都力求把这些年所学发挥到最佳水平。

    她的专业,让她的舞蹈看起来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即使很多人都不懂芭蕾,但是台下的观众也看得如痴如醉。

    专业的东西他们不懂,但是他们知道美,台上那个跳舞的女孩,在灯光下,美得就像仙境中走出来的精灵一般。

    大家看得太入神,甚至于都忘记了给她掌声,直到有一道掌声从角落里传来,观众才反应过来。

    一时之间,雷鸣般的掌声盖住了台上的音乐声。

    秦胤泽仍然站在原地,炙热的目光定定地看着舞台上舞动的精灵,以至于他的身旁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他都没有觉察到。

    那名男子,与他同样高大,与他不同的是,男子穿的是一身白色的休闲服。

    男子的目光同样定定地落在舞台上的秦乐然身上,目光有赞赏,同样也有无法掩饰滚烫的情感。

    他的然然,总是带给他那么多的惊喜。

    她就像一个宝藏,只要不停地挖掘,就能在她的身上发现不一样的惊喜。

    一支舞蹈,在众人意犹未尽时完毕,秦乐然站定,再一次向台下的观众鞠了一个大躬。

    台幕在观众热烈的掌声中缓缓落下,直到台幕完全落下,秦乐然才直起身子。

    可是她刚刚一迈步,就一个大的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原来舞台没有室内舞台那么光滑,在她跳舞旋转时,粗糙的台面磨伤了她的脚,此时她脚上的白色舞鞋早已经染成了血红色。

    在跳舞时她表现出了一个专业舞者的精神,没有因为脚受伤就停下来,而是仍然面带微笑完美地完成了整支舞蹈。

    台幕前,主持人宣布下一个节目。

    台下,不起眼的黑暗角落里,两名男子的目光仍然紧盯着台上,仿佛他们心中的那个美得不像样的精灵还在尽情地舞动着。

    下一个节目开始一半了,他们才收回目光,这时秦胤泽才注意到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看了那人两眼,冷冷道:“是。”

    权南翟直视着他,笑了笑:“好看吧。”

    秦胤泽冷笑道:“姓权的,不要太得意,未来的路还长得很,她到底属于谁,谁也说不准。”

    权南翟不轻不重地道:“她不是物品,当然也不会属于谁……但她是我要娶的女孩。”

    “要娶的女孩?”秦胤泽勾唇,笑得极其阴冷,“权南翟,身边的破事那么多,都自顾不暇了,凭什么娶她?”

    权南翟不说话了。

    他身边的那些破事,他自会处理,还用不着别人来替他担心,再者娶不娶得了秦乐然,也不是几句话能够决定的。

    “不说话是么?”秦胤泽冷哼了一声,又道,“我们的父亲给一年时间。一年时间说慢也不慢,还是祈祷能把身边的事情处理干净。时间一到,不管然然怎么坚持,父亲一定会接她回纽约。”

    “多谢大舅子好心提醒。也请放心,一年时间,已经足够了。”那些在幕后搞鬼的人已经没有耐心了,他们借沈灵曦杀人一案制造事端,想给他使绊子,那么他同样可以借这件事情引蛇出洞。

    “谁是大舅子!!!”秦胤泽气得胸口起伏,握了握拳头,若不是极力克制,早向权南翟挥拳而出了。

    然而,就在他们两个人争论之时,秦乐然从后台出来,走一步颠一步的身影进入他们的视线。

    两个大男人,几乎时同时迈步向秦乐然走去,然而刚刚走了两步,秦胤泽停下了步子。

    他去了又能如何?

    没有权南翟在,她也不会让他靠近,更何况此时此刻有权南翟在。

    他再去,只会看着他们秀恩爱。

    心,再有不甘,他也只能止步。

    只是看着权南翟向她越走越近,他的心也越沸腾得厉害,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反应出他的内心是多么的复杂。

    权南翟几步来到秦乐然的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腰,扶着她站稳:“然然,怎么了?”

    “烈哥哥,怎么来了?”秦乐然惊讶道。

    她的惊讶倒不是因为权南翟化了妆,伪装成秦乐然认识的那个路人,而是今天网络上那件事情闹得那么大,他应该要花时间处理,怎么还有时间跑来看她?

    权南翟没有回答她,往她的脚下看去,一看就看到了她穿了一双很大的拖鞋,因为没有时间换下的舞鞋上染上的鲜血是那么的刺眼。

    “……”权南翟又气又心疼,也顾不得周围还有很多眼睛看着他们,一把将秦乐然抱起,调头就走。

    “烈哥哥,我没事的,别担心啊。”早知道烈哥哥在这里,她就换好了鞋子再出来。

    让他担心她,是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啊。

    “闭嘴!”权南翟冷冷说道,脸色阴沉得吓人,这是秦乐然从未见过的阴冷模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