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针锋相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8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秦乐然:“……”

    原来她的烈哥哥不是不凶,而是他只是没有在她的面前表现出她凶的那一面。

    他这么一吼,吓得她不敢再吭声,只是眼珠子转呀转,看起来又可爱又像只小可怜。

    但是不管秦乐然怎么扮小可怜,这次权南翟的脸色仍然阴沉得吓人,并且不置一语,看起来很生气。

    权南翟不让她说话,秦乐然就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前,像只可怜的小猫咪一样蹭了又蹭。

    一下两下,蹭了又蹭,她就不相信烈哥哥忍心一直不理会她。

    蹭了几下,权南翟仍然阴沉着脸没有理会她。

    秦乐然悄悄抬头瞟了他一眼,一看见他的脸色,秦乐然就知道这一次她的烈哥哥是真生气了。

    这个男人!

    生气的时候都那么好看,怎么能让女孩子不喜欢呢?

    她伸手在他胸前摸了摸:“烈哥哥,不要……”

    话还没有说完,她又听得权南翟一声厉吼:“我让闭嘴!”

    秦乐然:“……”

    她好委屈啊!

    受伤的是她,疼的也是她,他还凶巴巴地对她,他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了?

    权南翟用最快的速度抱着秦乐然来到车子里。

    幸好他的坐驾够宽敞,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他奖秦乐然放坐椅上坐着,转身拿来药箱,沉声命令道:“把脚伸出来。”

    “哼,心疼我就好好跟我说啊,那么凶巴巴的干什么?”秦乐然扁着嘴,眨眨眼,作势就在哭给他看了。

    要是换作是平时,她一摆出这幅表情,她的烈哥哥肯定立即举手投降,可是今天他不但没有投降,仍旧板着一张脸。

    虽然他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可是生气的样子也很凶啊,这样的他好看但不可爱。

    权南翟没有再吭声,伸手就去握她的脚。

    他的动作看起来粗鲁,但是握着她的脚的时候力道却很轻,没有让她感觉到一点的重力。

    权南翟取掉她脚上两只大号拖鞋,再动作轻柔地脱掉她脚上的舞鞋。

    即便他已经很小心很小心了,但是秦乐然的脚磨伤得很严重,磨难的肉已经和鞋子粘在一起。

    权南翟轻轻碰到,就痛得秦乐然嘶地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息,痛得她明亮的眸子里也有了泪光。

    听着她的抽息声,权南翟也是心脏一抽搐,却更加严厉的说道:“这个时候知道痛了,刚刚不知道?”

    秦乐然倔强地咬着唇,哼,他凶她,她也不要理会他。

    因为鞋子与烂肉粘在一起,强行扯掉鞋子的话会肯定会再次撕裂伤口。

    权南翟赶紧拉了药水,浸湿鞋子,等鞋子湿透之后,他再帮她脱鞋,这样就轻易多了,不会造成第二次伤害。

    秦乐然的脚白白嫩嫩的,还带有一些婴儿肥,看起来很可爱……可是今天胖胖的脚掌变得血肉模糊,刺痛了权南翟的双眼。

    看到这一幕,权南翟的脸色更是阴沉得可怕:“秦乐然,的脑子里装的是豆腐渣么?”

    这个傻丫头,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还要继续跳?

    难道她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她担心么?

    秦乐然还是没有说话,这次不是不想跟他说话,而是被权南翟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他竟然直呼她的大名。

    这是第一次!

    “我在跟说话,不知道回答么?”嘴上说着不好听的话,权南翟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

    他立即拿了医用棉花沾上清理伤口的药水,细心地替她清理脚上的血渍。

    秦乐然仍然不说话,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秦乐然……”

    “权南翟,以为是谁?我是可以随便欺负的人么?”被他再一吼,秦乐然的火气也大了,脚一抬一脚踹在他的身上,“滚开,我的事情不要管。”

    真是太生气了!

    太令人生气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吼她?

    她脚受伤,是因为她贪玩造成的么?

    不是!

    她没有想到临时搭建的舞台条件那么差,如果舞跳到一半停下来,不仅会让现场那么多观众扫兴,还会让许多关心她的朋友担心。

    她不想灾区的父老乡亲扫兴,她也不想丫丫等人为她担心,所以她咬牙坚持下来了。

    受了伤,是很痛,但是她想着回到帐篷把伤口处理好,忍一忍就过去了。

    然而没有想到让这个男人,她最在乎的男人凶巴巴地对她。

    “秦乐然,……”权南翟气得胸口起伏,恨不得把她抓起来狠狠打她的屁股。

    “我怎么了?想打我么?权南翟,敢么?”秦乐然一个转身,拉开车门就要下车,也不管脚上是不是还带着伤,更不会管有没有穿鞋了。

    “……”权南翟快要被这个任性的丫头给气坏了,长臂一伸就将她抓了回来,“不想要命了?”

    “放手!”秦乐然瞪着他,气鼓鼓地主说道,“我不需要一个只会凶我的男人假惺惺对我好。”

    “假惺惺?好,既然这么说,那么我就假惺惺给看。”权南翟一把将她按到坐椅上,大掌一扬,一巴掌重重打在她的小屁屁上。

    “权南翟,打我!竟然打我!”她的爸爸妈妈都没有打过她,这个男人凭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秦乐然气得咬了咬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装了一袋炸药,快要被这个男人气爆炸了!

    “我就是要打!”话落,又是一巴掌重重落在秦乐然圆翘的小屁屁上。

    “权南翟,……”秦乐然挣扎,但是仅被他一个手掌控制着,她就无法从他的魔掌下逃脱。

    “知道错在哪里没有?”他厉声问道,活像在训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混蛋!还敢说我错了。”秦乐然像只小野兽一样嗷嗷直叫唤,“权南翟,就是跟我道歉,我也不会原谅的。”

    哼!

    打她,她绝对不会原谅他!

    绝对不会!

    啪——

    话音未落,小屁屁上又挨了一巴掌。

    “知道错在哪里没有?”权南翟沉声问道。

    “我没有错!!!”秦乐然嘴硬地吼道。

    “还不知道错在哪里?”权南翟又扬起手,但是这一次却迟迟下不了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