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专属惩罚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82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我没有错!!!”秦乐然大声吼道,“权南翟,以为我这么做是好玩么?”

    这个男人一点都不了解她。

    她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他,他不夸她就算了,还打她。

    越想,秦乐然越是觉得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从眼眶里哗啦啦地往下滚。

    秦乐然的眼泪,对于权南翟来说,攻击力堪比核武器,他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他又不能这样轻易松口,不然这个傻丫头以后还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再伤了她自己。

    她肯定不知道,在他的心里,即使总统的权力宝座,也没有比她好好的更重要。

    “我爸爸生我的气的时候,大不了就是不说话,他连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我。”秦乐然委屈地揉了揉泪眼,“可是权南翟,这个坏蛋,竟然动手打我。”

    想她从小到大,家里人哪个不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多掉几根头发,奶奶都会担心半天。

    今天……

    今天她最喜欢的烈哥哥竟然动手打了她!

    她动了动,小屁屁还在痛,可见坏蛋烈哥哥下手有多狠。

    “知道我为什么打?”终究,权南翟还是放柔了声音,大掌轻轻揉着她被他打过的地方。

    “反正就是欺负我……我为什么要知道为什么会打我。”其实,只要她冷静下来一想,就能想明白他为什么动手打她,可是她不愿意服输。

    这一次,要是她认输了,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他还会动手打人,她才不要。

    “是不是小屁屁不痛了?”他问,故意压低了声音,装出一幅凶巴巴的样子。

    “权南翟,再打一下试试看!看我还要不要理?”哼,这个男人还想得寸进尺了。

    权南翟又给她处理脚上的伤:“发后不准再犯这样的傻事。不然后果自负。”

    “我做什么,管什么事?”哼,打她几巴掌,再给她一颗糖吃,以为她就会当作什么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么?

    权南翟又说:“也知道,爸爸再生气都舍不得碰一下,那是因为是他的女儿,他爱疼,舍不得让受一点点伤。要是让他知道伤成这样,说他会不会立即从纽约飞来?”

    “不准告诉他们。”秦乐然激动踢了一下脚,这一踢碰到了坚硬的坐椅,又痛得她哀嚎一声。

    “不准动!”权南翟按住她,声音沉沉的,但是又掩饰不住对她浓浓的关心,“受伤,我也会心疼。”

    秦乐然:“……”

    这个男人就是知道她的死穴在哪里,他这么一说,她哪里还能怪他。

    权南翟又说:“记住了,以后不管何时何地都要把自己照顾好。”

    “权南翟……”

    “叫烈哥哥!”

    “都直呼我大名,为什么我不能喊的大名。”哼哼哼,别以为说几句好听的话,她就会忘记他刚刚是怎么欺负她的。

    “乖!”

    “我不要乖!”

    “嗯?”他眉头一挑。

    “烈哥哥!”她赶紧喊了一声,又道,“打痛我了。”

    “打痛了,才会长记性。”

    “那让我打回来。”

    “好。”他说,“等我给把伤口处理好之后,任处置。”

    秦乐然:“……”

    这个男人就是知道抓她的软肋。

    看到他那么仔细认真给她处理伤口,她哪里还舍得怪他。

    半个小时后,权南翟帮秦乐然处理好伤口,确认她没事,他才缓缓抬头看向她:“好了,想怎么处置我?”

    “坐过来。”秦乐然拍拍身边的位置。

    “好。”权南翟听话坐在她的身边。

    “再靠近一点。”她说。

    “嗯。”他又靠近一些。

    “再靠近一点。离那么远,难道我会吃人么?”烈哥哥这个坏男人把她当成小猛兽了么?

    “再近一点?”再近,他就只能把她抱在怀里了,难道她是这个意思?

    “不懂?”秦乐然愣了他一眼,才不相信他不懂她的意思。他肯定是在装,等着她投怀送抱呢。

    “懂了。”他笑,一把将她抱入怀里,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样够不够近了?”

    “把头低下来一点。”她像一个女王大人一样吩咐他,权南翟依言照做。

    秦乐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微微仰起头:“我的惩罚是,我要吻,但不准回吻我,由我主动。”

    “小丫头,想玩火?”权南翟眸中暗欲翻滚。

    “不是玩火,我在惩罚。”秦乐然天真地认为,她这个惩罚他的办法最好不过了。

    可是她终究忘记了,她的烈哥哥不是羊而是狼,她才刚刚碰到他的唇,他立即化被动为主动,狂肆地吻着她。

    秦乐然用力推他,但抵御无效。

    明明说好是这场游戏由她掌控的,为什么才一开始他就变成这场游戏的主导者了?

    呜呼哀哉!

    ……

    文艺晚会现场。

    丫丫眼尖发现了这些天她一直在想的男人也在现场,看到他离去时,她想也没有想便追了上去。

    “秦先生,请等一下。”毕竟,丫丫个头矮,小跑着才追上秦胤泽,追到他时她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有事?”秦乐然瞅着眼前这个胆敢拦他路的女人,他对她没有丝毫印象。

    “秦先生,好!我是妹妹的朋友,我叫丫丫。”丫丫自我介绍的同时伸出手,想着应该礼貌地跟人握握手吧。

    哪曾料到,秦胤泽根本没有此意,甚至话都没有多说一句,错过她就要离开。

    丫丫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没有礼貌的人,再次追上秦胤泽,拦住他的去路:“我说秦先生,我都自我介绍了,好歹也应该礼貌地表示一下。”

    “楚元!”秦胤泽仍然没有理丫丫,而是叫了他身边的随从,再次错开丫丫迈步离开。

    随从楚元领命立即上前,替主子拦住丫丫:“这位小姐,我家少爷对没有兴趣,还是别自讨没趣了。”

    丫丫:“……”

    阿西巴!

    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比较养眼,想多看他两眼而已,谁他妈对他有兴趣了?

    真会自作多情!

    丫丫气得踹了一脚,这一脚刚好踹到一旁的石头上,痛得她跳了起来:“这什么人啊?哪来的自大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