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9章:哪来的伤?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5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看着秦胤泽嚣张的模样,秦乐然气的咬了咬牙:“他要欺负我,我愿意让他欺负,跟又有什么关系?”

    “嗯,很好!果然是爸妈亲生的孩子,性格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秦胤泽轻轻一笑,又道,“希望能够一直这么坚定自信,相信看中的男人是世界最好的男人。不过我也要提醒,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父亲宠母亲那样宠着自己的女人,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秦乐然瞪着秦胤泽,问道:“秦胤泽,把话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祝们二人早日修成正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给二位送一个大礼包。”秦胤泽目光一转看向秦乐然身旁的权南翟,又笑了笑,“总统先生,好好看着的宝贝,要是让人偷走了,可别哭鼻子啊。”

    “多谢秦先生的警告!我的女孩,我自然会好好看着她,别人想要从我的手里偷走她,就别做白日梦了。”权南翟直视着秦胤泽不慢不急地说道,仿佛秦胤泽挑衅的话没有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嗯,我也相信总统先生一定能够看好自己的女孩。”秦胤泽再次将目光轻移到秦乐然的身上,“然然,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把自己养胖一些才不会让家人担心。”

    “秦胤泽……”秦乐然总觉得秦胤泽话中有话,但是又不知道秦胤泽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想问,秦胤泽已经转身走了。

    “他是的哥哥……”手突然被人抓住,一声极其低沉的声音在秦乐然的头顶响起,下一刻她已经被人强行抱在怀中,“秦乐然,是我的女孩,在我面前想别的男人,我会生气。”

    秦乐然挣扎:“谁是的女孩……”

    权南翟:“嗯?”

    他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加上射在秦乐然身上的目光特别凌厉,秦乐然越说越小声,还没有说完便害怕地垂下了脑袋。

    权南翟沉沉道:“怎么不说了?”

    秦乐然:“……”

    知道自己惹得他发了火,再说下去肯定会被他收拾一番,秦乐然又不傻,哪里还敢吭声。

    秦乐然不说话,权南翟也不打算就此放过她,捏着她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看着他:“说谁是我的女孩?嗯?”

    因为心中有气,权南翟的动作也不怎么温柔,力道重得秦乐然的下颚都快被他捏掉了。

    “权南翟,弄痛我了!”秦乐然吃痛,蓦地抬起头,想要拍掉他的手,然而这一看看到了权南翟脸上的淤青,“烈哥哥,的脸怎么了?”

    前半句话还是愤怒得恨不得灭掉他的语气,后半句话便只剩下对他浓浓的关心了。

    权南翟看着她,目光沉沉的,一声不吭。

    “烈哥哥,的脸怎么了?”秦乐然重复道,颤抖着手,想去抚摸权南翟脸上的伤痕,却还没有触碰到他的时候,被他一把将她的手握在他的掌心之中。

    他看着她,目光深沉,声音沙哑道:“是我的谁?我怎么了,跟有什么关系?”

    “烈哥哥,别闹!让我先看看的伤。”一看到权南翟脸上的伤,再多的气再多的怒,也比不上她对他的担心。

    权南翟还是抓着她的手,不让她碰他的脸,重复着同样一个话题:“我是的谁?又是我的谁?我的伤跟有什么关系?”

    秦乐然吼道:“那说是我的谁?说我是的谁?”她都不跟他生气了,这个男人还在较什么劲?

    秦乐然咬着嘴唇狠狠瞪着权南翟,倔强得即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不愿意哭出来。

    明明就是他没有给她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这会儿还用这样的方式来欺负她,他真的以为她秦乐然是一个软柿子么?

    要不是因为喜欢他,她会这样不明不白地跟在他的身边么?

    “是我的然然,是我将要娶回家的女孩,也是我要用一生的时间来保护的女孩。说是我的谁?我又是的谁?”本来很生这个小丫头的气,但是一看到她倔强得不愿意哭出来的模样,权南翟的心都软了,他不由自主就说出了这一番话。

    一番他藏在心中多时,早就想对她说的话。

    秦乐然抿了抿唇,委屈道:“我、我不知道……”

    权南翟揉揉她的头:“真的不知道?”

    “也是我的烈哥哥啊。”秦乐然吸吸鼻子,钻到他的怀里蹭了蹭,“让我先帮处理脸上的伤。让我先帮处理伤口,其它的事情晚些时候再说。”

    权南翟抓着她的手:“先把话说清楚。”

    秦乐然表示有些懵:“我不是说了么?”

    权南翟摇头:“还不够,我想听的也不是这个。”

    他想听她亲口对他说,他是她想要嫁的男人,是她这辈子认定的男人,除了他,她谁也不要。

    然而,平时极其聪明的秦乐然在男女感情这件事情上还是有一些幼稚,想不到那么全面。

    秦乐然挠着头,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烈哥哥,到底想听什么?”

    他想听什么直接告诉她啊,她能说的都愿意说给他听,只要他愿意配合她查看他脸上的伤。

    “真不知道我想听什么?”权南翟问。

    “不知道。”秦乐然难得傻乎乎地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权南翟温热的唇便落在了她的唇上,像蜜蜂采花蜜一样吻着她粉红的唇瓣。

    秦乐然被他强势的吻吻得头脑一片空白,许久后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刚刚明明在吵架,吵着吵着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

    许久,权南翟放开她,揉捏着她有些红肿的嘴唇,问:“想起来我想听什么没有?”

    秦乐然仍然是傻愣愣地回答:“是我的烈哥哥……”

    于是,咱们看起来温文儒雅,实则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的总统大人又将秦乐然吻了一遍。

    她不是不知道他是她的谁,不是不知道他想听什么,那么他就用最有效的办法告诉她他是她的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